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被掩埋的巨人  作者:石黑一雄

一只手在推??怂?,可等他坐起來,那人影已經到了房間另一頭,正彎著腰低聲對埃德溫說,“快點,孩子,快點!不要發出聲音!”身旁的比特麗絲已經醒了,冰冷的空氣讓他驚顫。??怂鲹u搖晃晃站起身來,然后彎腰抓住妻子的雙手。

還是深夜,但外面有人叫喊,下面的院子里肯定點了火把,因為窗戶對面的墻上有一塊塊光亮。喊醒他們的僧侶把睡意朦朧的男孩拉到他們這邊來,他的臉還在黑暗中,可??怂饕呀浾J出了那一瘸一拐的步態是布萊恩神父的。

“朋友們,我會想辦法救你們,”布萊恩神父的聲音仍然很低?!暗銈儎幼饕禳c,按我說的做。來了士兵,二十個,甚至有三十,要抓你們。他們已經圍住了年紀大一點的那位撒克遜兄弟,但他很敏捷,牽著他們團團轉,給你們創造逃跑的機會。不要動,孩子,待在我身邊!”埃德溫要朝窗戶旁邊走,但布萊恩神父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拔乙獛銈內€安全的地方,但我們先得離開這房間,不能讓人看見。士兵們在下面的廣場上來回巡邏,但他們眼睛都望著塔上,那個撒克遜人還在塔上堅持著呢。如果上帝眷顧,他們也許不會注意到我們走下外面的臺階,那最困難的一關就算過去了。但是,不要發出聲響,否則他們就會朝這邊看,下臺階要小心,不要絆著。我先下去,等我打手勢,你們就跟上。不,夫人,你的行囊只能留在這里。保住性命就不錯了!”

他們縮在門邊,聽著布萊恩神父下樓的腳步聲,他走得極慢,對大家簡直是煎熬。最后,??怂餍⌒囊硪沓T外望去,看見火把在院子較遠的那一邊移動;他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看是怎么回事,布萊恩神父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就站在正下方,拼命打著手勢。

樓梯順著墻壁一路斜下,臺階大多在黑暗中,只有接近地面的地方有塊亮光,一輪滿月明晃晃地照在上面。

“在我后面跟緊點兒,公主,”??怂髡f道?!皠e看院子那邊,眼睛一直盯著下一步落腳的地方,否則摔下去可夠嗆,而且下面都是敵人。把我剛講的話告訴男孩,我們出發吧?!?/p>

??怂麟m然發了指令,自己下樓的時候卻忍不住朝院子那邊望。院子較遠的那一側有一座圓柱形的石塔,俯瞰僧侶們之前開會的那幢建筑,士兵聚集在石塔周圍,明亮的火把晃動著,隊伍中似乎有些混亂。??怂飨铝艘话肱_階的時候,兩名士兵突然離開隊伍,往廣場這邊跑,他覺得這下子肯定要被發現。不過,那兩名士兵從一個門里進去,消失了;??怂餍睦镏x天謝地,領著比特麗絲和埃德溫進入回廊的陰影之中,布萊恩神父在那兒等著。

他們跟在僧侶后面,沿著狹窄的通道走,其中有些通道,靜默的尼尼安神父之前可能帶他們走過。路上常常漆黑一片,向導拖著一只腳,發出簌簌聲,大家只能跟著這聲音走。然后他們來到一個房間,一部分屋頂已經塌了。月光灑進來,照著一堆堆的木頭箱子和破舊家具。??怂髀劦搅嗣咕退浪兜臍馕?。

“振作一點,朋友們,”布萊恩神父說,這次他不再壓低聲音了。他到了房間一個角落里,正在把東西搬開?!澳銈兛彀踩??!?/p>

“神父,”??怂髡f,“感謝你救了我們,但請你告訴我們發生了什么事?!?/p>

布萊恩神父繼續清理那個角落,眼睛也沒抬,口中回答道:“先生,這對我們也是個謎。他們今晚不請自來,擁進大門,擁進我們家里,好像這是他們的地方一樣。他們說,要抓剛到的這兩個撒克遜年輕人,沒提到你和你妻子,但我不相信他們會友好地對待你們。這個男孩呢,他們顯然是想要他的命,就像他們現在追殺他哥哥一樣。你們先要脫離危險,以后有時間慢慢去尋思這些士兵的行為?!?/p>

