第四章 十一月

銀行家的情人  作者:肯·福萊特

皮拉斯特銀行破產事件成了這一年的重大丑聞。廉價小報步步緊跟,刊登出一篇篇連續報道:肯辛頓豪宅被出售;畫像和古董家具拍賣;港口債券案件;尼克和多蒂原計劃六個月的歐洲蜜月之旅取消;一度強大傲慢的皮拉斯特家族現在棲身郊區的普通住房,親自削土豆皮、洗內衣。

休和諾拉在離倫敦九英里的小村清福德租下一個帶花園的小房子。他們沒再雇任何仆人,只有附近農場的一個身體壯實的十四歲女孩每天下午來洗地板、擦窗戶。諾拉十二年來從未做過家務,什么都做不好,戴著骯臟的圍裙,趿拉著鞋子走來走去,地掃得馬馬虎虎,飯也做得難以下咽,不停地抱怨。與倫敦相比,幾個男孩子更喜歡這里,因為他們可以去樹林里玩。休每天坐火車進城,還照常去銀行上班。他的工作包括代表聯合集團處置皮拉斯特的資產。

所有股東每月都能從銀行拿到一筆小額津貼。按道理他們沒資格享有任何金錢待遇。但集團成員都是跟皮拉斯特家族一樣的銀行家,暗地尋思:“若不是上帝恩典,我也可能落得這步田地?!币蚨鴮易宄蓡T慈悲為懷。再說,股東們的合作也有助于盡快把資產售出,用這一小筆付出換取他們的善意也算值得。

休滿心焦急地關注著科爾多瓦內戰的進展,戰爭結果將決定聯合集團會有多少損失。休一心希望他們最后能賺到利潤,盼望有朝一日能對世人說,拯救皮拉斯特銀行的人誰都沒有損失一分一厘。但這種可能性看來十分渺茫。

一開始,米蘭達那伙人好像會贏得戰爭。從各方面看,他們的進攻行動經過精心策劃,執行過程也十分殘酷血腥。加西亞總統被迫逃離首府,躲進了南方老家一座名叫坎帕納里奧的設防城市。休感到十分沮喪。如果米蘭達家族贏了,他們會把科爾多瓦變成一個私人王國,永遠不會為前政府的貸款付息。在可預見的未來,科爾多瓦債券將一文不值。

但是后來出現了意想不到的進展。托尼奧家,也就是席爾瓦家族,多年來曾一直是少數受排擠的自由派中堅力量,現在加入到了總統的陣營。他們得到總統的承諾,答應他們在重新控制局面后實行自由選舉和土地改革。休覺得一切又有了希望。

重振旗鼓的總統部隊獲得了民眾的普遍支持,打得篡位者們停滯不前。雙方處于勢均力敵的局面,財政資源也不相上下,米蘭達集團的戰爭基金幾乎全花在了最初的猛攻中。北方有硝酸鹽礦,南部有銀礦,但雙方都無法獲得出口融資或保險,由于皮拉斯特銀行關門,別的銀行也不會跟一個隨時可能消失的客戶打交道。

雙方都在尋求英國政府的認可,希望這有助于他們獲得信貸。米奇·米蘭達職務上仍是倫敦的科爾多瓦部長,他加緊活動,游說外交部官員、政府部長和議會議員,急切要求確認米蘭達老爹為新任總統。但到目前為止首相索爾茲伯里侯爵沒有支持任何一方。

接著,托尼奧·席爾瓦來到了倫敦。

他在圣誕節前來到休位于郊區的家。休當時正在廚房給孩子們做早餐,熱牛奶,烤黃油面包片。諾拉還在穿著打扮,盡管手頭沒幾個錢,她也要去倫敦來一次圣誕采購。休答應留在家照看孩子,再說今天銀行也沒有什么要緊事。

他親自去應門,這讓他想起跟母親在??怂雇ǖ臅r候就是自己去開門的。托尼奧臉上留著胡子,無疑是為了遮掩十一年前遭米奇那幾個流氓毒打留下的傷疤,不過休還是馬上認出了他,那胡蘿卜色的頭發和他那冒冒失失的笑容絲毫未變。外面下著雪,托尼奧的帽子和外套上落了一層雪花。

休帶他的老朋友進了廚房,給他沏了杯茶?!澳闶窃趺凑业轿业??”他問。

“的確不太容易,”托尼奧回答說,“你們的老房子里沒有人,銀行也大門緊閉,后來我去了懷特海文宅,見到了你的伯母奧古斯塔。她沒什么變化。她不知道你的地址,但她記得是在清福德。她提到這個地名就像說起戰俘營,或者什么蠻荒之地似的?!?/p>

休點了點頭說:“倒沒那么糟糕,孩子們都很好。只是諾拉還不太適應?!?/p>

“奧古斯塔還沒搬走?!?/p>

“沒有。我們落到這種地步,最該問罪的就是她,但唯獨她不肯接受現實。到時候她就會發現,有的地方還不如清福德?!?/p>

“比如,科爾多瓦?!蓖心釆W說。

“情況怎么樣?”

“我哥哥在戰斗中被打死了?!?/p>

“真遺憾?!?/p>

“戰爭陷入了僵局,現在一切都取決于英國政府了。獲得承認的一方就能得到貸款,給軍隊補給裝備,然后打敗敵人。我就是為這件事來的?!?/p>

“是加西亞總統派你來的嗎?”

“不僅如此。我現在是駐倫敦的科爾多瓦部長,米蘭達已經被開除了?!?/p>

“好極了!”聽到米奇終于被炒了魷魚,休十分高興。他心里正憋著氣,因為這個從他這兒偷走二百萬英鎊的人就像全沒這回事一樣,繼續招搖過市,混跡各個夜總會和劇院。

托尼奧補充說:“我還帶了幾份委任狀,昨天寄存在外交部了?!?/p>

“你希望說服首相支持你們一邊?!?/p>

“是的?!?/p>

休探詢地看著他問:“用什么辦法呢?”

“加西亞是總統,英國應該支持合法政府?!?/p>

休認為這理由顯得不太充分?!拔覀冎两襁€沒有表態?!?/p>

“我就要告訴首相,你們應該表態支持?!?/p>

“索爾茲伯里侯爵正忙著處理愛爾蘭那邊的棘手問題,根本沒時間顧及一個遙遠南美國家的內戰?!毙莶幌虢o他潑冷水,但他腦子里漸漸有了個新想法。

托尼奧有些忿忿然:“這么說吧,我的任務就是說服索爾茲伯里關注南美發生的事情,哪怕他在操心著別的事?!钡约阂裁靼走@種做法站不住腳,過了一會兒又說:“算了,你是英國人,你覺得怎么辦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休馬上說:“你可以承諾保護英國投資者,不讓他們的利益受到損失?!?/p>

“怎么承諾?”

“我也說不清,我再想想?!毙菰谝巫由吓擦伺?。四歲的索爾在他腳邊用木塊搭著一座城堡。在這幢郊區廉價住宅的廚房里商討一個國家的未來大事,的確顯得有些奇怪?!坝顿Y者在圣瑪麗亞海港公司投了兩百萬英鎊,皮拉斯特銀行出資最多。這家公司的所有董事都是米蘭達家族的成員或者同黨,我毫不懷疑這二百萬全都充當了戰爭基金。我們要把這些錢追回來?!?/p>

“但這些錢都花在武器上了?!?/p>

“不錯。但米蘭達家族一定擁有幾百萬的資產?!?/p>

“是的。他們把持著整個國家的硝酸鹽礦?!?/p>

“如果你們一方贏得了這場戰爭,加西亞總統能不能把礦山交給圣瑪麗亞海港公司,用來補償這次貸款欺詐?那樣的話,債券還會值點兒錢?!?/p>

托尼奧蠻有把握地說:“總統親自跟我說,只要能讓英國支持科爾多瓦的政府軍,我可以做出任何承諾?!?/p>

休一下子興奮起來。皮拉斯特銀行還清債務的前景似乎越來越近?!白屛蚁胂?,”他說,“我們應該先打一個堅實的基礎,然后你再亮出你的底牌。我看我能夠說服本·格林伯恩,讓他去跟索爾茲伯里侯爵美言幾句,讓侯爵明白他應該支持英國投資者。但議會中的反對黨怎么辦?我們可以去見見丹·羅賓遜,就是梅茜的哥哥,他是議會議員,也正在為銀行倒閉的事兒發愁。他贊同我拯救皮拉斯特銀行的計劃,希望它能成功。他能保證我們在下議院獲得反對黨的支持?!彼檬种盖弥鴱N房的桌子,“這樣一來,就有可能達到目的了!”

“我們應該快點兒行動?!蓖心釆W說。

“我們馬上就去城里。丹·羅賓遜跟梅茜住在南倫敦,格林伯恩應該在他的鄉下別墅里,但我可以從銀行給他打電話?!毙菡玖似饋?,“我去告訴諾拉?!彼_邁過索爾的積木城堡,走出屋去。

諾拉還待在臥室,正在把一頂精致的、帶皮革飾邊的帽子戴在頭上?!拔业眠M城一趟?!毙菀贿呎f,一邊戴上襯領和領帶。

“那誰來看孩子呢?”她說。

“我希望你留下?!?/p>

“不行!”她叫道,“我要去買東西!”

“很抱歉,諾拉,但我有很重要的事?!?/p>

“我也很重要!”

