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正傳(5-生計問題)

吶喊  作者:魯迅

阿Q禮畢之后,仍舊回到土谷祠,太陽下去了,漸漸覺得世上有些古怪。他仔細一想,終于省悟過來:其原因蓋在自己的赤膊。他記得破夾襖還在,便披在身上,躺倒了,待張開眼睛,原來太陽又已經照在西墻上頭了。他坐起身,一面說道,"媽媽的……"

他起來之后,也仍舊在街上逛,雖然不比赤膊之有切膚之痛,卻又漸漸的覺得世上有些古怪了。仿佛從這一天起,未莊的女人們忽然都怕了羞,伊們一見阿Q走來,便個個躲進門里去。甚而至于將近五十歲的鄒七嫂,也跟著別人亂鉆,而且將十一的女兒都叫進去了。阿Q很以為奇,而且想:"這些東西忽然都學起小姐模樣來了。這娼婦們……"

但他更覺得世上有些古怪,卻是許多日以后的事。其一,酒店不肯賒欠了;其二,管土谷祠的老頭子說些廢話,似乎叫他走;其三,他雖然記不清多少日,但確乎有許多日,沒有一個人來叫他做短工。酒店不賒,熬著也罷了;老頭子催他走,嚕蘇一通也就算了;只是沒有人來叫他做短工,卻使阿Q肚子餓:這委實是一件非常"媽媽的"的事情。

阿Q忍不下去了,他只好到老主顧的家里去探問,——但獨不許踏進趙府的門檻,——然而情形也異樣:一定走出一個男人來,現了十分煩厭的相貌,像回復乞丐一般的搖手道:

"沒有沒有!你出去!"

阿Q愈覺得稀奇了。他想,這些人家向來少不了要幫忙,不至于現在忽然都無事,這總該有些蹊蹺在里面了。他留心打聽,才知道他們有事都去叫?。模铮睥?。這?。?,是一個窮小子,又瘦又乏,在阿Q的眼睛里,位置是在王胡之下的,誰料這小子竟謀了他的飯碗去。所以阿Q這一氣,更與平常不同,當氣憤憤的走著的時候,忽然將手一揚,唱道:

"我手執鋼鞭將你打?、椤?

幾天之后,他竟在錢府的照壁前遇見了?。?。"仇人相見分外眼明",阿Q便迎上去,?。囊舱咀×?。

"畜生!"阿Q怒目而視的說,嘴角上飛出唾沫來。

"我是蟲豸,好么?……"?。恼f。

這謙遜反使阿Q更加憤怒起來,但他手里沒有鋼鞭,于是只得撲上去,伸手去拔?。牡霓p子。?。囊皇肿o住了自己的辮根,一手也來拔阿Q的辮子,阿Q便也將空著的一只手護住了自己的辮根。從先前的阿Q看來,,?。谋緛硎遣蛔泯X數的,但他近來挨了餓,又瘦又乏已經不下于?。?,所以便成了勢均力敵的現象,四只手拔著兩顆頭,都彎了腰,在錢家粉墻上映出一個藍色的虹形,至于半點鐘之久了。

"好了,好了!"看的人們說,大約是解勸的。

"好,好!"看的人們說,不知道是解勸,是頌揚,還是煽動。

然而他們都不聽。阿Q進三步,?。谋阃巳?,都站著;?。倪M三步,阿Q便退三步,又都站著。大約半點鐘,——未莊少有自鳴鐘,所以很難說,或者二十分,——他們的頭發里便都冒煙,額上便都流汗,阿Q的手放松了,在同一瞬間,?。牡氖忠舱潘闪?,同時直起,同時退開,都擠出人叢去。

"記著罷,媽媽的……"阿Q回過頭去說。

"媽媽的,記著罷……"?。囊不剡^頭來說。

這一場"龍虎斗"似乎并無勝敗,也不知道看的人可滿足,都沒有發什么議論,而阿Q卻仍然沒有人來叫他做短工。

有一日很溫和,微風拂拂的頗有些夏意了,阿Q卻覺得寒冷起來,但這還可擔當,第一倒是肚子餓。棉被,氈帽,布衫,早已沒有了,其次就賣了棉襖;現在有褲子,卻萬不可脫的;有破夾襖,又除了送人做鞋底之外,決定賣不出錢。他早想在路上拾得一注錢,但至今還沒有見;他想在自己的破屋里忽然尋到一注錢,慌張的四顧,但屋內是空虛而且了然。于是他決計出門求食去了。

他在路上走著要"求食",看見熟識的酒店,看見熟識的饅頭,但他都走過了,不但沒有暫停,而且并不想要。他所求的不是這類東西了;他求的是什么東西,他自己不知道。

未莊本不是大村鎮,不多時便走盡了。村外多是水田,滿眼是新秧的嫩綠,夾著幾個圓形的活動的黑點,便是耕田的農夫。阿Q并不賞鑒這田家樂,卻只是走,因為他直覺的知道這與他的"求食"之道是很遼遠的。但他終于走到靜修庵的墻外了。

庵周圍也是水田,粉墻突出在新綠里,后面的低土墻里是菜園。阿Q遲疑了一會,四面一看,并沒有人。他便爬上這矮墻去,扯著何首烏藤,但泥土仍然簌簌的掉,阿Q的腳也索索的抖;終于攀著桑樹枝,跳到里面了。里面真是郁郁蔥蔥,但似乎并沒有黃酒饅頭,以及此外可吃的之類??课鲏κ侵駞?,下面許多筍,只可惜都是并未煮熟的,還有油菜早經結子,芥菜已將開花,小白菜也很老了。

阿Q仿佛文童落第似的覺得很冤屈,他慢慢走近園門去,忽而非常驚喜了,這分明是一畦老蘿卜。他于是蹲下便拔,而門口突然伸出一個很圓的頭來,又即縮回去了,這分明是小尼姑。小尼姑之流是阿Q本來視若草芥的,但世事須"退一步想",所以他便趕緊拔起四個蘿卜,擰下青葉,兜在大襟里。然而老尼姑已經出來了。

"阿彌陀佛,阿Q,你怎么跳進園里來偷蘿卜!……阿呀,罪過呵,阿唷,阿彌陀佛!……"

"我什么時候跳進你的園里來偷蘿卜?"阿Q且看且走的說。

"現在……這不是?"老尼姑指著他的衣兜。

"這是你的?你能叫得他答應你么?你……"

阿Q沒有說完話,拔步便跑;追來的是一匹很肥大的黑狗。這本來在前門的,不知怎的到后園來了。黑狗哼而且追,已經要咬著阿Q的腿,幸而從衣兜里落下一個蘿卜來,那狗給一嚇,略略一停,阿Q已經爬上桑樹,跨到土墻,連人和蘿卜都滾出墻外面了。只剩著黑狗還在對著桑樹嗥,老尼姑念著佛。

阿Q怕尼姑又放出黑狗來,拾起蘿卜便走,沿路又撿了幾塊小石頭,但黑狗卻并不再現。阿Q于是拋了石塊,一面走一面吃,而且想道,這里也沒有什么東西尋,不如進城去……

待三個蘿卜吃完時,他已經打定了進城的主意了。

上一章:阿Q正... 下一章:阿Q正...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psp武汉麻将 ag视讯套利不被检测 顶呱刮中奖 深圳培训机构哪家好 单机捕鱼达人海底捞 微乐麻将辅助软件神器免费 彩店宝彩票中奖了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大乐透中奖规则 中国买卖泰达币合法吗 ag国际厅是同步吗_welcome 最新北京时时彩走势图 一 Welcome 31选7走势图福建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九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