“我們是今天早晨才認識維斯坦閣下的,”比特麗絲說,“但是,在他面臨著可怕命運的時候,我們自行逃走,心里感到不安?!?/p>

“士兵們還是有可能追上來的,夫人,因為我們身后的門都沒有上鎖。如果那個人勇敢地為你們爭取逃跑的時間,甚至要犧牲自己的性命,那么你們應該心懷感激去抓住這個機會。這道暗門下面,有條隧道,是古時候挖的。順著隧道,可以從地下走到樹林里,你們從樹林里出來,追趕你們的人就被甩遠了。先生,請你幫我抬一下,太重了,我兩只手不夠?!?/p>

兩人一起動手,也花了不少力氣才把門拉開,門在他們面前立起來,露出一個方形的黑洞。

“讓男孩先下去,”僧侶說,“我們很多年沒用這條通道了,誰知道臺階有沒有塌掉。他腳下靈活,摔一跤不會太嚴重?!?/p>

但埃德溫跟比特麗絲說了些什么,比特麗絲對大家說:“埃德溫閣下要去幫助維斯坦閣下?!?/p>

“公主,跟他說,我們從通道里逃出去,就是幫維斯坦的忙。隨便你怎么跟他說,但是要說服他快點來?!?/p>

比特麗絲跟男孩說話的時候,男孩身上似乎發生了什么變化。他一直盯著地板上那個洞,月光反射在他眼睛里,那一刻在??怂骺磥?,男孩的眼睛里有種奇怪的東西,好像他慢慢進入了魔咒之中一樣。比特麗絲還在說話,埃德溫便邁步朝暗門走去,沒有回頭看大家,直接進了那個黑洞,消失了。他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怂骼”忍佧惤z的手,說道:

“我們也下去吧,公主。跟緊點兒啊?!?/p>

通向地下的臺階很平緩——扁平的石塊嵌在泥土中——踩上去也比較牢固。頭頂的暗門開著,有一些光亮,他們能看到一點前方的路。但是,就在??怂鬓D身對布萊恩神父說話的時候,暗門關上了,傳來轟隆一聲巨響,如同雷鳴。

三人都停下腳步,站在那兒一動不動??諝獠幌癜?怂飨胂蟮哪菢游蹪?;實際上,他似乎還能感覺到一點兒微風。埃德溫在前面什么地方開口說話,比特麗絲低聲回答。然后她輕聲說道:

“男孩問,為什么布萊恩神父在后面把門給關上了。我跟他說,他很可能是急著把洞口藏起來,也許現在那些士兵已經進了房間??墒前?,??怂?,這事我也覺得有些奇怪。你聽,那肯定是他吧,在搬東西把門壓???神父自己說,通道很多年沒人走了,如果前面有泥土或者水擋路,我們回去怎么開門呢?門那么重,現在上面又壓了東西?”

“是有些奇怪。但修道院里來了士兵,這一點確定無疑,我們剛才不是都看到了嗎?我看我們也沒別的選擇了,只能繼續往前走,希望這條路能安全地通到樹林。告訴男孩繼續往前走,但是要慢一點,一只手要一直扶著這長滿青苔的墻,我擔心前面只會越來越暗?!?/p>

但是,他們再往前走,發現有一線微弱的光,有時甚至還能分辨出彼此的輪廓。腳下不時會有水坑,嚇人一跳,而且在這段路上,??怂鞑恢挂淮胃杏X頭頂上有聲音,但埃德溫和比特麗絲都沒什么反應,他也就當作是自己想象出來的,不去理睬了。后來埃德溫突然停下腳步,??怂鞑铧c都撞到了他身上。他感到身后的比特麗絲捏緊了他的手,有一刻,他們就這樣靜靜地在黑暗中站著。比特麗絲貼得更緊了,他的脖子能感覺到她的氣息,她用極低的聲音說:“你聽到了沒,??怂??”

“聽到什么,公主?”

