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重獲生活的熱情

非暴力溝通  作者:馬歇爾·盧森堡

在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們也許會怨天尤人。然而,如果我們以苛刻的態度對人對己,我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通過運用非暴力溝通,我們不再試圖分析自己或他人有什么毛病,而是用心去了解我們的需要和他人的需要,這樣,我們的內心將逐漸變得平和。

一旦我們發現自己心底深處的愿望 ,并采取積極的行動,我們將會重獲生活的熱情。心理咨詢和心理治療專業的從業人員可以考慮借助非暴力溝通與來訪者進行坦誠的交流,一旦我們不把來訪者當作診斷的對象,而專注于彼此作為人的感受和需要,人們通常都會有積極的反應。

傾聽內心的聲音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學習了很多無益的知識,這些知識來自善意的父母、老師或別的人。由于這些教誨看起來是那樣地天經地義,我們也就不再去探討它們的合理性。喜劇演員巴迪?哈克特曾在一檔娛樂節目中說,小時候每天吃著媽媽做的豐盛的飯菜,直到去軍中服役,他才知道飯后胃部還可以保持輕松。同樣的,我們在社會文化的影響下形成的一些不良積習,滲透到生活的各個方面,以致我們覺察不到它們的存在。只有深入了解我們的生存狀態,我們才能看清它們的危害,并形成新的想法及行為方式,來滿足身心健康的需要。

然而,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傾聽和表達自己的需要并不容易。一般來說,我們的文化傾向于把個人需要看作是消極的、具有破壞性的。如果一個人公開表達自己的需要,就很可能被看作是自私的。

通過鼓勵我們區分觀察和評論,認識情感的根源在于個人的需要和想法,并以建設性的語言提出明確的請求,非暴力溝通幫助我們認識社會文化對個體的消極影響。一旦認識到社會文化的局限性,我們就可能突破它的束縛,至少,我們已經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解決內心的沖突

在生活中,有時我們會感到沮喪,覺得前途一片黑暗。歐內斯特?貝克在他的《精神病學的革命》一書中提出,沮喪是因為一個人處于激烈的內心沖突之中,無所適從。我們內心中也許有一種聲音說,“我想這樣做”;但又有一種聲音說,“不,你不應該那樣做”。這樣,我們就陷入了僵局。沮喪意味著,我們不了解自己的需要——我們不知道到底想到什么以及如何滿足愿望 。

一位學習非暴力溝通的女士有一段時間心情很不好。一位朋友建議她在心 情極度沮喪時以對話的形式記錄內心的掙扎。以下是前兩句:

聲音1(“職業女性”):“我應該在工作上投入更多的時間。我受了這么好的教育,我也相信自己的才干,但現在都白白浪費了?!?/p>

聲音2(“負責任的母親”):“你太不現實了。你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你都沒法照顧她他們,還好意思談別的?”

幾個月來,這位女士就一直生活在激烈的思想斗爭中,她的頭腦中充斥著各種對自己的批評和指責??吹竭@段對話后,她的朋友又建議她,讓心中的那位“職業女性”用非暴力溝通表達自己。

于是,她就用非暴力溝通的四個要求來表達“職業女性”的心聲:“為了照顧孩子,我放棄了工作,留在家里(觀察);我有點心灰意冷(感受);因為我看重成就感(需要)。我想,我現在可以去找份兼職(請求)?!?/p>

接著,她用非暴力溝通的四個要求來表達“負責任的母親”的心聲:“當我想到上班的事情時(觀察),我好害怕(感受), 因為我要確保孩子們能得到很好的照顧(需要)。我想,在上班時,我需要一位好保姆來照顧他們。下班后,我還要確保有時間和精力好好陪孩子?!?/p>

當這位女士用非暴力溝通的方式說出心里話后,她大大松了一口氣。她沒有再批評和指責自己,而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感受和。雖然,她還有實際的問題需要處理,例如找個好保姆、尋求先生的支持,但她已經察覺到自己的需要,并能靜下心來采取必要的行動。

心靈環保

如果以苛刻的態度對己,我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通過運用非暴力溝通,我們不再試圖分析自己或他人有什么毛病,而是用心去了解我們的需要,這樣,我們的內心就會逐漸變得平和。

為了能夠更好地照顧自己,一位女士報名參加了一個歷時三天的非暴力溝通的研討班。在活動期間,她發現自己的生活太度有了 明顯的改變。她回憶說,在第二天清晨本來時,她頭痛得十分厲害?!霸谶^去,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檢討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是否吃了不好的食物?是不是給自己施加了太大的壓力?我會盤問自己諸如此類的問題。這一次,在學習非暴力溝通之后,我問自己的問題是,‘我現在需要做什么來緩解頭痛’?!?/p>