“你的確重要,但這件事由不得你。我必須馬上去見本·格林伯恩?!?/p>

“我受夠了,”她氣憤地說,“受夠了這幢房子,受夠了這個無聊的村子,受夠了這些孩子,也受夠了你。連我父親都比我們過得好!”諾拉的父親開了一家酒吧,他從皮拉斯特銀行貸了款,生意做得很不錯?!拔以撊ズ退黄鹱?,當個女招待,”她說,“我要快快活活的,做苦差事也得有個回報!”

休盯著她。突然之間他想到,自己再也不會跟她同床共枕了。他們兩人的緣分已盡。諾拉討厭他,而他對她充滿鄙視?!鞍涯愕拿弊诱聛?,諾拉,”他說,“今天你不能去購物了?!彼┝松弦伦叱鑫萑?。

托尼奧在客廳里焦急地等著。休親了親幾個孩子,拿起他的帽子和外套,打開房門?!皫追昼姾缶陀幸涣谢疖??!彼f。他們一前一后出了門。

他戴上帽子,穿上外套,兩個人匆匆經過花園上的小徑走出院門。雪下得更大了,草地上已經有了一英寸厚的積雪。休的房子建在一片蘿卜地上,相鄰的一排二三十間房子一模一樣。他們沿著一條碎石路朝村子那邊走?!拔覀兿热フ伊_賓遜,”休建議道,心里籌劃著整個日程,“然后,我就告訴格林伯恩,說反對派已經在我們這邊……快看!”

“什么?”

“就是那趟火車,我們得趕緊了?!?/p>

他們加快腳步。好在車站就在村子的這一頭,他們經過鐵路線上的天橋時,火車就已開到跟前了。

一個人斜倚在天橋的欄桿上,看著迎面開來的火車。休跟托尼奧經過時,這人轉過身來,休認出了他:是米奇·米蘭達。

他手里拿著一把左輪手槍。

接著,一切轉眼間就發生了。

休喊了一聲,但他的聲音被火車巨大的噪音淹沒了。米奇把槍對準托尼奧,開了一槍。托尼奧踉蹌跌倒。米奇轉過來把槍口對著休,但這時火車發動機的蒸汽撲上了天橋,像一團濃霧一樣遮蔽了視線,一下子兩個人什么都看不見了。休閃身撲倒在雪地上。他又聽見槍響了一聲,兩聲,但他知道自己沒被擊中。他一個骨碌滾到邊上,爬了起來,緊盯著那團霧氣。

霧氣漸漸消散。休看清薄霧中的身影,沖了過去。米奇一見連忙轉身,但為時已晚,休使勁撞過來,讓米奇跌倒在地,手里的槍甩了出去,打著旋越過欄桿,掉在下面的鐵道線上。休壓在米奇身上,接著滾到了一邊。

兩個人掙扎著站了起來。米奇彎腰撿起他的手杖。休又沖過去再次將他打倒在地,但米奇手里抓著手杖不放。不等米奇再爬起來,休掄起拳頭打他,只是二十年來休沒跟任何人動過手,這一拳沒打中。米奇用手杖還擊,打到了他的腦袋。這一擊打得很疼。米奇又打,休挨了第二下,疼得他發瘋般大叫起來,迎上去猛打米奇的臉。兩個人踉蹌著往后退,大口喘著氣。

接著,車站上傳來一聲汽笛,火車就要開了,米奇一下子慌了神。休看出米奇打算坐火車逃跑,他是決不會在清福德再待一個小時,困在自己的犯罪現場附近的。休猜得很準,米奇轉身朝車站跑去。

休跟在后面追。

米奇跑不快,風月場的飲酒作樂銷蝕了他的體力,而休多年從事案頭工作,體格也好不到哪兒去。米奇跑上車站時,火車已經開動了。休跟著他,氣喘吁吁。他們沖上站臺時,一個鐵路員工大聲喊道:“喂!你們有票沒有?”

休大聲喊道:“抓兇手!”

米奇沿著站臺跑,想要追上遠去的列車。休忍著疼痛緊緊追趕。那個鐵路員工也跟了上來。米奇趕上了火車,抓住一個扶手往上一躥,跳上了臺階。休撲上前去,抓住了他的一只腳踝,但還是失了手,那個鐵路員工讓休絆了一下,飛了出去。

等休再站起來,火車已經開遠了。他絕望地盯著遠去的火車,看見米奇打開車廂的門,小心翼翼地從臺階上挪蹭到車廂里,隨手把門關上。

那個鐵路員從地上爬起來,撣掉外衣上的雪,說道:“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休低著頭,喘得就像一只漏了氣的風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剛槍殺了一個人?!钡群粑€下來,休說道。他一感到自己恢復了氣力,就返身往車站入口走,帶著這個員工上了天橋。托尼奧一動不動躺在那兒。

休在尸體邊蹲下。子彈射進了托尼奧的兩眼之間,幾乎整個臉都被打爛了?!拔业纳系?,太可怕了?!辫F路員工說。休強壓下胃里翻上來的惡心,手伸到托尼奧的外衣下試探他的心跳。正如所料,他什么也沒有感覺到。他想起了二十四年前跟自己在主教林的水塘游泳的那個頑皮孩子,不覺悲從中來,忍不住落下眼淚。

現在休的腦子十分清醒,他很清楚米奇是如何一步步策劃的。米奇在外交部里有自己的人,他這種半吊子外交官做什么事情都靠拉關系?;蛟S昨晚在招待會或者晚宴上有人悄悄告訴他,說托尼奧來倫敦了。托尼奧已經提交了自己的委任狀,所以米奇知道自己來日無多。但如果托尼奧死了,情況會再度變得混亂。不會再有人來倫敦代表加西亞總統談判,米奇照樣是實際上的部長。這是米奇的唯一指望,但他必須迅速行動,冒一次險,因為他只有一兩天的時間。

米奇怎么知道托尼奧的行蹤?也許他雇了人跟蹤托尼奧,或者是奧古斯塔告訴他托尼奧來過,打聽休在哪兒住。不管怎樣,他最終尾隨托尼奧到了清福德。

要找休住的地方就得跟太多的人說話,不過,他知道托尼奧遲早要坐火車回倫敦。于是便潛伏在車站附近,計劃殺掉托尼奧——要是有人目擊也一塊兒干掉——然后坐上火車逃走。

米奇是個亡命之徒,這一計劃實在冒險,但他差一點兒就得逞了。他本打算把休跟托尼奧一塊兒殺掉,但火車的煙霧讓他沒有打中目標。如果一切按他的計劃進行,誰也不會認出他來。清福德既沒有電報也不通電話,更沒有比火車快的交通工具,所以在他回到倫敦前,這一罪行都不會通報出去。他無疑也會讓手下的員工給自己提供不在現場的證據。

但他沒能殺掉休。而且,休突然意識到,米奇不再是科爾多瓦部長了,他也從此失去了外交豁免權。

這樁兇案會把他送上絞架。

休站了起來?!拔覀儽仨毐M快報告發生了兇殺案?!彼f。

“在沃爾瑟姆斯托有一個警察局,要坐幾站火車?!?/p>

“下一趟火車是什么時候?”

鐵路員工從他的馬甲口袋里掏出一只懷表?!八氖叻昼娨院??!彼f。

“我們兩個都上車。你去沃爾瑟姆斯托的警察局報案,我進城向蘇格蘭場報告?!?/p>

“那車站上就沒人值班了。只有我一個人,今天是圣誕節前夜?!?/p>

“我敢肯定你的雇主希望你承擔自己的公共責任?!?/p>

“你說得對?!边@人聽到了這一吩咐,顯得很感激的樣子。

“我們最好把可憐的席爾瓦放個什么地方。車站里有地方嗎?”

“只有候車室?!?/p>

“我們把他抬到里面,把屋子鎖起來?!毙輳澫律?,用兩只胳膊把尸體抬起來?!澳闾耐??!彼麄儼淹心釆W抬進了車站里面。

兩人把尸體放在候車室的長椅上。接下來,他們就無事可做了。休內心躁動不安?,F在還不是表達悲傷的時候,他必須抓到兇手,然后再悼亡死者。他在屋里踱來踱去,每隔幾分鐘就看一下自己的手表,一邊揉著頭上被米奇手杖擊中的地方。鐵路員工坐在對面的長椅上,害怕地盯著那具尸體。過了一會兒,休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他們就這樣呆坐著,一言不發,繃緊了神經,跟死者分享著房間里的空寂和冰冷,直到那列火車開進車站。

米奇·米蘭達在倉皇逃命。

他的好運氣到頭了。二十四年來他謀殺了四個人,前三次他順利脫身,但這一次他失手栽了跟頭。休·皮拉斯特親眼看見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朝托尼奧·席爾瓦開槍,讓他無法逃脫劊子手的絞索,他只能逃離英國。

突然間他就成了一個亡命之徒,成了他一直生活的城市里的一名通緝犯。他匆匆穿過利物浦街火車站,躲避著警察的視線。他的心在狂跳,他的呼吸又短又急,找到一輛出租馬車就一頭鉆了進去。

他徑直來到黃金海岸與墨西哥輪船公司的辦事處。

那地方很是擁擠,大部分是拉丁人。有人想要返回科爾多瓦,有人要把那里的親戚接出來,還有的只是來探聽一下消息。這里人聲嘈雜,毫無秩序。米奇沒時間跟這些流民一塊排隊,他使勁往前擠,用他的手杖亂搗一氣,不管前面是男是女,最后終于擠到柜臺前面。他的穿著打扮,加上他那上流人物的囂張勁頭引起了辦事員的注意,然后他說:“我要訂一張去科爾多瓦的船票?!?/p>

“科爾多瓦在打仗?!鞭k事員說。

米奇克制自己,沒有反唇相譏,只是說:“你們并沒有取消所有的船運,我要訂一張?!?/p>

“我們有到秘魯利馬的船票。如果政治條件允許,這條船會經停帕爾瑪,但這要到利馬的時候才能決定?!?/p>

這也行。米奇只需要離開英格蘭?!跋乱话嗍裁磿r候出發?”