埃德溫用手碰碰他,以示警告,他們又沉默下來。最后,比特麗絲對著他的耳朵說:“這里面有什么東西,??怂??!?/p>

“也許是只蝙蝠,公主?;蛘呃鲜??!?/p>

“不是,??怂?。我現在能聽到。是人的呼吸聲?!?/p>

??怂髟俅蝺A聽。這時候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是敲打發出的聲響,重復了三次,四次,就在他們前面。一道亮光閃過,接著亮起一團微弱的火焰,火光下現出一個坐在地上的人影,隨即又是一片黑暗。

“不要害怕,朋友們,”一個聲音說?!笆歉呶陌?,亞瑟王的騎士。等這火絨點起來,我們就能看清楚對方啦?!?/p>

又是一通擊打火石的聲音,最后一根蠟燭終于亮起來,火焰慢慢穩定。

高文爵士坐在一個黑黑的土堆上。這個座位顯然不太理想,因為他身體角度奇怪,像個隨時會滾下來的巨大玩偶。他手里的蠟燭光影搖曳,照亮了他的臉和上半身,他在喘著粗氣。和往常一樣,他穿著盔甲,劍出了鞘,斜插在腳下的土里。他目光兇狠地瞪著大家,蠟燭從一張臉照到另一張臉。

“看來你們都到了,”他終于開口說道?!拔曳判牧??!?/p>

“你嚇了我們一跳,高文爵士,”??怂髡f?!澳愣阍谶@兒,要干什么?”

“我下來有一會兒了,在你們前面走,朋友們。我帶著劍,穿著盔甲,個子又高,走得跌跌撞撞,還要低著頭,所以走不快,你們就發現我啦?!?/p>

“你這不算解釋啊,先生。你為什么在我們前面走?”

“保護你們啊,先生!那些僧侶欺騙了你們,這令人難過,但是真的。這下面有一頭野獸,他們想讓你們在野獸嘴里送命。令人高興的是,不是每個僧侶都這么想。尼尼安,那個不講話的,把我領到這下面來,沒被人發現,我要帶著你們到安全的地方?!?/p>

“你這消息真讓人回不過神來,高文爵士,”??怂髡f?!安贿^,你先給我們說說這頭野獸吧。是什么樣的獸呢?我們現在站在這兒,有沒有危險?”

“做有危險的打算吧,先生。僧侶們如果不想你們碰到野獸,是不會讓你們下來的。這就是他們用的辦法。他們是信基督的人,不能用劍,甚至也不能下毒。他們希望誰死,就讓誰下來,過一兩天,他們就會忘記做過這件事。啊,沒錯,這就是他們的辦法,尤其是院長。到星期天,他甚至還會相信,是他救了你們,否則你們就被士兵抓走了。這隧道里潛伏的野獸干了什么,他就算想起來,也不會承認,甚至還會說這是上帝的意愿。好啦,今晚一位亞瑟王的騎士在前面開路,我們看看上帝的意愿是什么?!?/p>

“高文爵士,”比特麗絲問,“你是說,那些僧侶要我們死?”

“夫人,他們當然希望這個男孩死。我試圖讓他們明白,這沒有必要,甚至還莊重地發了誓,帶他遠離這個國家,但都不行,他們不聽我的話!就算維斯坦閣下被捕或被殺,他們也不愿意冒險放走男孩,因為說不定哪天又會來個什么人,要找這個男孩。我說,我帶他走得遠遠的,但他們擔心以后的事情,所以要他死。本來他們也許會饒了你和你丈夫的性命,但他們做的事,你們肯定會看到。如果我提前知道這一切,還會不會到這個修道院來呢?誰知道???這似乎是我的職責吧,是不是呢?可他們要這樣對付一個男孩,還有一對虔誠、無辜的夫妻,這我可不答應!幸運的是,不是所有僧侶都這么想,你們知道,尼尼安,那位不說話的僧侶,是他帶著我悄悄下來的。我打算在你們前面走得更遠一些,但這身盔甲,還有這麻煩的大個頭——這么多年,這大個頭讓我詛咒過多少次!一個人長這么高,有什么好處呢?能摘到掛在高處的梨子,可是一支箭射來,從矮一點的人頭頂飛過去,卻差點要了我的命。我看威脅我性命的箭,不比我摘的梨子少!”

“高文爵士,”??怂髡f,“你說住在這下面的獸,究竟是什么東西?”

“我從沒見過,先生,只知道有些人被僧侶們送下來,被它咬死了?!?/p>

“一個凡人拿一把劍,能殺死它嗎?”

