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九章

被掩埋的巨人  作者:石黑一雄

那些討厭的寡婦。上帝把她們放在我面前,放在這山路上,有什么用意呢?他想考驗我的謙卑嗎?他看著我救了那對柔弱的夫妻,還有那個受傷的男孩,看著我殺死一條魔鬼一樣的狗,在沾滿露水的樹葉上還沒睡到一個小時,又要起身,牽掛著我還沒有完成的任務,我和霍拉斯又要出發,不是下山找個遮風擋雨的村子,而是又要在灰色的天空下,走一條陡峭的山路,難道這一切還不夠嗎?但是,他還是讓那些寡婦擋著我的路,毫無疑問,我做得也不錯,客客氣氣地跟她們說話。她們說了些侮辱人的蠢話,用土塊砸霍拉斯的后腿——好像霍拉斯會驚慌失措,難看地撒腿亂跑一樣——我呢,幾乎都沒有回頭看她們,而是對著霍拉斯的耳朵說話,提醒他我們必須承受這樣的考驗,因為在那遙遠的山巔,在風暴云聚集的地方,還有一場更嚴峻的考驗等著我們。而且,那些衣衫破爛、飽經風霜的婦人,以前也都是清純的少女,有些容貌美麗、舉止優雅,或者至少清新活潑——在男人眼里,這一點并不遜于美麗與優雅。她不也是這樣嗎?我有時候會想起她來,在抑郁的秋天,眼前大地一望無垠,空闊、孤寂,騎馬一天都走不到頭。她不是什么美人,但我覺得夠讓人歡喜了。我只看過她一眼,年輕的時候,我那時候跟她說過話沒有呢?可她有時候會回到我腦海里,我相信我睡覺的時候她也來過,因為我一覺醒來,夢境漸漸遠去,我卻常常還有一種神秘的滿足感。

今天早上霍拉斯把我喊醒的時候,我就有這種感覺,醒來還感到快樂。我累了一晚上,就睡在樹林里松軟的地上,霍拉斯踩踏著地面,要把我喊醒。他很清楚,我已經沒有以前的精力啦,折騰了一個晚上,睡一個小時就爬起來繼續趕路,對我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看到太陽已經高掛在陰涼的樹林上方,他就不能讓我繼續睡覺了。他不停地踏腳,最后我只好起來,鎖子甲都喀喀作響,好像不愿意。我越來越討厭這盔甲了。它真的幫我擋過什么嗎?最多少受一兩次小傷而已。我身體一直健康,要感謝的是這把劍,不是盔甲。我站起身,觀察周圍的樹葉。夏天還沒過去,怎么落了這么多呢?這些樹為我們遮風擋雨,難道生病了嗎?一縷陽光從高高的枝葉間穿透下來,落在霍拉斯的鼻子上,我看著他鼻子晃來晃去,好像那縷光是只蒼蠅,飛下來要折磨他。他晚上過得也不好,一直聽著周圍樹林里的聲音,心里擔心他的騎士不知道上哪兒冒險去了。他那么早叫醒我,我有點不開心,但我還是走過去,雙手輕輕抱住他的脖子,把頭貼在他的鬃毛上歇了一會兒。他這個主人心狠著呢,這我知道。我知道他累了,可還是逼他繼續走;他什么錯誤也沒犯,可我還要罵他。還有這一大堆鐵家伙,我穿著累,他馱著也累。我們還要一起走多久呢?我輕輕拍著他,說:“我們很快就能找到一個友好的村子,你就能吃頓早餐,比你剛才吃的好?!?/p>