“四個星期后?!?/p>

他的心往下一沉?!安恍?,我必須盡快走!”

“今晚有一艘船從南安普敦出發,如果你要趕時間的話,可以搭乘這艘船?!?/p>

感謝上帝!他的運氣還在?!皫臀矣喴粋€包廂,最高等的?!?/p>

“好的,先生,你的名字是?”

“米蘭達?!?/p>

“對不起,先生?”

一聽對方說的是外國名字,這個英國人就成了聾子。米奇正打算說出名字的拼寫,但立刻又改變了主意?!鞍驳卖斔?,”他說,“M.R.安德魯斯?!彼氲氖蔷娇赡軙z查乘客名單,找米蘭達這個姓名?,F在這樣,他們就找不見這個名字了。他十分感激英國法律這種愚蠢的自由主義,允許人們不用護照就可以進出這個國家。在科爾多瓦就沒這么容易了。

職員開始給他出票。米奇不安地看著,揉著臉上被休·皮拉斯特打的地方。隨即他又意識到了另一個麻煩。蘇格蘭場可能會畫像,把他的描述通過電纜電報發送給所有港口城市。這該死的電報!一個小時之內,他們就會通知各地警方盤查所有乘客。他必須想辦法把自己偽裝起來。

職員把票遞過來,他隨后付了錢。他急不可耐地穿過擁擠的人群,走到外面的雪地里,依然憂心忡忡。

他攔下一輛出租馬車直奔科爾多瓦部,但馬上又變了卦?;啬莾喝ズ苊半U,再說他也沒有多少時間。

警方會到處搜尋一個衣冠楚楚、獨自旅行的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最好裝成一個上歲數的人,再搭上一個同伴,就能順利躲過他們的注意。實際上,他可以假裝成一個殘疾人,坐著輪椅讓人送到船上。但這樣一來他就需要個幫手。誰能給他幫忙呢?他無法相信手下的任何員工,尤其現在他已不再是部長。

看來只有愛德華了。

“去希爾大街?!彼麑嚪蛘f。

愛德華住在梅費爾菲的一幢小房子里。跟皮拉斯特其他家族成員不同,他的房子是租的,他未被勒令搬家,因為房租是提前三個月支付的。

愛德華看來并不在乎米奇毀了皮拉斯特銀行,讓他一家人走上絕路。他反而變得更加依賴米奇。至于皮拉斯特家的其他人,自打銀行倒閉,米奇就沒跟他們照過面。

愛德華穿著一件臟兮兮的絲綢晨衣出來應門,把米奇引進他的臥室,這里生著火?,F在是上午十一點,他已經開始抽雪茄,喝威士忌了。他的臉上現在長滿了皮疹,這讓米奇擔心讓他當陪伴是否合適,皮疹會讓人覺得可疑,但他沒時間挑三揀四。這件事就得愛德華來做。

“我要離開這個國家?!泵灼嬲f。

愛德華說:“???那帶我一起走?!彼幌伦涌蘖似饋?。

“見鬼,你這是怎么啦?”米奇反感地說。

“我就要死了,”愛德華說,“我們去個安靜地方,一起生活,直到我死?!?/p>

“你不會死的,你這該死的傻瓜。這不過是一種皮膚病罷了?!?/p>

“這不是什么皮膚病,是梅毒?!?/p>

米奇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說:“我的老天爺,我可能也得上了!”

“那也不奇怪,我們兩個泡在內爾之家這么長時間?!?/p>

“可埃普麗爾的女孩都是干凈的!”

“妓女從來就沒有干凈的?!?/p>

米奇克制著心里的驚恐。如果他留在倫敦看病,最終就會被吊死在絞架上。他今天必須離開這個國家。這條船要經過里斯本,他可以在那兒停留幾天,找個大夫看看。只能這樣了。他可能根本沒有得上這種病,因為他總體上比愛德華健康,性愛之后一直都要洗澡,而愛德華就沒有那么講究了。

不過,就愛德華目前這種狀態,不可能讓他幫助自己偷逃出國。說到底,米奇不能讓一個梅毒晚期患者跟自己回科爾多瓦。不過他還是得找個幫手?,F在只有一個候選者了——奧古斯塔。

他不像相信愛德華那樣相信她。愛德華一直對米奇有求必應,要他做什么都行。奧古斯塔很獨立,不會依賴他。但這是他的最后一次機會。

他轉身要走。

“別丟下我?!睈鄣氯A懇求著。

沒時間跟他卿卿我我了?!拔也荒軒е粋€快死的人走?!彼麉柭曊f道。

愛德華抬起頭,臉上露出一絲惡意。

“如果你不帶我的話……”

“那又怎么樣?”

“我會告訴警察,你殺了彼得·米德爾頓,還有塞思叔公,還殺了索利·格林伯恩?!?/p>

奧古斯塔一定把老塞思的事兒告訴了他。米奇盯著愛德華,做了一個可憐相,心想,我怎么能忍受了他這么久?猛然間他意識到,自己終于能夠擺脫這個人,實在是太幸福了?!叭ジ嬖V警察吧,”他說,“他們已經在追捕我了,因為我剛殺了托尼奧·席爾瓦。反正我得被吊死,一個是殺,四個也是殺?!彼^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他走到街上,在公園巷叫了一輛馬車,告訴車夫:“去肯辛頓戈爾的懷特海文宅?!币宦飞纤麚闹约菏欠褚驳昧四欠N病。他身上沒出現任何癥狀,皮膚沒毛病,生殖器上也沒有原因不明的腫塊。不過,他得等一等才能確定。這個該死的愛德華,讓他去下地獄吧。

他心里也在擔心奧古斯塔,銀行倒閉后他一直沒見過她。她能幫助他嗎?他知道,她一直在拼命克制著對他的性饑渴,在那個怪異的場合她實際上已經屈從了自己的欲望。過去那些日子里,米奇也對她如饑似渴,只是后來他的欲火慢慢減弱。但他覺得她那一頭火勢變得更猛。他希望如此,他要讓她跟自己私奔。

為奧古斯塔家開門的不是她的管家,而是一個邋遢的女人,腰上系著圍裙。走過大廳時,米奇注意到屋子收拾得不太整潔。奧古斯塔的日子過得很難。這就更好了,更容易讓她聽從他的計劃。

但她出現在客廳的時候,仍帶著原來那副飛揚跋扈的派頭,上身穿著一件三角形袖子的紫色絲綢上衣,下面是收腰的黑色喇叭裙。她曾是一個艷驚四座的漂亮女人,現在,五十八歲的她仍然令人駐足側目。他回想起自己十六歲時對她抱有的那種強烈的沖動,雖然眼下已經絲毫不剩,但他必須裝出那種樣子。

她沒有伸手讓他行吻手禮?!澳阍趺瓷线@兒來了?”她冷冷地說,“你毀了我,毀了我們一家?!?/p>

“我可不是有意——”

“你肯定知道你父親要發動內戰?!?/p>

“可我不知道一打仗,科爾多瓦債券就會變得一錢不值,”他說,“你能預料到這個嗎?”

她猶豫了,顯然她也沒料到。

她的甲胄現在給撬出了一條縫,他要把它繼續擴開?!耙罆@樣,我寧可抹了自己的脖子也不會去傷害你?!彼茉敢庀嘈胚@話,這一點他看得很清楚。

但是她說:“你說服愛德華欺騙他的股東,才拿到了那兩百萬英鎊?!?/p>

“我以為銀行有很多錢,這么點兒錢不會影響大事?!?/p>

她扭過頭去?!拔乙彩??!彼届o地說。

他就著這個勢頭說下去:“不管怎么說,現在這都無關緊要了——我今天就離開英格蘭,可能永遠都不會回來了?!?/p>

她看著他,眼里突然現出一陣恐懼,他明白自己爭取到了她?!盀槭裁??”她問。

沒時間再遮遮掩掩了?!拔覄倓傞_槍打死了一個人,警察正在追捕我?!?/p>

她吃了一驚,抓起他的手說:“誰?”

“托尼奧·席爾瓦?!?/p>

她既興奮又震驚。她的臉色稍稍變了,眼睛也明亮起來?!巴心釆W!為什么?”

“他對我是個威脅。我已經訂好了船票,今晚就從南安普敦出發?!?/p>

“這么快!”