“你說什么呢,先生?我是個凡人,這我不否認,可我是個訓練有素的騎士啊,年輕的時候跟隨偉大的亞瑟很多年,他教我要快樂地面對一切挑戰,哪怕恐懼滲入骨髓,因為就算我們是凡人,趁著還活在人世,就該綻放光彩,讓上帝看到!先生,和所有與亞瑟并肩作戰的人一樣,我對付過魔鬼妖怪,也對付過最陰險的人,哪怕在最激烈的戰斗之中,也總是效仿我偉大的國王。你這是什么意思呢,先生?你怎么敢這么說?你那時候在場嗎?我可在場啊,先生,現在盯著你的這雙眼睛,當時可什么都見過!可是,又怎么樣呢,又怎樣呢,朋友們,這事以后什么時間再討論吧。原諒我,我們有別的事要做,當然有啦。你剛才問什么來著,先生?哎呀,對啦,這頭獸,沒錯,我知道它很兇猛,但不是什么魔鬼精靈,這把劍足以殺死它?!?/p>

“可是,高文爵士,”比特麗絲說,“現在我們知道了這些情況,你還認為我們該沿著隧道繼續往前走嗎?”

“我們有什么辦法呢,夫人?如果我沒弄錯的話,退路已經封起來了,我們回不去,但那扇門卻隨時會打開,把一批士兵放進隧道。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往前走,路上只有一頭野獸,我們很快就能到樹林,把追趕你們的人甩得遠遠的,因為尼尼安跟我說過,這條隧道是通的,沒有損壞。所以,在蠟燭熄滅之前,我們還是動身吧,只有這條道啦?!?/p>

“我們該相信他嗎,??怂??”比特麗絲問。她毫不遮掩,不在乎高文爵士也能聽到?!拔夷X子有點亂,也不愿意相信好心的布萊恩神父會背叛我們??蛇@位騎士說的話也有道理?!?/p>

“我們跟他走吧,公主。高文爵士,我們感謝你花這么大功夫。請帶領我們到安全的地方吧,希望這頭野獸已經睡著,或者潛到其他地方去了?!?/p>

“恐怕我們沒這么好運吧。走吧,朋友們,我們要勇敢地往前走?!崩向T士慢慢站起身來,拿蠟燭的那只手伸到前面?!鞍?怂鏖w下,也許你能幫我們拿著蠟燭,因為我需要兩只手,隨時準備用劍?!?/p>

他們往隧道深處走,高文爵士在最前面,??怂髂弥灎T跟著,比特麗絲在后面拉著??怂鞯氖?,埃德溫在最后。沒別的辦法,只能排成單列,因為隧道還是很窄,上面掛著苔蘚,露出粗壯的樹根,頂部越來越低,最后連比特麗絲都要彎著腰走路。??怂鞅M量舉高蠟燭,但這時隧道里的風大了,他經常要把蠟燭放下來,用另一只手罩住火焰。不過高文爵士沒有一句怨言,他的身影在大家前方,舉劍過肩,似乎一直就保持著這個樣子。比特麗絲突然叫了一聲,拉住了??怂鞯母觳?。

“什么事,公主?”

“噢,??怂?,停下來!我的腳剛才碰到了什么東西,但你的蠟燭移得太快了?!?/p>

“那有什么關系,公主?我們還要繼續走?!?/p>

“??怂?,我覺得那是個孩子!我的腳碰了一下,我看了一眼,然后你的蠟燭就移走了。哎呀,我相信那是個死了很久的孩子!”

“好啦,公主,別難過。你在哪兒看到的?”

“走吧,走吧,朋友們,”高文爵士在黑暗中說道?!斑@地方的很多東西,最好還是不要看?!?/p>

比特麗絲似乎沒聽見騎士的話?!霸谀沁?,??怂?。蠟燭往那邊照。就是那兒,??怂?,往那地上照,我可不敢再看那可憐的臉!”

高文爵士建議大家不要看,但他自己還是折回來,埃德溫也來到了比特麗絲身邊。??怂鞴?,拿著蠟燭到處照,看到了潮濕的泥土、樹根以及石塊。接著火光下出現了一只大蝙蝠,伸展雙翅,仰面躺著,好像在安睡。蝙蝠的毛看起來又濕又黏,面孔像豬,沒有毛發,伸展的翅膀上的凹陷處,已經積了水。要不是胸口上有些特殊,這東西真像是在睡覺。??怂靼严灎T移得更近一些,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蝙蝠身前有個圓洞,從胸口下方一直到肚子,包括兩側胸腔的一部分。傷口特別整齊,好像有人在一只脆蘋果上咬了一口。

“這樣的傷口,可能是誰干的呢?”??怂鲉?。

蠟燭可能是移得太快了,燭火晃了一下,滅了。

“別擔心,朋友們,”高文爵士說?!拔視僬业交鸾q的?!?/p>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怂??”聽聲音,比特麗絲好像都要哭出來了?!澳_一碰到,我就知道那是個孩子?!?/p>

“你說什么呢,公主?那不是孩子。你說什么呢?”