我這樣說,是因為我相信維斯坦閣下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但是,我們沒走多少路,還沒出樹林呢,就碰上了那名衣衫破爛的僧侶,鞋子都破了,在我們前面匆匆忙忙趕往布雷納斯爵爺的營地,他還能告訴我們什么消息呢,無非是維斯坦閣下逃出了修道院,晚上來抓他的人都死了,很多都成了焦黑的骨頭。真是個人物??!奇怪的是,聽到這個消息,我心里很高興,盡管我原以為不必完成的那項艱巨任務,現在又要去完成了。所以,我和霍拉斯也不去想什么干草、烤肉和友好的伙伴啦,現在又在這兒爬山。謝天謝地,至少我們離那該死的修道院越來越遠。沒錯,那些僧侶和令人憎惡的布雷納斯沒殺死維斯坦閣下,我心里感到欣慰。但是,他可真是個人物??!每天他手上流的血,都要讓塞文河泛濫啦!那個穿著破爛的僧侶說,他受傷了,但誰能指望像維斯坦閣下這樣的人物會輕易倒下來,說死就死呢?讓那個男孩埃德溫就那樣跑走,我真傻啊,現在,誰敢說他們兩人會找不到對方呢?真傻,可我當時很累,而且,也沒想到維斯坦閣下竟能逃掉。真是個人物??!他要是生在我們那個年代,雖然是個撒克遜人,也能贏得亞瑟的贊賞。我們當中最優秀的,也不愿意與他正面為敵。不過,昨天他和布雷納斯的士兵戰斗時,我發現他左側也許有個小小的弱點?;蛘呤撬敃r賣了個破綻?如果再看他戰斗一次,我就能搞清楚。不過他仍舊是個本領很高的武士,也只有亞瑟王的騎士才能看出問題來??此麘鸲返臅r候,我的確是這么想的,我對自己說,你看那兒,左側有個小小的弱點。聰明的對手可以利用。但是,我們哪個會不尊重他呢?

可這些討厭的寡婦,她們怎么跑到我們的路上了呢?我們這一天難道還不夠忙嗎?耐心還沒有耗盡?我們到下一個山頂停一下吧,上坡的時候我對霍拉斯說。我們要停一下,休息一會兒,雖然天上起了烏云,可能有風暴。如果沒樹,我也要在那矮石楠上坐下來,我們還是要休息休息??傻嚷菲教瓜聛?,我們看到了什么呢?一群大鳥蹲在石頭上,都一起飛起來,不是飛到越來越暗的天空,而是朝我們飛。后來我才看明白,那不是鳥,而是一幫上了年紀的女人,披著大斗篷,聚到我們面前的路上。

為什么要在這么個荒涼的地方聚會?沒有石頭堆,沒有干枯的井,什么標記也沒有。沒有一棵小樹,沒有一片灌木叢,不能給行路的人遮太陽擋雨。只有她們從上面起身的那些白石頭,嵌在路兩邊的土里。我們要確定一下,我對霍拉斯說,我們要確定一下,我老眼昏花,有沒有看錯,是不是土匪朝我們撲過來了。但是,沒有必要拔劍——劍刃上還有那只惡魔狗的黏液的氣味,盡管睡覺前我把劍深深插在地里——因為她們肯定是上了年紀的女人,不過,如果有一兩面盾牌抵擋一下,倒是很不錯的。女士們——霍拉斯,既然我們終于甩開了她們,就稱她們為女士吧,她們不也值得同情嗎?我們不要稱她們為潑婦吧,雖然她們極不禮貌,讓人真想這么稱呼。讓我們再提醒一下自己,至少她們中的有些曾經容貌美麗、舉止優雅。

“他來啦,”其中一個喊道,“那個假騎士!”我走近的時候,其他人也跟著喊起來,本來我們可以從她們當中直接走過去,但我可不是一遇到逆境就躲開的那種人。于是我讓霍拉斯停下來,就在她們當中,但我的眼睛卻凝視著下一座山峰,好像在打量那聚集的云一樣。她們的破衣服在我們身邊扇動,我能感覺到她們的叫喊聲撲面而來,這時候我才從馬上低頭看著她們。有十五個嗎?二十?有人伸手去碰霍拉斯的肚腹,我低聲讓他不要煩躁。然后我挺直身體,說道,“女士們,如果我們要說話,你們就必須停止叫嚷!”聽到這話,她們安靜下來,但她們的目光仍然很憤怒。我說:“你們想要怎么樣,女士們?為什么要這樣攔住我?”一個女人喊道:“我們認識你,你就是那個愚蠢的騎士,膽小如鼠,不敢完成交給你的任務?!绷硪粋€說,“如果你很早以前就完成了上帝交給你的任務,我們這時候還會痛苦地到處流浪嗎?”又有一個說,“他害怕他的職責!你們看他的臉色。他害怕他的職責!”