“我坐了起來,做了一些柔和的頭部運動。接著,起床到外面走了走,回來后又做了一些別的速與,讓自己放松下來。過了一會兒,頭沒那么痛了。這時,我想了想昨天在研討班中的經歷。我發現,頭痛很可能是因為昨天我不怎么留意身體的狀態?,F在,身體是通過頭痛來提醒我‘請留意我的需要’。于是,在接下來兩天的研討班中,我就用心體會身體的狀態,并注意調節和放松。這一次的經歷提醒我:在頭痛時,我可以專注于我的需要。這是我人生的重大突破?!?/p>

在另一次研討班中,有個參加者詢問如何在開車時保持良好的心態。這是我很熟悉的問題!由于工作的需要,我過去經常開車前往美國各地。我知道,在開車時,保持良好的心態有多困難。那時,如果有人以我不喜歡的方式開車,我的頭腦中常常會冒出以下的想法:“這家伙有毛??!開車都不看路?”帶著這樣的想法,我就會想好好教訓那些我認為不守規矩的司機??墒?,我又沒法懲罰他們,于是,就更加惱怒了。

后來,我終于學會了關注自己的感受和需要?!笆堑?,看到他們這樣開車,我真的很害怕:我希望,他們在開車時能注意安全?!蓖?!我感到驚訝的是,只要我不再批評和指責他人,而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我的心情就放松了許多?!?/p>

我深受鼓舞,于是,又決定去體會其他司機的感受和需要。在第一次嘗試這么做的時候,我就得到了很大的滿足。那一次,在我前面的那輛車開得非常慢,它在每個十字路口都會減速。我有點急了,我和自己說:“這車沒法開了?!弊⒁獾阶约旱木o張情緒后,我開始體會那輛車的司機可能會有怎樣的感受和需要。我覺得,前面的那位司機有點不知所措,希望得到后面司機的諒解。路漸漸寬了,在超車時,我發現那輛車的司機是一位看起來有80歲的老太太。她看上去驚慌失措。我很慶幸,我曾用心去體會她的感受和需要,而沒有鳴喇叭或做別的動作來表達我的不悅。

用非暴力溝通代替診斷

許多年前,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心理醫生,我接受了九年的培訓,并獲得了臨床心理學博士學位。畢業后不久,我有幸旁聽了以色列哲學 家馬丁?布伯與美國心理學家卡爾?羅杰斯關于精神療法的討論。在討論中,布伯質疑,如果一個人把自己當作心里醫生,他是否還能夠有效地幫助他人面對心靈的創傷。布伯當時正在訪問美國,他和羅杰斯一起受邀來到一所精神病院進行公開的討論。旁聽的人都是精神病學領域的專業人員。

布伯的觀點是,個人的成長是通過與他人的坦誠交流來實現的——在交流中,彼此能夠自由地表達內心的軟弱。他不相信,這能夠存在 于心理醫生與其顧客之間。羅杰斯同意,坦誠是個人成長的先決條件。但是,他相信,出色的心理醫生能夠超越他的身份,來坦誠地與顧客交流。

布伯對此表示懷疑。他認為,只要顧客把自己看作是顧客、把醫生 看作是醫生,即使醫生愿意與顧客真誠地交流,這樣的交流實際上還是不可能的。他評論說,顧客預約看病的過程,以及花錢來解決問題,使醫生和顧客之間的交流很難不受其身份束縛。

他們的圣誕回答了我長期以來對分離療法的困惑。在我所接受的教育中,分離補認為是心理分析療法的金科玉律。根據分離療法的理論,在心理治療過程中,醫生表達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是十分不專業的,有經驗的醫生則會采取“冷眼旁觀”的態度,在治療過程中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并避免因個人內心的沖突造成對顧客的傷害——他們就象一面鏡子,讓顧客充分投射他們的情感,然后,他們會作出診斷。我理解分離療法的理論。然而,對于保持與來訪者情感的距離,我總是覺得不太舒服;此來,我相信,在治療的過程中,表達個人的感受和需要是有益的。

于是,我開始試著用非暴力溝通的語言來代替醫療術語。我不再根據我所學習的心理學理論來分析來訪者的心理特點,而是用心去體會他們的話,并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在開始時,我很擔心。我不知道,對我的做法,同行們會有怎樣的看法。然而,效果卻是非常好,不論是來方者還是我自己,都十分滿意 。很快,我就不再有任何顧慮了。在35年后的今天,心理醫生在治療過程中投入自己的情感,已不再被被看作另類了??墒?,在那時,我卻經常被心理醫生的團體邀請去發表演講和做現場示范。

有一次,我被邀請去演示如何運用非暴力溝通來幫助 處于極度痛苦中的人。地點是在一所精神病院,參加的人很多,都是精神病學領域的專業人員。講解了一個小時后,他們請我當場會見一個病人,分析她的病情,并提供治療建議。那是一位29歲的女士,她有3個孩子,我們談了約半小。在她離開房間之后,負責治療的幾位醫生提出 一個問題:“盧森堡博士,請作一下判斷。根據你的意見,這位女士是患精神分裂癥還是藥物性精神障礙?”