“我沒有別的選擇?!?/p>

“這么說,你是來道別的?!彼f,看上去十分沮喪。

“不?!?/p>

她抬頭看著他。她眼里那神色是代表著希望嗎?他躊躇片刻,隨后拋出他早想好的那句話:“我想讓你跟我一塊兒走?!?/p>

她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了一步。

他拉住她的手說:“這么快就要走了,這讓我明白很久以前就該對自己承認這個事實。我想你心里一直都很清楚。我愛你,奧古斯塔?!?/p>

他一邊做戲,一邊盯著她的臉,就像一個水手觀察著大海的表面。有那么一會兒,她想讓臉上顯露出驚訝的表情,但她馬上就放棄了。她給了他一個欣慰的笑容,臉上隨即出現的淡淡紅暈幾乎帶著少女的羞赧,接著又是一種工于心計的神色,讓他明白她正在盤算著自己的得失。

他看出她還在猶豫不決。

他把自己的手放在她胸衣的掐腰上,輕輕地把她轉過來,朝向自己。她沒有反抗,但從表情上看她心里還在掂量著,并未拿定主意。

兩個人的臉貼得更近,她的乳房已經碰到了他外套的翻領,這時他說:“我的生活里不能沒有你,親愛的奧古斯塔?!?/p>

他能感覺到她在他的觸摸下輕輕發抖。她用顫顫巍巍的聲音說:“我老得足以做你的母親?!?/p>

他湊近她的耳朵,用嘴唇輕輕擦著她的臉?!暗悴皇?,”他說,聲音低得像是在耳語,“你是我見過的最讓人著迷的女人,多年來我一直惦念著你,這你知道?,F在……”他把自己的手從她的腰間往上移,幾乎碰到她的乳房,“現在我快管不住我的手了。奧古斯塔……”他頓了一下。

“怎么?”她說。

他就要把她爭取到手了,只是還差那么一點點火候。他只得亮出最后一張牌。

“現在我已經不是部長了,我可以跟蕾切爾離婚?!?/p>

“你說什么?”

他對著她的耳朵,壓低聲音:“你愿意嫁給我嗎?”

“愿意?!彼f。

他開始吻她。

埃普麗爾·蒂爾斯利急匆匆闖進梅茜的醫院辦公室。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穿著一件鮮紅的外套,戴著狐貍毛皮領子,手上拿著一份報紙,進門就說:“你聽說了沒有,出事兒了!”

梅茜站了起來?!鞍F整悹?!快告訴我出了什么事?!?/p>

“米奇·米蘭達槍擊了托尼奧·席爾瓦!”

梅茜知道米奇,但想了半天才弄明白托尼奧是誰,年輕的時候他跟索利和休一塊兒玩過。她記得那個時候他是一個賭徒,埃普麗爾一直粘著他,后來發現他把手里所有的錢都賭光了?!懊灼鏄寭羲??”梅茜驚訝地說,“他死了嗎?”

“死了。這是下午的報紙?!?/p>

“這倒是為什么?”

“上面沒寫,但報紙上還說——”埃普麗爾猶豫了一下,“你先坐下,梅茜?!?/p>

“怎么回事,快說呀!”

“報紙上說,警方要質詢他所牽連的三個謀殺案——彼得·米德爾頓,塞思·皮拉斯特,還有……所羅門·格林伯恩?!?/p>

梅茜重重坐在椅子上?!八骼?!”她驚訝地說,覺得一陣暈眩,“米奇殺了索利?天哪,可憐的索利?!彼]上了眼睛,兩手捂住了臉。

“你得來一口白蘭地,”埃普麗爾說,“你把酒放哪兒了?”

“我們這兒沒有酒?!泵奋缯f。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敖o我看看?!?/p>

埃普麗爾把報紙遞給她。

梅茜讀著第一段。上面說警方正在通緝前科爾多瓦部長米格爾·米蘭達,質詢托尼奧·席爾瓦被謀殺一事。

埃普麗爾說:“可憐的托尼奧,他是我沒劈過腿的好男人之一?!?/p>

梅茜繼續讀著。警方也將質詢米蘭達1866年溫菲爾德學校學生彼得·米德爾頓的死因,1873年皮拉斯特銀行資深股東塞思·皮拉斯特的死因,以及所羅門·格林伯恩的具體死因,后者于1879年7月在皮卡迪利附近街上被人推進飛奔的馬車輪下。

“塞思·皮拉斯特,就是休的叔公塞思?”梅茜憤憤地說,“他為什么要殺這些人?”

埃普麗爾說:“你真正想知道的事情,報紙從來都不告訴你?!?/p>

接下來的第三段又讓梅茜嚇了一跳。槍擊案發生在倫敦東北部的沃瑟姆斯都附近一個名叫清福德的小村。她的心幾乎要停跳了?!扒甯5?!”

“我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地方——”

“休就住在那兒!”

“休·皮拉斯特?你心里還惦記著這個人?”

“他肯定跟這事兒有關,你不覺得嗎?這不可能是什么巧合!我的上帝啊,真希望他別出什么事?!?/p>

“我覺得要是他受了傷什么的,報紙上會說的?!?/p>

“事情剛發生在幾小時前,他們也可能不知道啊?!泵奋缡懿涣耸裁词虑椴幻鞑话?,必須要親自探個究竟。她站了起來?!拔业门宄降子惺聸]有?!彼f。

“你怎么弄清楚?”

她把帽子戴在頭上,用一根別針別住?!拔椰F在就去他家?!?/p>

“他老婆會不愿意的?!?/p>

“他老婆是個paskudniak?!?/p>

埃普麗爾笑了起來說:“什么意思?”

“一坨狗屎?!泵奋绱┥纤耐馓?。

埃普麗爾站了起來?!拔业鸟R車就在外面。我把你送到火車站?!?/p>

上了馬車,兩人才意識到她們都不知道從哪個火車站才能坐火車去清福德。好在馬車夫兼內爾妓院的看門人恰好知道,告訴她們應該從利物浦街車站上車。

到了那里,梅茜匆匆謝過埃普麗爾便一頭沖進了車站。這里擠滿了圣誕游客和買完東西返回鄉下的乘客??諝饫飶浡鵁熿F和灰塵。人們在剎車的尖嘯聲和蒸汽引擎的轟鳴聲中喊著,互相問候和告別。她在人群里往售票處擠去,周圍到處都是胳膊上挎著包裹的女人,早早下班的戴圓頂禮帽的公司職員,還有黑臉膛的技師和消防員、兒童、馬匹和狗。

她要等十五分鐘才能上火車。在站臺上,她看到兩個年輕戀人在含淚告別,一時間很是羨慕。

火車呼哧呼哧經過沃瑟姆斯都邊沿的貝思納爾格林貧民區,又經過伍德福德白雪茫茫的田野,每隔幾分鐘就停一站。盡管火車比馬車快上一倍,梅茜還是覺得太慢,一直在擔心著休是否平安無事。

她在清福德下車后,就被警察攔住,把她請進了候車室。一名偵探問她上午是否曾在這兒經過。顯然他們在尋找謀殺案的證人。她告訴他自己以前從未來過清福德。接著她忍不住又問了一句:“除了托尼奧·席爾瓦以外,還有別人受傷嗎?”

“扭打時兩個人受了輕微的割傷和淤傷?!边@個偵探說。

“我在擔心我的朋友,他認識席爾瓦先生,名叫休·皮拉斯特?!?/p>

“皮拉斯特先生跟行兇者廝打,頭上受了傷,”那人說,“但他的傷并不重?!?/p>

“哦,感謝上帝,”梅茜說,“你知道他家住哪兒嗎?”

偵探告訴她怎么走?!捌だ固叵壬チ颂K格蘭場,我不知道他現在回來了沒有?!?/p>

梅茜猶豫了一下,不知是否應該馬上返回倫敦,現在她已經知道休肯定沒事。這樣的話也免去招惹那個可怕的諾拉。不過,跟他見一面會是件高興的事,再說她也不怕諾拉。想到這兒,她便踩著腳下兩三英寸的積雪,朝他的房子走去。

她沿著一條新開辟的街道走著,街邊是一排廉價的房子,房子前面是一個個光禿禿的小花園。她想,清福德跟肯辛頓相比實在是太差了。她覺得休會淡然處之,對這種落魄境況不以為意,但諾拉會怎么看,她就拿不準了。這個賤人就是為了錢才跟休結婚的,忍受不了再過回窮日子。

梅茜到了休的家門口,敲門時聽見屋子里有小孩的哭聲。一個十歲出頭的男孩出來開門?!澳闶峭斜?,對不對?”梅茜說,“我來見你的父親,我是格林伯恩太太?!?/p>

“我父親不在家?!蹦泻⒑苡卸Y貌地說。

“那他什么時候回來呢?”

“我不知道?!?/p>

梅茜心里一涼,她滿心期待著能跟休見一面的。失望之余,她對男孩說:“我想讓你告訴他,說我看到報紙上刊登的東西,過來看看他有事沒有?!?/p>

“好的,我告訴他?!?/p>

該說的都說了,看來她只能轉身回車站,等下一班去倫敦的火車。她失望地轉過身去,走吧,至少避免了跟諾拉發生口角。

但男孩的表情讓人疑惑,他好像害怕著什么。她忍不住又轉過身,問道:“你媽媽在嗎?”

“不,她不在家?!?/p>

這太奇怪了。休現在已經雇不起家庭教師了,那么屋子里還有誰呢?梅茜覺得這里面有些不對勁。她說:“現在誰在照看你們?我能跟這個人說句話嗎?”