我強忍住怒火,要求她們解釋。有一個比其他人稍微禮貌一點兒,她走上前來?!霸徫覀?,騎士。我們在這天空下流浪很多天了,看到你大膽地騎著馬往我們這邊走,我們就忍不住要你聽聽我們的悲痛?!?/p>

“夫人,”我對她說,“也許我看起來年老體弱。但我仍然是偉大的亞瑟的騎士。如果你們告訴我有什么麻煩,我將很高興盡力幫助?!?/p>

讓我疑惑不解的是,那些女人——包括那個懂禮貌的——都諷刺地大笑起來,然后一個聲音說:“你要是很早以前履行了職責,殺死了母龍,那我們就不必這么痛苦地流浪啦?!?/p>

這讓我震驚,我喊道:“你們知道什么?魁瑞格,你們知道什么?”但我及時意識到,必須克制。于是我平靜地說:“請解釋一下,女士們,是什么迫使你們在路上流浪?”人群后面有個干澀的聲音說,“你問我們為什么流浪,騎士,我很高興跟你說說。那個船夫問我問題,我的愛人已經在船里了,正伸手扶我上船呢,可這時候我發現,我最寶貴的記憶都被奪走了。當時我不知道,但現在我知道了,偷走我記憶的賊,就是魁瑞格的呼吸,你很久以前就該殺死她?!?/p>

“這你怎么知道呢,夫人?”我質問道。我沒法隱藏內心的驚恐。這樣一個流浪者,怎么可能知道如此嚴守的秘密呢?那個禮貌的女人奇怪地笑了笑,說道:“我們是寡婦,騎士?,F在能瞞住我們的事情不多了?!?/p>

這時候我才感覺到霍拉斯顫抖了一下,我聽見自己問,“女士們,你們是什么?是人還是鬼?”她們又一次大笑起來,那嘲諷的聲音讓霍拉斯不安地挪動著一只蹄子。我輕輕拍著他,說:“女士們,你們為什么笑?這個問題很傻嗎?”人群后面那個嘶啞的聲音說道:“看他有多害怕!現在他害怕我們,就像害怕龍一樣!”

“女士,這是什么廢話?”我更加用力地喊道,霍拉斯卻違背我的意愿,往后退了一步,我使勁拉韁繩才讓他穩住?!拔也缓ε慢?。雖然魁瑞格很兇悍,但是我這輩子也面對過更加邪惡的東西。如果說我沒有早點殺死她,那是因為她非常狡猾,躲在那些高山的巖石里面。你譴責我,女士,但是現在我們還聽得到魁瑞格的風聲嗎?有段時間,人們只知道她每個月至少都要攻擊一個村莊,但是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聽說過類似的事情了吧,小男孩都長成了大人。她知道被我盯住了,所以不敢出來,只躲在那些山里?!?/p>

我還在說話的時候,有個女人掀開她的破斗篷,一團泥土砸在霍拉斯的脖子上。我無法忍受,對霍拉斯說,我們得走。我們的使命,這些老娘兒們能知道什么?我催他向前走,奇怪的是,他一動不動,我只好用馬刺踢他,他這才邁步。幸好那些黑色的人影在我們前面分開,我又一次抬眼去看遠方的山峰。想到那荒涼的高山,我的心沉了下來。我想,就算是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太婆陪著我,也比那刺骨的風好。但是,那些女人似乎是要提醒我,這樣的感受是錯誤的,竟然在我身后齊聲唱了起來,我感到有更多泥巴朝我們這兒飛。她們唱的是什么呢?她們敢喊“懦夫”嗎?我真想轉過身去,發泄怒火,但及時忍住了。懦夫,懦夫。她們知道什么?她們在場嗎?很久以前的那一天,我們出發去面對魁瑞格,那時候她們在場嗎?那時候她們會說我是懦夫嗎,或者我們五個人中隨便哪一個?那是個偉大的任務,最后只有三個人回來了。任務完成之后,女士們,我幾乎都沒休息,不是又急忙趕到山谷邊,兌現了我對那位年輕姑娘的承諾嗎?

厄德拉,她后來跟我說了她的名字。她不是什么美人,穿的也是最簡單的衣服,但和我有時候夢到的另外那一位一樣,她臉上紅霞燦爛,讓我心動。我看見她在路邊,雙手拿著鋤頭。她剛剛才成為女人,身材嬌小柔弱。我要去完成那項艱難的任務,但是,看到這樣天真的人兒,獨自游蕩,離我剛拋在身后的恐怖之地又那么近,我無法從她身旁騎馬而過,不予理睬。

“回來,姑娘,”我騎在公馬上向下喊道,那時候還沒有霍拉斯呢,連我自己都很年輕?!澳氵@是犯了什么傻,要往那邊走?這山谷里正在打仗,難道你不知道嗎?”