“這可憐的孩子發生什么事了呢?他的父母呢?”

“公主,那就是個蝙蝠,黑暗的地方經常有這種東西?!?/p>

“哎呀,??怂?,那是個孩子,我肯定!”

“蠟燭滅了,公主,否則我可以再給你看一下。就是個蝙蝠,不是別的,不過我自己倒想看看蝙蝠下面是什么東西。高文爵士,你注意到蝙蝠躺的地方了嗎?”

“我不明白你說什么,先生?!?/p>

“我覺得那東西好像是躺在骨頭堆上,我好像看到了一兩個頭骨,只能是人的骨頭?!?/p>

“先生,你這是說什么呢?”高文的聲音不經意間高了起來?!笆裁搭^骨?我可沒看到頭骨,先生!只有一只倒霉的蝙蝠!”

這時比特麗絲在默默地抽泣,??怂髦逼鹕砣ケ?。

“那不是孩子,公主,”他更加輕柔地說?!安灰y過?!?/p>

“死得孤零零的。他父母在哪兒呢,??怂??”

“你這是說什么呢,先生?頭骨?我可沒看到頭骨!就是有幾根老骨頭,那又怎么樣?又怎么樣啊,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我們不是在地下嗎?但我沒看到骨頭堆,我不知道你這是說什么,??怂鏖w下。那時候你在場嗎?你站在偉大的亞瑟身邊嗎?我要驕傲地說,我在啊,先生,他是個又勇猛又仁慈的統帥。是啊,沒錯,是我去跟院長說的,讓他留意維斯坦閣下的身份和動機,可我有什么辦法?修道的人心會這么黑,難道我能猜到?你的說法根本沒有依據,先生!這是對所有曾與偉大的亞瑟王并肩戰斗的人的侮辱!這里沒有什么骨頭堆!現在我不是要救你們嗎?”

“高文爵士,你的聲音太高了,誰知道那些士兵這時候在哪兒呢?!?/p>

“我知道了情況,還能怎么辦,先生?沒錯,我騎馬到這兒來,和院長說了話,可我怎么知道他的心有這么黑呢?還有那個好人,可憐的喬納斯,肝都被鳥啄過,恐怕活不久了,可院長卻活得好好的,皮都沒給鳥碰過……”

高文爵士住了口,隧道更深處傳來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話。聲音的遠近很難判斷,但那肯定是野獸的叫聲;聽起來像狼嚎,不過也有點兒像熊發出的低吼聲。叫聲延續的時間很短,但足以讓??怂饕话牙^比特麗絲,高文爵士快速從地上拔起劍。他們站在那兒,一句話也不說,等著那聲音再次響起。過了一會兒,沒有聲音傳來,高文爵士突然笑了,他沒發出什么聲響,卻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來。他還在笑的時候,比特麗絲在??怂鞫呎f:“我們離開這個地方吧,丈夫。我不愿意再想起這個孤零零的墳地?!?/p>

高文爵士不笑了。他說道:“也許我們剛才聽到了野獸的叫聲,但我們沒有選擇,只能繼續前進。好啦,朋友們,讓我們結束爭吵。我們很快就能把蠟燭點起來,不過我們先摸黑走一會兒,以免蠟燭把野獸馬上引來???,這兒有一點點光,可以走路。來吧,朋友們,不要再爭吵了。我的劍準備好了,我們繼續前進?!?/p>

隧道更加曲折,大家也更加小心,每到拐彎的地方都害怕會冒出什么東西。但他們沒遇到什么,也沒有聽到之前的野獸叫聲。然后隧道突然下降,走過一段長長的陡坡后,他們來到一間很大的地下房間。

大家都停下來喘口氣,打量周圍的新環境。他們腦袋貼著隧道頂部的泥土走了那么長時間,看到這兒屋頂很高、材料堅固,都感到欣慰。等高文爵士再次點亮蠟燭,??怂饕庾R到,這似乎是個陵墓,四周的墻上有壁畫和羅馬字母的痕跡。他們前面有兩根結實的柱子,形成一道門,通向另一個大小相仿的房間,房間門口有一塊明亮的月光??床怀鰜碓鹿鈦碜阅睦铩苍S兩根柱子上的拱門背后有個通風口,這時機緣巧合,月光剛好能從那兒射進來,照亮了柱子上的霉菌青苔,以及另外那個房間的一部分。乍一看,房間地板上似乎鋪著碎石,但??怂骱芸彀l現,那其實是厚厚的一層骨頭。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腳下也是破碎的骸骨,兩個房間的地面上全是骨頭。

