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房間

夏天、煙火和我的尸體  作者:乙一

政義在十疊大的房間里寫作。他坐在角落的椅子上,鋼筆在稿紙上游走。

房間的另一角放著巨大的舊三面鏡,為了不讓它自動打開,左右兩面鏡子的把手用紅線纏了起來。

政義和三面鏡的對面擺放著許多人偶,長頭發的日本人偶占了大多數,它們將雪白的臉一齊朝向房間中央,面無表情地佇立著。

進入這個房間的人被這些人偶包圍著,會產生一種被一群面無表情的陌生小孩包圍的感覺。

人偶面前鋪著一張床,政義停筆望向那張床,躺在上面的是被他稱為優子的女人。

優子在被褥中一動不動地盯著政義。

突然,政義的耳邊傳來了優子的聲音。

老公,我看到了一點兒清音的臉。

那聲音又細又小,幾乎聽不見,只有政義能聽清。

“很伶俐的一個姑娘,是吧?”

嗯,我只是從門縫里瞥見了要出門的她,不過她可真是年輕啊。不知道工作累不累呢?

政義站起身來,走到躺著的優子身旁,把手溫柔地放在被子上。

她出門的時候我去了一趟廚房,看到了記著做菜方法的紙條,是用平假名寫的。

“啊,那孩子沒上過學,所以只會寫平假名?!?/p>

那也很了不起啊……

危險的聲音——政義聽到優子的聲音微微顫抖著,好像隨時都會消失。

沒上過學卻認識平假名,真了不起。

“是啊,那孩子的父親因為肺結核去世的時候,我看她一個人孤苦伶仃,便把她接了過來。不過現在覺得雇了她真是太好了。對了,她到我們家來的時候,還帶來了她父親做的人偶。是童子人偶?!?/p>

政義用三根手指溫柔地撫摩著優子光滑白皙的臉頰,優子那張毫無生氣、蒼白冰冷的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

優子有時會恍惚,會沉默,這讓政義很擔心。她目光迷離,不知道在看哪里,也聽不到政義的聲音,仿佛是去了另一個世界。政義為此惶惶不安。

清音送飯時,走廊會發出吱吱的聲響,讓政義和優子都知道她來了。

政義向她道謝后,靜聽她的腳步聲遠去,然后才將門外的食物端進來。

然而,迷迷糊糊的優子沉默地坐在床上,食物送來了也沒有任何反應。政義把筷子放在她纖細的手指中,她仍然沒有要吃飯的意思。

這種時候,政義總是很害怕,直呼優子的名字。

“優子!優子!”

他搖晃優子單薄的肩膀,優子柔順的長發也隨之劇烈地擺動。

這時,優子開口了。

怎么了,老公?

聽到這句話,政義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這樣的時刻,優子的臉在政義看來既溫柔又充滿憐愛。政義總是有種錯覺,優子那白皙的皮膚和端麗得像不屬于這個世界的五官似乎膨脹了起來,把他吸了進去。

怎么了,老公?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 捕鱼来了攻略 山东时时彩诈骗案一点击进入 亿客隆彩票官网线路 河南快赢481技巧 股票交易费用怎么算 上海岳游街机电玩捕鱼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_天天飞艇 捷报比分手机版 官方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比特币行情走势 百搭麻将怎么样赢 通比牛牛棋牌赢现金 500比分网址网 以太坊行情最新价格行情 安徽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