“我很清楚,先生,”她說,毫不膽怯地看著我?!拔乙呀涀吡撕苓h的路,很快我就要到山谷里去,加入戰斗?!?/p>

“你是受了精靈的蠱惑嗎,姑娘?我剛從谷底來,久經沙場的武士都害怕得嘔吐不止。我都不愿意你從遠處聽到一丁點兒回聲。為什么扛那么大一個鋤頭呢?”

“我認識一個撒克遜領主,就在下面的山谷里,我全心全意祈禱,希望他沒死,希望上帝保護好他。他對我親愛的母親和姐妹們做了那樣的事情,我一定要他死在我手里,我扛鋤頭就是為了這個。這把鋤頭能刨冬天早晨的凍土,同樣也能刨這個撒克遜人的骨頭?!?/p>

這時候我只好下馬,抓住她的胳膊,雖然她想掙脫開。如果她今天還活著——厄德拉,她后來跟我說了她的名字——應該和你們的年紀差不多,女士們。她甚至有可能剛才就在你們當中,誰知道呢?不算了不起的美人,但和另外那位一樣,她的天真打動了我?!白屛胰?,先生!”她喊道。我回答說:“你不能進入山谷。站在邊上看一眼你都會暈倒?!薄拔也皇桥撤?,先生,”她喊道?!白屛胰?!”我們就那樣站在路邊,像兩個吵架的孩子,為了讓她安靜下來,我只好說:

“姑娘,我不知道該怎么打消你的念頭。但是,你想一想,你一個人去找那個人報仇,能有多大機會呢?如果我幫助你,你的機會就會增加很多倍。所以你要耐心一些,到蔭涼的地方坐一會兒。你看那邊,到那棵接骨木下面坐著,等我回來。我去和四位戰友一起完成一項任務,很危險,但時間不會很長。如果我死了,你還能看到我再次從這里經過,綁在這同一匹馬的馬鞍上,那你就知道,我無法履行我的承諾了。否則,我發誓一定會回來,我們一起下去,實現你復仇的夢想。耐心點,姑娘,我相信你的所求是正當的,既然這樣,上帝一定會讓這位領主活著,等我們去找他?!?/p>

這是懦夫的話嗎,女士們,就在那天說的,就在我騎馬去對付魁瑞格那天?任務完成了,我知道自己僥幸活了下來——我們五個人,有兩個沒回來——便立即往回趕,雖然我很疲憊,我要回到山谷邊緣,回到那棵接骨木下,姑娘還在那兒等著,雙手抱著鋤頭。她跳了起來,再次看到她,又讓我心動。我又一次試圖說服她不要去,因為我害怕看到她進入山谷,她卻憤怒地說:“先生,難道你是騙人的?你不履行對我的承諾?”于是我把她放到馬鞍上——她拉著韁繩,懷里還抱著鋤頭——我在前面步行,領著馬和姑娘往山谷里走。她臉色變白了嗎,當我們剛聽到那喧鬧聲的時候?還是當我們在戰場外圍遇到被人緊緊追趕、走投無路的撒克遜人的時候?那些筋疲力盡的武士,從我們前面爬過,傷口的血一路灑在地上,她畏縮了嗎?她眼里有淚花,我看見她的鋤頭在抖動,但她沒有扭過頭去。她的眼睛忙個不停,在血淋淋的戰場上前后左右搜索。然后我自己上了馬,把她放在我身前,好像她是只溫馴的羊羔一樣,我們一起騎馬進了戰場最深處。那時候我有過怯懦之色嗎?我揮舞著劍,用盾牌遮擋她,騎著馬東奔西突,直到最后兩人都摔在泥漿里?她馬上站起身來,找回了鋤頭,開始在一堆堆殘肢斷臂之間辟出一條路來。我們耳里全是奇怪的叫喊聲,但她似乎沒有聽到,就像一位信奉基督教的正經好姑娘,只管自己走路,不理會粗俗男人們的下流叫喊。我那時候年輕,腳下靈活,拿著劍在她周圍跑來跑去,砍倒所有想傷害她的人,用盾牌遮擋不時飛過來的箭。最后,她終于看到了她要找的人,然而,我們好像漂浮在驚濤駭浪中一樣,雖然島嶼就在眼前,卻總被浪推開,無法靠近。我們兩人那天就是這樣。我戰斗著、砍殺著,保護著她,但是過了很久我們才來到那人跟前,而且有三個人專門守衛著他。我把盾牌交給那姑娘,說:“擋好自己,他就快是你的了?!蔽乙砸粚θ?,也知道他們都是本領很高的武士,但我還是一個一個打敗了他們,最后我直接面對她恨之入骨的那位撒克遜領主。他在血流成河的戰場上走,腿上全是血,但我能看出來,他不是武士,我把他打倒,他躺在地上喘著氣,腿已經沒用了,眼睛充滿仇恨地瞪著天空。這時候她來了,站到他跟前,盾牌丟在一邊,她的眼神讓我脊背發涼,超過那可怕戰場上的一切。然后她的鋤頭下來了,不是掄起胳膊甩下來,而是輕輕地鋤一下,接著是第二下,好像她是在地里刨莊稼一樣。我看不下去,喊道:“了結了吧,姑娘,要不我自己來啦!”她說:“別管我了,先生。我謝謝你幫忙,但現在結束了?!薄安沤Y束一半呢,姑娘,”我喊道,“我還要讓你安全地離開山谷?!钡辉俾犖艺f話,又去做她那可怕的事。我本來會繼續爭辯下去,可就在這時候,他從人群中出來了。我說的是??怂鏖w下,這是他現在的身份,那天他當然更年輕,但那時候他就有一副智慧的樣子,我一看到他,好像戰場的喧鬧立即退去,成了我們周圍低低的背景聲音一樣。