“這肯定是個古老的墓地,”他大聲說?!奥裨岬娜苏娌簧侔??!?/p>

“墓地,”高文爵士喃喃地說,“沒錯,是個墓地?!彼麆偛乓皇帜脛?,一手拿蠟燭,繞著房間緩緩走了一圈?,F在他正朝拱門走去,在第二個房間前面,他突然停了下來,好像被那明亮的月光鎮住了一樣。他把劍插到地上,??怂骺粗募粲翱吭趧ι?,手里的蠟燭上下移動著,頗有些厭倦的模樣。

“我們不用吵啦,??怂鏖w下。這都是人的頭骨,我不否認。這兒一條胳膊,那兒一條腿,現在都是骨頭啦。一個古老的墓地。也許是吧。先生,我敢說我們整個國家都是這樣。翠綠的山谷。春天里怡人的小灌木叢??墒?,你往土里挖,雛菊毛茛下面,就是死者的尸骨。先生,我說的不僅僅是舉行了基督教葬禮的那些人。我們的土地下面,埋著過去屠殺留下的遺骸。我和霍拉斯啊,我們已經厭倦了。厭倦了,也都老了?!?/p>

“高文爵士,”??怂髡f,“我們這兒只有一把劍。我請你不要沮喪,也不要忘記野獸就在附近?!?/p>

“我沒有忘記野獸,先生。我只是在考慮我們面前的這道門。你抬頭看看,看見沒?”高文爵士舉起蠟燭,照著拱門下沿,那兒似乎有一排矛頭,對著地面。

“一道閘門,”??怂髡f。

“沒錯,先生。這道門可沒那么老。比我們倆都年輕,我敢打賭。有人把閘門打開了,希望我們進去。你看那邊,那是拉住閘門的繩索。還有那邊,那是滑輪。有人經常到這兒來,開門關門,也許是喂野獸?!备呶木羰砍桓幼呷?,腳下踩著骨頭,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叭绻铱硵噙@根繩索,閘門肯定會落下來,擋住我們出去的路。但如果野獸在那邊,這閘門就能把它擋住。這是那個撒克遜男孩發出的聲音嗎,還是偷偷進來了什么精靈?”

正是埃德溫。他回到黑暗中,唱了起來;一開始聲音很輕,??怂饕詾樗皇窃诎矒峋o張情緒,但隨后他的聲音越來越高。那似乎是首舒緩的搖籃曲,唱的時候,他臉對著墻,身體輕輕搖晃著。

“這男孩像著了魔似的,”高文爵士說?!皠e管他,現在我們要做決定,??怂鏖w下。我們該繼續走嗎?還是該砍斷繩索,無論門那邊有什么東西,至少可以擋一陣子?”

“先生,依我看,我們砍斷繩索吧。想開門的時候,我們肯定還能打開。等門放下來,我們先看看要對付的是什么東西?!?/p>

“明智的建議,先生。我就按你說的辦?!?/p>

高文爵士把蠟燭遞給??怂?,向前邁了一步,舉起劍,砍在柱子上,發出金屬撞擊石頭的聲音,大門的下半部分晃了晃,但沒有落下來。高文爵士嘆了口氣,有點兒不好意思。然后他重新站好位置,再次舉起劍,又砍了一下。

這一次,啪嗒一聲,大門轟隆隆落下,在月光下揚起一片灰塵。那聲音驚天動地——埃德溫突然停止了歌唱——??怂鞯纱笱劬?,盯著面前的鐵柵欄,看那邊會出現什么東西。但沒有野獸的跡象,過了一會兒,大家都松了口氣。

他們現在被困住了,但是閘門落下,大家都感到一陣輕松,四個人開始在陵墓里四處走動。高文爵士把劍插入劍鞘,走到閘門前,輕輕摸了摸柵欄。

“好鐵,”他說?!柏浾鎯r實的東西?!?/p>

比特麗絲之前安靜了很長時間。這時她走到??怂鞲?,把腦袋貼在他胸口。他一條胳膊把她攬住,發現她臉上都是眼淚。

“好啦,公主,”他說,“振作一點。我們很快就能出去呼吸夜晚的空氣啦?!?/p>

“這些頭骨,??怂?。這么多!這頭野獸真的能殺死這么多人?”