男孩遲疑了:“其實,家里誰也沒有,只有我跟我弟弟?!?/p>

梅茜的直覺是對的??蛇@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會讓三個小孩子自己待在家里,全無旁人照顧?她不知該不該管這件事,因為這肯定會挨諾拉·皮拉斯特的罵??稍捳f回來,梅茜又不能就這么離開,讓休的孩子自己照顧自己?!拔沂抢吓笥?,很早就認識你父親……和母親?!彼f。

“我在多蒂姑姑的婚禮上見過你?!蓖斜日f。

“啊,是嗎?我可以進來嗎?”

托比不再緊張了,說:“好的,請進?!?/p>

梅茜走進屋子。她循著孩子的哭聲進了屋子后面的廚房。一個四歲的孩子蹲坐在地板上,嚎啕不止,另一邊還有個六歲的,坐在廚房的桌子上,隨時準備放聲大哭。

她馬上把小的那個抱起來。她知道這個孩子名叫所羅門,是隨了索利·格林伯恩的名字,但大家都叫他的小名索爾?!昂美?,好啦,”她輕聲安慰著,“怎么回事兒???”

“我想要我媽媽?!彼f,哭得更響了。

“噓,噓?!泵奋绲吐曊f,一邊搖著他。她覺得自己衣服有些潮濕,才發現這孩子身上尿濕了。四下看看,屋里早已亂得一團糟。桌上到處是面包屑和潑灑的牛奶,水槽里都是臟盤子,地板上也是臟乎乎的。屋里很冷,火已經滅了。整個就好像這幾個孩子被拋棄了一般。

“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問托比。

“我給他們吃午飯。我切了面包、黃油和一點兒火腿,我想用水壺燒茶,可我把手燙了?!彼氤褟?,但眼淚馬上就忍不住了,“你知不知道我父親去哪兒了?”

“不,我不知道?!泵奋缱⒁獾?,小嬰兒要媽媽,可大點兒的孩子想要的是他父親,“那你媽媽呢?”

托比從壁爐上拿過一個信封遞給她。上面簡單地寫了“休”。

“信沒有封口,”托比說,“我看了?!?/p>

梅茜把信封打開,取出了一張紙。上面只有一個一筆一畫憤然寫下的詞:

再見

梅茜驚駭不已。一個母親怎么可以這樣丟下三個年幼的孩子,讓他們自生自滅?這幾個孩子都是諾拉親生的,她一個個懷抱著哺育了他們。梅茜想到南渥克女子醫院的那些母親。如果她們有人能住進清福德這種三居室的房子,肯定會覺得自己進了天堂。

她把這些念頭先放在一邊?!澳愀赣H今晚會回來的,我保證?!彼f,心里祈禱這話不是在騙孩子。她把四歲的那個抱在懷里,對他說:“我們不能讓他看見屋里這么亂七八糟的,對吧?”

索爾一本正經地搖搖頭。

“我們要把盤子洗了,把廚房收拾干凈,生起火來,做一頓晚飯?!彼戳丝戳鶜q的那個,“你覺得這樣好不好,塞繆爾?”

塞繆爾點了點頭?!拔乙S油烤面包?!彼麘偷匮a充道。

“那我們就做這個吃?!?/p>

托比還是不太放心,他說:“你覺得父親什么時候會回來?”

“我也說不好?!彼龑嵲拰嵳f,沒必要對小孩子撒謊,他們什么都懂,“但我向你保證,你可以一直等他回來,不管多晚,然后再上床睡覺。怎么樣?”

男孩這會兒覺得放心了?!昂冒??!?/p>

“好啦?,F在,托比,你最有力氣,去幫我拎一桶煤來。塞繆爾,我看可以給你安排點活兒,用抹布把廚房的桌子擦干凈。索爾,你可以掃掃地,因為你最小,緊貼著地板。來吧,孩子們,我們開始干吧!”

蘇格蘭場對報案的反應十分迅速,讓休深有好感。案子派給了偵緝督察麥格雷奇,這人長著一張尖尖的臉,跟休年齡相仿,他很謹慎,頭腦很聰明,要在銀行準能當上總出納。一個小時之內,他就把米奇·米蘭達的通緝令發了出去,在所有關口布置了檢查。

在休的建議下,他還派了一名警探去詢問愛德華·皮拉斯特,警探回來報告說,米蘭達正在潛逃出境。

愛德華也告訴警探說,米奇暗示過自己跟彼得·米德爾頓、塞思·皮拉斯特和所羅門·格林伯恩的死有關。聽說米奇還殺死了叔公塞思,休感到十分震驚,但他告訴麥格雷奇,他早已懷疑米奇殺害了彼得和索利。

這個警探接著受命去見奧古斯塔,她仍住在懷特海文宅。因為沒錢,她不能無限期地維持下去,但到目前為止,她成功阻撓了房子和里面財產的出售。

一位負責檢查倫敦船運辦事處的警員報告說,有位辦事員說他見到一個符合通緝令上描述的人,但這人自稱M.R.安德魯斯,預訂了阿茲臺克號的船票,今晚從南安普敦起航。隨即南安普敦警方收到指示,派人在火車站和碼頭嚴加檢查。

去見奧古斯塔的偵探回來報告說,懷特海文宅無人應門,怎么敲也敲不開。

“我這兒有鑰匙?!毙菡f。

麥格雷奇說:“她可能出去了。我打算派這位警官去科爾多瓦部。你能不能一個人去懷特海文宅查看一下?”

休很高興有件事做,便叫了一輛出租馬車前往肯辛頓戈爾。他先是按門鈴,接著又敲門,里面沒人應聲??磥?,最后一個仆人也走了。他用鑰匙打開門,走進屋子。

房子里面很冷。躲躲藏藏不是奧古斯塔的風格,但他還是決定每個房間都看一遍,以防萬一。一樓空空如也,于是他上到二樓去查看她的臥室。

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衣柜門虛掩著,矮柜的抽屜全都打開著,衣服胡亂丟在床上、椅子上。這不像是奧古斯塔干的,因為她喜歡干凈,做事講究條理。一開始他以為這里被人搶劫了,但隨后腦子里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他跑上兩截樓梯,到了仆人住的那層。十七年前他在這兒住的時候,手提箱和旅行箱都一摞摞存放在一個大的壁櫥里,叫作箱子儲藏室。

他看見門是開著的。儲藏室里只有幾個手提箱,少了坐船用的大旅行箱。

奧古斯塔跑了。

他匆匆檢查了所有其他房間。不出所料,整個房子里一個人都沒有。仆人房間和客人的臥室因為久置不用已經散出霉味。當他走進約瑟夫伯父從前的臥室,驚訝地發現這里面幾乎跟以前一模一樣,而別的地方已經翻來覆去裝修過好幾次。他正要離開,目光落在了上漆的陳列柜上,那里面裝著約瑟夫多年珍藏的鼻煙盒。

陳列柜是空的。

休皺起了眉頭,他知道鼻煙盒并未拿出去拍賣,因為奧古斯塔不準任何人搬她的東西。

那么說她把鼻煙盒隨身帶走了。

這些藏品能值十萬英鎊,這筆錢能讓她舒舒服服度過余生。

但這些東西不屬于她,它們屬于聯合集團。

他決定追趕她。他飛身下樓,跑到了街上。幾碼以外有一個出租馬車站。幾個車夫正湊在那里聊天,跺著腳來驅趕寒意。休跑過去問道:“今天下午有誰載過懷特海文夫人沒有?”

“我們兩個載過,”一個車夫說,“一個專門給她拉行李!”其他人都笑了。

休的推測得到了證實?!澳惆阉d到什么地方?”

“滑鐵盧站,一點鐘去碼頭的火車?!?/p>

碼頭火車直達南安普敦,這正是米奇坐船出發的地方。他們兩個一直是對密友。米奇像個無賴一樣跟在她后面甜言蜜語,吻她的手,用盡巴結奉承之能事。盡管他們年齡相差十八歲,但看上去就像兩口子。

“但他們沒趕上火車?!蹦莻€車夫又說。

“他們?”休說?!斑€有別人跟她同行?”

“一位上了年紀的家伙,坐著輪椅?!?/p>

很明顯,這人不是米奇。那么他又是誰呢?整個家里沒有人病弱得要坐輪椅?!澳阏f他們沒趕上火車,但你知道下一班碼頭火車是什么時候嗎?”