我回答說,對于這類問題,我感到不太舒服。我曾在精神病院工作,但從一開始,我就無法將病人歸到某種特定的精神病類別中。一些研究報告顯示,精神病醫生和心理學對那些醫學術語也沒有一致的意見。這些研究報告還指出,精神醫生所就讀的學校比病人個人的特點對診斷的結果更具影響力。

我進一步說,即使精神病醫生對這些術語的運用具有共識,我也不想用它們,因為我看不出這么做對病人有什么好處。在物理醫學領域,病理分析常??梢詾橹委熤该鞣较?;但我不認為,這種方法適用于所謂的精神病學領域。根據我的經歷,在醫院的病例討論會上,醫生們要花大部分時間也討論病人是屬于哪種精神病類型。當預定的討論時間快要結束時,主治醫生也許會請求其他人幫助制訂醫療計劃。然而,這類請求通過會被忽視,因為大多數的人傾向于繼續爭論。

接著,我向他們解釋我的做法。我告訴他們,我不會去分析病人有什么毛病,而是問自己以下的問題:“她現在是什么心情?她有什么需要?和她在一起,我是什么樣的心情?我的心情反映了我怎樣的需要?我想請她作出什么決定或采取什么行動,以使她能快樂些?”在回答這樣的問題時,我們將會提示自己的內心活動以及個人需要。同作診斷相比,這是很不容易的,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會深深體會到我們作為人的弱點。

另有一次,我被邀請去講解如何向精神病人介紹非暴力溝通。參加現場演示的是15位被診斷為慢性精神分裂癥的病人。大概有80位旁觀者,其中有心理學家、精神病醫生、社會工作者,以及修女。在我介紹自己和講解非暴力溝通的時候,一位病人說了一句似乎與主題無關的話??紤]到他被診斷為慢性精神分裂癥,我的第一反應是認為他在胡言亂語。于是,我對他說:“你好像沒有聽懂我剛才的意思?!?/p>

這時候,另一個病人插話說:“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苯又?,他向我解釋那位病 人的話和我剛才對非暴力溝通的介紹有什么關系。聽了他的解釋,我意識到那位病人的話確實與主題有關。想到自己剛才輕易地將交流中的困難歸咎于對方,我感到很難過。我希望,在聽不明白的時候,我可以請對方作出解釋,例如:“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想知道你的問題和我對非暴力溝通的介紹有什么聯系。你可以解釋一下嗎?”

除了這個短暫的插曲外,整個過程進行得十分順利。旁觀者對病人的反應感到意外。他們問題我,我是否認為這組病人碰巧是特別合作的病人。我回答說,一旦我不把人當作診斷的,而專注于彼此作為人的感受和需要,人們通常都會有積極的反應。

接著,有參加者說,為了有更多的學習機會,他想請幾位心理學家和精神病醫生來參加現場演示。于是,之前參加演示的病人和旁聽者中的志愿者交換了位置。在接下來的講解中,我發現我很難向一位精神病醫生解釋不清楚分析與傾聽的區別。只要小組中有人表達自己的感受,他就開始運用精神病學的理論進行分析,而沒有用心體會。當他第二次這么做的時候,在旁聽席的一位病從大聲喊道:“難道你看不出來你又在做同樣的事情?你是在分析他講的話,而沒有用心體會她的感受!”

通過培養非暴力溝通的意識和技巧,我們就可以在真誠、開放的氣氛中與他人進行平等的互動,從而幫助他人擺脫心理的困擾。

非暴力溝通實例

化解積怨

一位學習非暴力溝通的女士講述了以下的故事。

那一天,我參加完歷時十天的非暴力溝通培訓班回到家時,發現艾里斯正在等我。艾里斯是一所學校的圖書管理員,她做這份工作已有25年的時間。我們是在6年前的一次極富挑戰性的訓練營中認識的。一見面,我就迫不及待地告訴她,我參加非暴力溝通培訓的情況。這時,艾里斯說,雖然已經過了6年,但只要一想起那次活動的領隊在科羅拉多州對她說的話,她還會憤憤不平。我知道她說的是里芙。里芙熱愛自然,能夠識別動物的糞便。我還清楚地記著她攀巖時在半空中情景,她的手掌有許多傷痕——那是被繩索割破留下的。她在黑夜中吼叫,在高興時手舞足蹈,坦率地表達她的感受和想法。艾里斯這里提到的事情是,有一天,里芙對她說:“艾里斯,我真受不了你這樣的人,不論何時,你都甜得膩死人。真是個畢恭畢敬的圖書管理員!為什么不放下面具,直率一些呢?“