“為什么毫不遮擋地站著呢,先生?”我對他說?!皠€在鞘里?至少從地上撿個盾牌吧,把自己遮起來?!?/p>

但他目光悠遠,仿佛在一個花香撲鼻的清晨,站在雛菊盛開的草地上?!叭绻系蹧Q定引一支箭到這邊來,”他說,“我也不會去攔。高文爵士,很高興看到你平安無事。你是剛到嗎,還是一開始就在這兒?”

這話說的,好像我們倆是在夏季集市上聊天一樣,我不得不又一次喊道:“遮擋一下,先生!戰場上還有很多敵人?!彼耘f像看風景一樣,我想起了他的問題,說道:“戰斗開始的時候我就在,后來亞瑟選了我和其他四個人去完成一項有重要意義的任務。我剛剛才回來?!?/p>

這話總算引起了他的注意?!坝兄匾饬x的任務?順利嗎?”

“傷心的是,我們失去了兩位戰友,但任務完成了,梅林很滿意?!?/p>

“梅林閣下,”他說?!澳莻€老人家也許是智者,但他讓我不寒而栗?!比缓笏挚戳丝粗車?,說道,“很遺憾你失去了朋友。今天,將會有更多的人離去?!?/p>

“但勝利肯定屬于我們,”我說?!斑@些該死的撒克遜人。為什么要這樣繼續打下去呢?只有死神才會感謝他們拼命?!?/p>

“我相信,他們這樣做,完全是因為對我們的憤怒和仇恨,”他說?!耙驗檫@時候他們肯定已經獲得了消息,知道我們對留在他們村子里的那些無辜的人做過什么。我自己剛從那兒回來,那些撒克遜士兵怎么可能不知道這消息呢?”

“你說的是什么消息,??怂鏖w下?”

“我們正式允諾不傷害他們的婦女、兒童和老人,所以他們留在村子里,沒人保護。但是,現在他們都被我們的人殺了,包括最小的嬰兒。如果有人剛剛對我們干過這種事,我們的仇恨能消除嗎?難道我們不會像他們這樣拼死戰斗,每一道傷口都是一個慰藉?”

“為什么老談這件事呢,??怂鏖w下?今天,我們勝利在握,而且會名垂后世?!?/p>

“我為什么老談這件事?先生,我以亞瑟的名義,與這些村莊友好相處。有個村子里,大家說我是和平騎士。今天,我看著我們的十幾個士兵長驅直入,毫無憐憫之心,唯一能抵抗他們的,是一幫還沒我們肩膀那么高的男孩子?!?/p>

“聽到這消息,我很難過。但我再次敦促你,先生,至少撿起一面盾牌吧?!?/p>

“我經過的每一個村莊都是這樣,而我們的人還為此洋洋得意?!?/p>

“不要責怪自己,先生,也不要責怪我舅舅。你曾宣揚的那偉大法律,在其生效之時,是一件真正了不起的事情。這么多年來,多少無辜的不列顛人和撒克遜人,因為這部法律而保住了性命?法律后來沒能維持下去,但那并不是你的錯?!?/p>

“可他們直到今天仍然相信我們的協議。一開始他們只有畏懼和仇恨,是我贏得了他們的信任。我們今天的所作所為,讓我成了騙子和劊子手,亞瑟的勝利,我一點兒也不感到高興?!?/p>

“你說這種胡話是想干什么呢,先生?如果你這是要背叛,那我們不要耽擱,現在就來見個分曉吧!”