“三點?!?/p>

休看了看手表?,F在是兩點半。他可以趕上這趟車。

“送我去滑鐵盧?!闭f著,他跳進車廂。

他趕到火車站時,剛好來得及買一張車票登上碼頭火車。

這列火車車廂之間相互連通,他可以從頭到尾走上一遍。等火車駛出車站,漸漸提速穿過南部倫敦的一座座房舍時,他就開始尋找奧古斯塔。

他并沒走多遠就看見了她——她就在旁邊的那節車廂里。

他匆匆瞥了一眼就急忙走過她的包廂,免得被她發現。

米奇沒跟她在一起。他可能搭上了更早的列車。她的包廂里只有兩個人,另一個是膝蓋上裹著毯子的老人。

他走到下一節車廂,找了個座位。他大可不必立刻就跟奧古斯塔對質。她也許沒有隨身帶著鼻煙盒,它們可能裝在她的旅行箱里,放在行李車上?,F在就去問她只能打草驚蛇。最好等到火車到達南安普敦時再說。他先跳下車去找個警察,等她的行李卸下車時,再當場盤問她。

假如她否認自己拿了鼻煙盒呢?他就會堅持讓警方搜查她的行李,責成他們調查盜竊行為,奧古斯塔越抗議,就越會引起警察的懷疑。

假如她聲稱鼻煙盒是她的呢?當場無法驗證這一點。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休就要建議警方扣留這些貴重物品,把抗辯雙方的說法調查清楚。

他控制著心里的焦急,看著溫布爾登的田野從窗外快速掠過。十萬英鎊是皮拉斯特銀行的一大筆錢,他決不能讓奧古斯塔把它偷走。這些鼻煙盒也象征著整個家族清償債務的決心。如果聽任奧古斯塔隨身帶走,人們就會說皮拉斯特家族像盜竊犯一樣,能偷什么就偷什么。一想到這些休就怒火中燒。

火車到達南安普敦時,天上還在下雪。休把頭探出車窗,看著火車慢慢駛入車站。這里到處都是穿制服的警察。他推斷他們還沒有抓住米奇。

不等火車停穩他就跳了下來,搶在別人前面趕到檢票口。他找到一個警督,對他說:“我是皮拉斯特銀行的資深股東,”說著,他把自己的名片遞過去,“我知道你們在抓一個兇手,但現在這列車上有個女人帶著偷來的財物,價值十萬英鎊,這是銀行的財產。我相信她正打算今晚搭乘阿茲臺克號,把這些東西帶出國去?!?/p>

“這些財物到底是什么,皮拉斯特先生?”警督問。

“鑲寶石的鼻煙盒?!?/p>

“這個女人是誰?”

“懷特海文伯爵的遺孀?!?/p>

警察眉毛一挑?!拔易约阂沧x報,先生。我看這事兒跟銀行的倒閉有關系?!?/p>

休點了點頭說:“這些鼻煙盒必須拍賣出去,償還那些受到損失的人?!?/p>

“你能指一下哪個是懷特海文夫人嗎?”

休朝站臺看去,目光穿過紛紛落下的雪花?!澳莻€站在行李車那兒,帽子上帶著鳥翅膀的就是?!彼O督著她的行李卸車。

警督點點頭說:“好極了。你就跟我在這兒等著。等她經過的時候我們把她扣下?!?/p>

休緊張地看著下車的乘客涌出檢票口。雖然他肯定米奇并不在火車上,但還是仔細地查看每個乘客的面孔。

奧古斯塔最后一個離開。三個搬運工來搬運她的行李。她看見休站在檢票口,臉色立刻變得蒼白。

警督非常禮貌地說:“對不起,懷特海文夫人,我有話跟你說?!?/p>

休還從未見過奧古斯塔如此慌張,但她并沒有喪失她一貫的威嚴?!翱峙挛覜]有時間,警官,”她冷冷地說,“我馬上就要上船,今晚就要出發?!?/p>

“我保證阿茲臺克號在你登船之前不會起航,我的夫人?!本狡叫撵o氣地說。他瞥了一眼幾個搬運工,說:“小伙子們,把這些行李先放這兒?!彼S后又轉向奧古斯塔,“皮拉斯特先生聲稱你隨身帶著一些非常有價值的鼻煙盒,這些東西是他的。是這樣嗎?”

她一下子顯得不那么驚慌了,讓休感到迷惑不解——他擔心她對此早已留了一手?!拔也幻靼诪槭裁匆卮疬@種無禮的問題?!彼谅卣f。

“如果你拒絕回答,我就要檢查一下你的行李了?!?/p>

“好吧,我的確帶了鼻煙盒,”她說,“但這些東西是屬于我的。是我丈夫留下的?!?/p>

警督轉身看著休?!澳愕囊庖娔?,皮拉斯特先生?”

“這些東西是她丈夫留下的,但他留給了他的兒子愛德華·皮拉斯特,而愛德華的財產已經被銀行沒收。懷特海文夫人是在偷竊?!?/p>

警督說:“我必須把你們二位帶回派出所,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p>

奧古斯塔慌了:“可我不能錯過這班船!”

“那樣的話,我只能建議是你把這些有爭議的財物交給警方保管。如果你的說法屬實,這些東西就會退回給你?!?/p>

奧古斯塔猶豫了。休知道,把這些值錢的寶貝從她手里拿走,肯定讓她心疼死了。但她應該明白這是無法避免的吧?她被逮個正著,不進監獄就很幸運了。

“鼻煙盒在哪兒,我的夫人?”警督說。

休等待著。

奧古斯塔指了指一個手提箱說:“都在這里面?!?/p>

“請把鑰匙給我?!?/p>

她又猶豫了一下,然后屈服了。她拿出一小串行李箱鑰匙,找出其中一個,遞了過去。

警督打開手提箱。箱子里裝的都是鞋袋。奧古斯塔指了其中一個。警督打開這個袋子,里面有一個淺色的木制雪茄盒。他打開盒蓋,露出一個個精心用紙包裹起來的小物件。他隨手拿了一個,打開紙包。這是一個做成蜥蜴形狀的小金盒,上面鑲嵌著小片的鉆石。

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警督看著休說:“你知道一共多少個嗎,先生?”

家里人全都知道?!傲鍌€,”休回答說,“每個代表約瑟夫伯父生命中的一年?!?/p>

“你想清點一下嗎?”

奧古斯塔說:“一個也不少,全在這兒了?!?/p>

休還是點了一下,一共六十五個。他感到了一種勝利的快感。

警督拿起雪茄盒子,把它遞給另一名警察?!澳憧梢愿鷥染S爾警官去派出所,他會給你開具一個正式的貨物收據,我的夫人?!?/p>

“把收據送到銀行吧,”她說,“我可以走了嗎?”

休感到有些不安。奧古斯塔很失望,但沒有因此被擊垮。好像她在擔心著別的什么,而那對她來說比鼻煙盒更為重要。還有,米奇·米蘭達在哪兒?

警督行了個鞠躬禮,然后奧古斯塔就出去了,三個搬運工搬上沉重的行李跟著她。

“非常感謝你,警督,”休說,“很遺憾你們沒把米蘭達也抓到?!?/p>

“我們會的,先生。他不會登上阿茲臺克號的,除非他長了翅膀?!?/p>

行李車的守衛推著一把輪椅沿站臺走過來。他在休和警督面前停下,說:“這個該怎么處理?”

“這是怎么回事?”警督耐心地說。

“那個帶了不少行李、帽子上有個鳥的女人?!?/p>

“是懷特海文夫人?!?/p>

“她跟一個老紳士在滑鐵盧車站上車。她把他安排在頭等車廂,然后讓我把輪椅放進行李車。我說:‘很高興幫這個忙?!傻搅四习财斩?,她假裝不明白我說的話。她說:‘你大概認錯人了,’我說:‘不可能,只有你戴這樣的帽子?!?/p>

休馬上說:“這就對了——出租馬車夫說過,她跟一個坐輪椅的人一塊兒……包廂里也的確有個老家伙跟她在一起?!?/p>

“你看,我說對了吧?!笔匦l得意地說。

警督一直像個老伯伯一樣慈眉善目,現在卻臉色一變,對休質問道:“你看見那個老家伙從檢票口過去了?”

“沒有。所有乘客我都看過了。奧古斯塔伯母是最后出去的?!苯又?,他一下子恍然大悟,“天哪!你不覺得那是化了裝的米奇·米蘭達嗎?”

“不錯,我也這樣認為,可他現在在哪兒?難道他提前下車了?”

守衛說:“不會,這是特快列車,是從滑鐵盧直達南安普敦的?!?/p>

“那我們就要搜查整列火車,他肯定還在上面?!?/p>

但他沒在車上。

奧古斯塔登上阿茲臺克號,船上張燈結彩,圣誕晚會正辦得熱火朝天。樂隊在主甲板上演奏著樂曲,乘客們穿著晚禮服,喝著香檳,跟前來送行的親友翩翩起舞。

一位侍者領著奧古斯塔登上豪華的樓梯到上層甲板的高級客艙。她花掉所有現金買了最好的包廂,本以為行李箱里還有那些鼻煙盒,不用擔心沒錢花。這間房的門對著甲板。里面有一張寬大的床,一只正常規格的洗臉盆,還有舒適的椅子和電燈。梳妝臺上擺著鮮花,床邊的茶幾上放著一盒巧克力,矮桌上有一瓶放在冰桶里的香檳。奧古斯塔想讓侍者把香檳拿走,但隨后改變了主意。她開始了新的生活,也許以后就要喝香檳了。

她上船的時候很及時。幾個搬運工剛把她的行李搬進客艙,她就聽到那句開船前慣有的吆喝聲:“送親友的該上岸了!”搬運工離開后,她走上狹窄的甲板,翻起大衣領子免得上面落雪。她靠在欄桿上往下看。下面很陡,水面上有一條拖船正準備將這艘巨大的班輪拖出海港。她看到旋梯一個跟著一個收了起來,纜繩也全放開了。輪船汽笛長鳴一聲,碼頭上的人群里爆發出一片歡呼,接著,巨大的船體開始緩慢移動,幾乎讓人察覺不出。

奧古斯塔回到她的客艙,關上門。她慢慢脫下衣服,穿上一件絲綢睡衣,再加上一件罩衣。然后她叫來侍者,告訴他今晚再不要打擾,她什么也不需要了。

“要我早晨叫醒你嗎,我的夫人?”