她聲音不大,可高文爵士轉過頭來說:“你這是什么意思,夫人?難道是說人是我殺的?”他的聲音很疲憊,沒有之前在隧道里說話時的怒氣,但有一種特別強烈的情緒?!澳阏f,這么多頭骨??晌覀儾皇窃诘叵聠??你這是什么意思呢?一名亞瑟王的騎士,能殺得了這么多?”他轉過身,對著閘門,一根指頭從上到下摸著一根鐵條?!斑^去,很多年前,我在夢里看到自己殺敵人。那是在夢里,很久以前的事了。敵人呢,有好幾百,也許和這兒的人數差不多。我就一直拼殺、拼殺。不過是個愚蠢的夢,但我現在還能想起來?!彼麌@了口氣,然后看看比特麗絲?!拔叶疾恢涝撛趺椿卮鹉?,夫人。我以為這樣做,會令上帝喜悅。我怎么能猜到,這些卑鄙的僧侶竟然心黑到這個地步?我和霍拉斯到修道院時,太陽還沒落山,你們也剛到不久,因為那時候我想,我必須盡快告訴院長。后來我發現他要對付你們,就假裝出得意的樣子。我跟他告別,他們都以為我走了,實際上我把霍拉斯丟在樹林里,趁著夜色又走上了山。感謝上帝,不是所有僧侶都那么想。我知道好心的喬納斯會接待我。我從他那兒知道了院長的計劃,就讓尼尼安悄悄帶我到這兒來,等著你們。該死,這男孩又來了!”

沒錯,埃德溫又在唱歌了,這次他沒之前那么大聲,但姿勢很奇怪。他身體向前傾著,兩手握成拳頭,放在太陽穴上,在黑暗中走來走去,步伐很慢,像一個人在扮演動物跳舞。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他肯定承受不了,”??怂髡f?!八憩F得非常堅韌,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們一離開這兒,一定要好好照顧他。高文爵士,你跟我們說說,那些僧侶為什么要殺死這樣一個無辜少年呢?”

“先生,無論我怎么爭辯,院長都要殺掉這個男孩。所以我才把霍拉斯丟在樹林里,回到了……”

“高文爵士,請你解釋。這和他身上的食人獸傷口有沒有關系?那些可都是有學識的基督徒啊?!?/p>

“男孩身上沒有食人獸咬的傷口。那個傷口是龍咬的。昨天,那個士兵拉起他衣服的時候,我當場就看出來了。他怎么遇上了龍,這誰知道呢?但那肯定是龍咬的,現在他的血液里會充滿欲望,要去找條母龍。同樣,附近任何母龍只要聞到他的氣息,也會來找他。所以維斯坦閣下才會急于保護他,先生。他認為埃德溫閣下能帶他找到魁瑞格。出于同樣的原因,這些僧侶和士兵要殺死他。你們看,這男孩更瘋了!”

“那這些頭骨呢,先生,”比特麗絲突然問騎士?!盀槭裁从羞@么多?都是孩子嗎?有些很小,都能放到你手掌里?!?/p>

“公主,不要難過了。這是個墓地而已?!?/p>

“你這是什么意思,夫人?嬰兒的頭骨?我斗過男人、魔鬼和龍。但是屠殺嬰兒?夫人,你怎么敢這么說!”

突然,仍在唱歌的埃德溫從他們身旁擠過去,跑到閘門邊,緊緊貼在柵欄上。

“回來,孩子,”高文爵士抓住他的肩膀,說道?!斑@兒有危險。還有,不要唱歌了!”

埃德溫雙手緊抓著柵欄,和老騎士拉扯了一會兒。隨后,兩人分開,都從閘門前往后退。比特麗絲靠在??怂餍厍?,發出一聲低呼,但這時??怂鞯囊暰€被埃德溫和高文爵士擋住了。接著,那頭野獸出現在月光之下,??怂髂芸吹酶宄?。

“上帝保佑我們,”比特麗絲說?!斑@東西就是從大平原上直接跑過來的,連空氣都變冷了?!?/p>

“不要擔心,公主。它打不破鐵柵欄?!?/p>

高文爵士的劍立即拔了出來,他低聲笑了?!皼]我擔心的那么糟糕,”他說,忍不住又笑了幾聲。

“夠糟糕了吧,先生,”??怂髡f?!翱雌饋硭軌蛞粋€一個把我們給吞了?!?/p>

他們所看到的,很像一只剝了皮的大動物:肌肉和關節上,緊緊裹著一層不透明的膜,像翻過來的羊肚。野獸現在裹在月光下,大小與外形看起來都像一頭公牛,但它的腦袋很特殊,像狼,顏色要深一些——盡管給人的感覺是被火燒過之后的焦黑色,而不是自然的黑色毛發或皮肉。它的嘴巴很大,眼睛像蛇。