6年來,艾里斯不斷地想起里芙的這句放并在心里駁斥她。我們兩個人現在都很想看看非暴力溝通對這樣的情形能發揮怎樣的作用。于是,由我來扮演里芙的角色。在開始時,我對艾里斯說了里芙的那句話。

艾里斯:(暫不考慮非暴力溝通,她認為里芙在批評和羞辱她。)“你怎么可以這樣和我說話?你并不了解我,你也不知道我是怎樣的圖書管理員!我告訴你,我很認真對待我的工作,我把自己看作是一個教育者,和其他老師并沒什么不同……”

我:(站在里芙的角度)“聽起來,你很生氣。你認為在評價別人之前要先有所了解,是嗎?”

艾里斯:“當然了!你至少應該知道我在這次訓練營中的表現。你看,我現在站在這里,在過去的14天中,我沒有被任何困難壓倒,我成功了,不是嗎?”

我:(繼續扮演里芙)“你似乎有些傷心,你希望你所表現的勇氣和耐力能夠得到肯定,是這樣嗎?”

我們又說了幾句。這時,我發現艾里斯的狀態有了一些變化。如果一個人覺得自己得到了別人的理解,他的身體就會有些反應。例如,他可能會放松下來。一般來說,這意識著他已經充分表達他的某種痛苦,可以將注意力轉向其他的話題。這樣,他就可以進一步表達其他方面的感受和需要。有時,他甚至可以開始關注對方的感受和需要。不過,我注意到,艾里斯現在還處于痛苦中。畢竟 ,由于認為自己受到羞辱,在過去的6年中,她在心里積累了許多怨氣。

艾里斯:(在經歷了微妙的心理變化后,她立即接著說)“該死!6年前,我就該和她說這番話!”

我:“作為一個朋友)“看來,你很后悔當時沒有說出心里話?”

艾里斯:“我就象一個大混蛋!我知道我不是一個‘畢恭畢敬的圖書管理員’,但我為什么沒有反駁她呢?”

我:“哦,你希望能有足夠的勇氣表達自己?”

艾里斯:“是的。我真受不了自己!我竟然任她擺布!”

我:“你特別渴望能夠主動表達自己?”

艾里斯:“正是。我需要記住這一點!”

艾里斯安靜了片刻。接著,她說,她現在可以開始練習非暴力溝通,試著換個角度來理解里芙的話。

我:(扮演里芙)“艾里斯,我真受不了你這樣的人,不論何時,你都甜得膩人。真是個畢恭畢敬的圖書管理員!為什么不放下面具,直率一些呢?”

艾里斯:(傾聽里芙的感受、需要和請求)“哦,里芙,聽起來,你有點不耐煩,你不耐煩是因為……因為我……”(這里,艾里斯用到了“因為我”,這意味著她沒有去考慮里芙的哪些需要導致了里芙感到不耐煩。也就是說,在非暴力溝通中,你感到不耐煩不是因為我做了什么,而是因為你期待我有不同的行為方式?!?/p>

這時,我努力把自己放在里芙的角度,來體會里芙到底有怎樣的需要。突然,我(作為里芙)意識到我想加深與他人的聯系?!奥撓?!我想要的是聯系!……我想與你加深聯系,艾里斯!你總是那樣彬彬有禮,我希望你放開一些,表達你的內心感受!”

在我喊出這段話后,我們兩個人都楞住了。艾里斯說:“如果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如果她告訴我她想加深與我的聯系……唉!那簡直就是在表達愛?!彪m然她無法找真正的里芙來核實我們的猜測是否正確,通過這段圣誕,艾里斯終于打開了心結。在那以后,在聽到不中聽的話時,她也開始留意那些話的真正含義。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三章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有河内5分彩平台 一码全中什么意思 (*^▽^*)MG中国厨房奖金赔率 吉林快3开奖结果66期 (*^▽^*)MG伟大魔术师游戏 老版死人 (-^O^-)MG大厨师在线客服 浙江快乐彩12选5总汇 (*^▽^*)MG雪诺和塞布尔投注 (*^▽^*)MG百搭圣甲虫援彩金 买彩票app大全 3d试机号口诀 曾道人一句话 (^ω^)MG欢乐骰子乐送彩金 服务好的网赚赚钱项目 (*^▽^*)MG舞线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