“不用,謝謝你,有事我會按鈴的?!?/p>

“好的,我的夫人?!?/p>

他一走,奧古斯塔就把門鎖上。

接著她打開箱子,把米奇放出來。

他搖搖晃晃地在客艙里走了幾步,一頭倒在床上?!吧系郾S?,我都以為自己要死了?!彼胍髦?。

“我親愛的小可憐兒,哪兒疼???”

“我的兩條腿?!彼嘀⊥?。腿上的肌肉抽筋了。她用手指尖為他按摩,透過褲子感覺他皮膚的溫度。她很久都沒有這樣撫摸一個男人了,只覺得一股熱流涌上她的喉嚨。

她常常做白日夢,就這樣撫摸著米奇·米蘭達,跟他一起私奔。她在丈夫生前和死后都做過這種夢。每次一想到這樣做她會失去房子、仆人、置辦衣服的津貼、社會地位和在家族中的權力,夢幻也就隨即破滅了。但現在銀行的破產剝奪了這一切,她可以任由自己欲望擺布了。

“水?!泵灼嬗袣鉄o力地說。

她拿起床邊的水罐倒了一杯水。他翻身坐了起來,接過杯子,一下子全喝掉了。

“再來點兒……米奇?”

他搖搖頭。

她從他手上接過杯子。

“你的鼻煙盒沒了,”他說,“我從頭到尾都聽見了。這個卑鄙的休?!?/p>

“不過你有不少錢,”她指著冰桶里的香檳說,“我們該喝點兒。我們離開了英格蘭。你逃脫了!”

他盯著她的胸部。她覺得自己的乳頭由于興奮變硬了,他能看見絲綢睡衣上兩個尖挺的凸起。她很想說“如果你想摸,就摸吧”,但她猶豫了。時間很富裕,他們還有一整晚。他們擁有一整個旅程。他們還有全部的余生??墒峭蝗婚g她再也等不得了。她感到既內疚又羞恥,但她渴望把他赤裸的身子抱在懷里,這種渴望比羞恥更強烈。她坐在床邊,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唇邊,吻了吻,然后把這只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他好奇地看了她一會兒。隨后他開始隔著絲綢睡衣撫摸她的乳房。他的觸摸很是溫柔。他的指尖輕輕拂過那對敏感的乳頭,讓她快活地喘息起來。他換了個方式,把她的乳房抓在手心,上下推揉著。然后,他又用手指擠捏她的乳頭。她閉上眼睛。他用力擠著,讓她疼得尖叫起來,猛地甩開他,站了起來。

“你這個蠢貨?!彼湫α艘宦?,下了床。

“天哪!”她說,“不!”

“你還以為我真的會娶你!”

“是的——”

“你再也沒錢、沒影響力了,銀行垮了,而你甚至連鼻煙盒也沒有保住。跟你在一起還有什么意思?”

她覺得胸口一陣刺痛,就像心上被戳了一刀。她說:“你說過你愛我……”

“你五十八歲,跟我母親歲數一樣,我的上帝!你老得滿臉皺紋,又卑鄙又自私,就算地球上只剩你一個女人,我也不會干你!”

她簡直快要暈過去了。她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但這沒用。她眼眶里涌滿了淚水,身子顫抖著,絕望地嗚咽起來。她徹底被人毀掉了。她沒了家,沒有錢,也沒有朋友,她信任的男人背叛了她。她背過身去,藏起自己的臉,她不愿意讓他看到自己如此羞愧、如此悲傷?!扒笄竽?,住嘴吧?!彼吐曊f。

“我會住嘴的,”他輕蔑地說,“我在這艘船上訂了一個包廂,我這就過去?!?/p>

“但是,我們到了科爾多瓦……”

“你不去科爾多瓦。你可以在里斯本下船,返回英格蘭。我再也用不著你了?!?/p>

每個字都像一記重棒打在她的頭上,她連連后退,用兩手擋著自己,似乎這樣就可以擋住他的惡意詛咒。她一下撞到了艙門。她不顧一切地想要離開他,打開門倒退著走了出去。

夜晚冰冷的空氣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她的所作所為簡直就像一個孤苦無助的小姑娘,絲毫不像一個成熟能干的女人。她的生活短時間失去了控制,現在應該讓一切重新回到正軌了。

一個穿晚禮服的男人從她身旁走了過去,嘴里吊著根雪茄??吹剿┲抡驹谀抢镉行┏泽@,但沒有跟她說話。

這讓她有了一個主意。

她幾步退回船艙,關上了門。米奇正對著鏡子整理他的領帶?!坝腥说竭@兒來了,”她急切地說,“是個警察!”

米奇悠閑自得的樣子轉眼間不見了,譏笑的神色一掃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恐慌?!班?,我的上帝!”

奧古斯塔的腦子飛快地轉著?!拔覀冞€沒有離開英國水域,”她說,“他們可以逮捕你,用海岸警衛隊的快艇送回去?!彼膊恢雷约赫f的是不是真的。

“那我可得躲起來?!彼肋M了旅行箱,“把前面合上,快點兒?!彼f。

她把他關在旅行箱里。

然后,她咔嗒一下扣上閂鎖。

“這樣好一些?!彼f。

她坐在床上,盯著這只箱子。她腦子里一次次回憶著他們的談話。她讓自己變得十分脆弱,讓他輕易地傷害了她。她回想著他愛撫她的滋味。除了他,只有兩個男人摸過她的乳房:斯特朗和約瑟夫。她想著他是如何使勁擰她的乳頭,用下流話辱罵她。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她的憤怒冷卻下來,變成一種模糊的、充滿惡意的復仇渴望。

米奇從箱子里發出悶悶的聲音:“奧古斯塔!發生了什么事?”

她沒有回答。

他開始呼救。她從床上拿了一條毛毯蓋住箱子,把聲音壓下去。

過了一會兒,他不再喊叫了。

奧古斯塔考慮了一下,把寫著她名字的標簽從箱子上撕下來。

她聽見客艙關門的砰砰聲——乘客一個個都去餐廳了。船開始駛入英吉利海峽的浪濤中,稍稍顛簸起來。奧古斯塔坐在床頭思前想后,這一晚很快就過去了。

午夜到凌晨二點之間,乘客三三兩兩回到船艙。此后,樂隊也停了,船上安靜下來,只能聽到發動機和海浪的轟鳴聲。

奧古斯塔著了魔似的盯著那只鎖著米奇的旅行箱。這只箱子是讓身強力壯的搬運工背到這兒來的。奧古斯塔抬不起來,不過她覺得自己可以拖動它。箱子兩側有銅把手,上下兩面都有皮革帶子。她抓住頂部的皮帶使勁一拉,把箱子側過來。箱子晃了一下,正面朝下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米奇又開始喊了起來,她馬上又用毛毯蓋住。她等待著,看看會不會有人詢問剛才的響動,但沒有人來問。米奇也不再喊了。

她又抓起皮帶拉起來。箱子非常沉,但她還是能一點點往前挪。她拉一陣兒,就停下來歇一會兒。

花了十分鐘她才把箱子拉到船艙門口。然后,她穿上長襪、靴子和毛皮大衣,把房門打開。

四周一個人也沒有。船上的乘客都已入睡,就算甲板上有船員巡邏,也沒出現在附近。船上用昏黃的小電燈照明,天上沒有一絲星光。

她把旅行箱拖出艙門,又停下歇了口氣。

之后變得容易了些,因為甲板上有雪,很滑。十分鐘后,她把箱子拉到欄桿邊。

下面的事情就困難了。她拉著皮帶,抬起箱子的一頭,想把它立起來。第一次她沒搬起來,箱子脫手落在地上。箱子擊中甲板的聲音聽上去很響,但這次也沒人過來查看——輪船的煙囪噴云吐霧,船體也在劈波斬浪,因此總有斷斷續續的噪音。

第二次她狠下心來,一定要完成它。她一條腿跪在地上,兩手抓緊皮帶,慢慢把箱子抬起來。當抬到四十五度角時米奇在里面動了一下,他的體重移到了下面,突然間很容易地就把箱子立了起來。

她再把箱子轉了個角度,讓它斜靠在欄桿上。

最后這部分最難。她彎下腰,抓住底面的皮帶。她深吸了一口氣,抬起箱子。

她不必承擔整個箱子的重量,因為它的另一頭擔在欄桿上,但她使盡全身氣力也只是把箱子抬起了一英寸,然后就從她冰涼的手指上滑下來,落回原處。

她看來完不成這件事了。

她歇了歇氣,感到精疲力竭,渾身麻木。但她不能就此罷休。既然已經拼命把箱子拖了這么遠,她必須再試一次。

她彎下身子,再次抓起皮帶。

米奇在里面又說話了:“奧古斯塔,你在干什么?”

她壓低聲音,一字一字地說:“記得彼得·米德爾頓是怎么死的吧?!彼nD了一下。箱子里沒有一點聲音。

“你也要這么死了?!彼f。

“不,求你了,奧古斯塔,我的愛?!彼f。

“水會很冷,灌進你肺里的味道會很咸;但死神攥緊你心臟的時候,你就知道他嘗過的那種恐懼的滋味了?!?/p>

他開始大聲喊起來:“救命!救命!來人哪,救救我!”