“我不會去傷害你舅舅,先生??墒?,高文爵士,用這么大的代價贏來的勝利,你怎么能這么高興呢?”

“??怂鏖w下,今天下令對那些撒克遜村莊動手時,我舅舅肯定心情沉重,他不知道除此之外,還有什么別的方法獲得持久的和平。想想吧,先生。你憐憫的那些撒克遜男孩,很快就會成為武士,迫不及待地要為今天喪生的父親報仇。那些小女孩的子宮里很快會生長出更多的武士,這屠殺的魔咒永遠不會破解。你看看復仇的欲望有多么強烈!你現在就看,看看這位漂亮的姑娘,我自己護送過來的,你看她還沒停手呢!然而,今天的偉大勝利,就是個難得的機會。我們也許能一勞永逸地破解這個邪惡的魔咒,而一位偉大的君王應當果斷行動、抓住機會。??怂鏖w下,希望這一天名垂青史,從今往后我們的土地能獲得多年的和平?!?/p>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先生。今天我們的確殺了無數撒克遜人,無論是武士還是嬰兒,但是穿過這片土地,那邊還有更多的撒克遜人。他們從東方來,坐船登上我們的海岸,每天都在建起新的村莊。這仇恨的循環根本沒有打破,先生,反而因為今天的屠殺而更加牢固?,F在我去見你舅舅了,匯報我看到的情況。他相信上帝會微笑著看待今天的行為嗎?我去看看他臉上的表情就知道了?!?/p>

屠殺嬰兒的劊子手。這就是我們那天干的事?那我護送的那位呢,后來她怎么樣了?剛才她也在你們當中嗎,女士們?我騎馬去履行職責,為什么要這樣圍住我?讓一個老人安安靜靜地去吧。屠殺嬰兒的劊子手。但我當時不在場啊,就算在,我和一位偉大的君王爭辯,能有什么作用?他還是我舅舅呢。那時候我不過是個年輕的騎士,而且,這么多年過去了,事實不是證明他是正確的嗎?你們不是在和平之中慢慢變老的嗎?那就讓我們上路吧,不要在背后侮辱我們?!疅o辜者保護法’真是一部了不起的律法,讓人更親近上帝——亞瑟自己總是這么說,抑或是??怂鏖w下說的?那時候我們稱他為??怂骼漳坊蛘甙?怂骼账?,可現在他叫??怂?,還有個好妻子。為什么要奚落我呢,女士們?你們悲傷,是我的錯嗎?我的日子就快到了,我不會回頭,像你們那樣在大地上流浪。我將心滿意足去見船夫,踏上他那艘搖晃的小船,水在四周拍打著,耳朵里傳來他劃槳的聲音,我也許能睡一會兒。我將由熟睡而半醒,看見太陽落在水面,岸越來越遠,然后又打盹,回到夢境,直到船夫的聲音再次將我輕輕喚醒。如果他要提問——有人說他會這樣——那我就誠實回答,我有什么好隱藏的呢?我沒有妻子,雖然有時候我渴望有。但我是個好騎士,將自己的職責執行到底。我就這么說吧,他會明白我沒有撒謊。我也不會在意他。那溫柔的落日,他從船的一邊走到另一邊,影子落在我身上。但是,這一切還要等一等。今天,我和霍拉斯要在這灰色的天空下上山,爬上那荒涼的山坡,攀上下一座山峰,因為我們的事情還沒完成,魁瑞格在等著我們。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排列5红球杀号专家预测 内蒙古11选5遗漏号查询 集成利期货软件下载 腾讯二八杠 双色球蓝球分区走势图表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彩吧助手 球探比分网球探比分网 天天捕鱼官方正版下载 香港麻将影片 国家彩票销售 nba篮彩分享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网 伦铜期货走势 麻将赌博大揭密_点进进入 牌九压庄要领 大游bg视讯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