奧古斯塔抓住皮帶,用盡全身力氣抬起箱子。箱子的底部離開了甲板。米奇意識到不妙,悶悶的喊聲更響、更嚇人了,聲音壓過了發動機和大海的噪音。馬上就會有人過來看的。奧古斯塔再次用力托舉。她把箱子底部托到齊胸的高度,又停下來,感到已經筋疲力盡,再也撐不住了。米奇在箱子里瘋狂抓撓著,拼命想逃出來。她閉上眼睛,緊咬牙關,使勁往上推。擠出她最后的一點兒力量,只覺得后背什么地方一下子斷開了,讓她疼得叫了一聲,但她繼續往上抬。箱底現在已經高過了頂部,沿著欄桿往前滑了幾英寸,但又停了下來。奧古斯塔覺得后背痛苦難當。米奇的叫聲隨時都有可能驚醒那些喝得半醉的乘客。她知道現在她只需再抬一次就行了。這是最后的一搏。她積攢體力,閉上眼睛,咬牙忍住背上的劇痛,使勁兒往上一托。

箱子慢慢滑過欄桿,然后便落入空中。

米奇發出一長聲尖叫,但聲音很快就被風聲吞沒了。

奧古斯塔往前一跌,依靠在欄桿上緩和一下后背的疼痛,看著那只大箱子在空中飄落的雪花中翻了幾下,慢慢落下去。它撞向海面,激起一股大大的水花,沉了下去。

轉眼間箱子又浮了起來。奧古斯塔想,就讓它漂上一會兒吧。她的后背疼痛難忍,真想馬上躺下休息,但她繼續留在欄桿邊上,看著旅行箱在波濤中上下漂浮。接著它從視線中消失了。

她聽到身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拔液孟衤牭接腥嗽诤艟??!边@人不無擔憂地說。

奧古斯塔馬上鎮定下來,轉過身去,看見一個彬彬有禮的年輕人,穿著絲綢晨衣,戴著圍巾?!笆俏?,”她回答他說,臉上裝出一個微笑,“我做了一個噩夢,喊了起來,嚇醒了,現在出來清醒清醒?!?/p>

“噢,那你沒事吧?”

“沒事。你真好心?!?/p>

“那么,祝你晚安?!?/p>

“晚安?!?/p>

他轉身回到自己的艙里。

奧古斯塔低頭看著水面。過一會兒她會蹣跚著回到床上,但現在她想再多看幾眼大海。那只旅行箱會慢慢進水,她想象著海水通過狹窄的縫隙噴射到箱子里面。在米奇掙扎著打開箱子時,水面會一寸寸升高,把他的身體托起來。水沒過他的鼻子和嘴巴,這時他要盡可能長時間憋住氣。但最終他會不由自主地大喘一口,冰冷咸澀的海水就會涌進嘴里,灌入他的喉嚨,充滿他的肺。他還會多掙扎一會兒,飽受痛苦和恐怖的折磨,直到變得軟弱無力,一動不動,然后黑暗慢慢來臨,死亡如期而至。

火車終于駛進清福德車站,休下了車,感到身上疲乏極了。盡管他急于上床睡覺,但還是在天橋上米奇槍殺托尼奧的地方停了一下。他摘下帽子,光著腦袋在雪地里站了一分鐘,懷想著這位朋友年少時和成人后的模樣。然后他才繼續往家走。

他不知道這一切會對外交部以及外交部對科爾多瓦的態度產生何種影響。米奇到現在還未緝拿歸案。但無論抓到米奇與否,休都可以利用這一事實,因為他親眼目睹了這場謀殺。報紙會樂于刊登他親身經歷的直觀描述。一位外國的外交官會在光天化日之下開槍殺人,必定引起公憤,議會議員們可能會做出某種形式的譴責。米奇成為兇手的事實必定會讓米蘭達老爹喪失受英國政府承認的機會。外交部可能被說服支持席爾瓦家族,懲罰米蘭達家族,為英國投資者向圣瑪麗亞海港公司討要賠償金。

他越想,就越覺得事情十分樂觀。

他希望自己到家時諾拉已經上床睡了。他不想聽她抱怨如何度過這悲慘的一天,待在這個荒無人煙的偏僻村莊,也沒人幫她照料三個吵鬧的男孩子。他只想一個骨碌鉆進被窩睡覺。到了明天,他再好好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情,判斷它們會對他自己、對銀行產生什么影響。

他走上花園間的小徑,看見窗簾后面亮著燈,感到有些失望??磥硭€醒著。他用手里的鑰匙打開門,進了前屋。

他吃驚地看到三個孩子穿著睡衣,在沙發上坐成一排,正在看一本插圖故事書。

讓他大為驚愕的是,梅茜正坐在他們中間,在給他們讀故事。

三個孩子馬上跳起來,跑到他跟前。他挨個抱了抱他們,親吻著他們的臉,最小的索爾,中間的塞繆爾,然后是十一歲的托比。兩個小的見到他只是高興,但托比的臉上還有別的東西?!霸趺蠢?,伙計?”休問他,“發生什么事了嗎?你媽媽在哪兒?”

“她買東西去了?!闭f完,他一下子哭了起來。

休用手摟住孩子,看著梅茜。

“我是四點鐘左右來的,”她說,“諾拉大概在你走后不久就出去了?!?/p>

“她把他們扔下走了?”

梅茜點了點頭。

休心里一股火躥了上來。幾個孩子被扔在家里待了大半天,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八趺茨苓@么做呢?”他痛苦地說。

“這里有封信?!泵奋邕f給他一個信封。

他打開一看,信紙上只寫了兩個字:再見。

梅茜說:“信沒封上。托比讀過,后來他讓我看了?!?/p>

“真是難以置信?!毙菡f了一句,可話一說出口,他就覺出自己說錯了,發生這種事情毫不奇怪。諾拉一直都認為自己的愿望高于一切?,F在她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休猜測她是去了她父親的酒吧。

她寫這張便條看來是告訴他,她不會再回來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該做何感想。

他的首要職責是這幾個孩子。要緊的是不要讓他們擔心。他暫時把自己的煩惱放在一邊,說:“孩子們,你們待得太晚了,該去睡覺了。咱們走!”

他帶著孩子上樓。塞繆爾跟索爾住在一間屋子,托比有他自己的臥室。休把兩個小的安頓好,然后再去看老大。他在床邊俯下身子,親了他一下。

“格林伯恩夫人的心腸好?!蓖斜日f。

“我知道,”休說,“她以前跟我最好的朋友索利結婚,后來他死了?!?/p>

“她還很漂亮?!?/p>

“你覺得她漂亮?”

“嗯。媽媽還會回來嗎?”

休一直害怕回答這個問題?!爱斎?,她會的?!彼f。

“真的?”

休嘆了口氣說:“跟你說實話,伙計,我不知道?!?/p>

“如果她不回來,格林伯恩夫人會照顧我們嗎?”

孩子總能看穿事情的實質,休尋思著。他避開這個問題,說:“她經營一家醫院,有好幾十個病人需要照顧。我想她不會有時間再來照看小孩子。好了,沒有問題了。晚安?!?/p>

托比顯得不太踏實,但他也不再追問:“晚安,爸爸?!?/p>

休吹滅了蠟燭,離開房間,把門關上。

梅茜做好了可可?!拔铱茨阆牒赛c兒白蘭地,但你家里好像一點兒也沒有?!?/p>

休笑了說:“我們屬于中下階層,喝不起酒??煽删秃芎??!?/p>

杯子和茶壺放在托盤上,但兩個人誰都沒去碰。他們站在房間的中央,互相看著對方。梅茜說:“我在下午的報紙上看到發生了槍殺案,跑過來看看你有事沒有。我發現幾個孩子單獨在家,就給他們準備了晚餐。然后我們就等你回來?!彼⑿χ?,帶著順從和情愿接受的神情,其中的含義是,下面要發生什么,全由休來做主。

突然間他身上哆嗦起來。他靠在椅背上好讓自己站穩?!斑@一天太不一般了,”他聲音顫抖著,“我覺得有點兒奇怪?!?/p>

“你應該先坐下?!?/p>

突然,一陣深深的愛意壓倒了他。他沒坐下,而是伸出胳膊把她摟住?!皳砭o我?!彼麘┣蟮?。

她輕輕捏了一下他的腰。

“我愛你,梅茜,”他說,“我一直愛著你?!?/p>

“我知道?!彼f。

他注視著她的眼睛。那雙眼睛里充滿了淚水,四目相對之時,一滴眼淚溢出眼眶,順著臉頰流淌下來。他吻去這滴淚花。

“過了這么多年,”他說,“讓我等了這么久?!?/p>

“今晚為我做愛吧,休?!彼f。

他點點頭說:“從今往后,每天晚上?!?/p>

接著,他又去吻她。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尾聲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MG疯狂赌徒2新手攻略 (^ω^)MG北极特务爆分技巧 (*^▽^*)MG疯狂维京海盗_破解版下载 (-^O^-)MGS丧尸来袭游戏怎么玩 小幸运数字简谱电子琴 广东高频彩票停售的影响 (-^O^-)MG幸运妖精_稳赢版 (^ω^)MG星光之吻游戏规则 直播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MG好运经纪人爆分技巧 (*^▽^*)MG春假时光玩法介绍 (*^▽^*)MG龙之王国APP下载 (^ω^)MG森巴宾果送彩金 黑龙江36选7玩法介绍 (*^▽^*)MG神秘深红试玩网站 (★^O^★)MG蛇和梯子如何爆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