高文爵士仍舊一個人笑著?!皬哪莻€陰暗的隧道里走出來,我連最奇怪的東西都想象到了,早做好了準備。先生,有一次啊,我在杜瑪姆沼澤上見到的狼,腦袋像可怕的老巫婆一樣!在庫爾維奇山,見過雙頭食人獸,戰斗中發出吼叫時,能朝你噴血!這東西嘛,也不過是條生氣的狗而已?!?/p>

“但它卻攔住了我們獲得自由的路,高文爵士?!?/p>

“沒錯,它的確擋了路。所以,我們可以瞪著它,過一個小時士兵們就會從隧道里追上來?;蛘叽蜷_閘門,與它戰斗?!?/p>

“高文爵士,我倒覺得這是個比瘋狗更加兇狠的敵人。我請你不要大意?!?/p>

“我是個老頭子,先生,已經很多年沒有憤怒地拔劍了。但我仍舊是個受過良好訓練的騎士,只要這頭野獸不是來自另一個世界,我就會占上風?!?/p>

“你看,??怂?,”比特麗絲說,“它的眼睛一直跟著埃德溫閣下?!?/p>

奇怪的是,埃德溫現在很平靜,他一直在試探性地走著,先朝左邊,然后是右邊,總是要回頭看看那頭野獸,而野獸的目光從未離開過他。

“狗急著要這個男孩哪,”高文爵士若有所思地說?!耙苍S這個妖怪身體里有龍的卵?!?/p>

“不管是什么妖怪,”??怂髡f,“它在等著我們的下一步行動,耐心不同尋常啊?!?/p>

“那么,我來提個辦法,朋友們,”高文爵士說?!拔矣憛捓眠@個男孩,像綁個小山羊引誘狼一樣。但他似乎是個勇敢的少年,在這兒走來走去,沒有武器,同樣有危險。讓他拿著蠟燭,到房間后面去站著。你呢,??怂鏖w下,可以想辦法再打開閘門,可能還需要你好心的妻子幫忙,門一開,野獸就能過來。我猜它會直接朝男孩沖過去。我知道它沖過去的路線,就站在這兒,在它經過的時候劈死它。你同意這個計劃嗎,先生?”

“這個計劃很瘋狂。但我也擔心士兵們很快就會發現隧道。我們試一下吧,先生,我和妻子會盡力的,哪怕我們倆要一起吊到繩子上,也要把門打開。公主啊,你跟埃德溫閣下解釋一下我們的計劃,看他愿不愿意?!?/p>

可是,埃德溫似乎不用聽任何人講,就已經明白了高文爵士的策略。男孩從騎士手里接過蠟燭,斟酌好距離,在骨頭堆上走了十步,回到了黑暗之中。他轉過身來,面前的蠟燭幾乎毫不顫動,一雙亮閃閃的眼睛緊緊盯著柵欄后的野獸。

“那就快點,公主,”??怂髡f?!芭赖轿冶成?,抓住繩頭?;蝸砘稳サ哪莻€,看見了吧?!?/p>

一開始,他們倆差點一起滾倒在地。隨后兩人扶著柱子站穩了,又摸索了一會兒,他聽見她說,“我抓住啦,??怂?。讓我下來,繩子也會跟著下來。把我抓住啊,要不然我就一下子跌下來了?!?/p>

“高文爵士,”??怂鞯吐暫暗??!澳銣蕚浜昧藛?,先生?”

“準備好了?!?/p>

“要是野獸從你身邊跑過去,那這個勇敢的男孩就死定啦?!?/p>

“這我知道,先生。不會讓它跑過去的?!?/p>

“慢慢放我下來,??怂?。如果我抓著繩子吊在半空中,你就把我拉下來?!?/p>

??怂鞣砰_比特麗絲,有一下子她懸掛在空中,她身體的重量不夠,拉不起閘門。隨后??怂髯プ×怂p手附近的另一段繩子,兩人一起向下拉。一開始沒什么動靜,接著有什么東西動了,閘門顫抖著升了起來。??怂骼^續拉,他看不見門,于是喊道:“夠高了嗎,先生?”

停頓了一會兒,高文爵士的聲音傳回來?!斑@條狗正等著我們呢,中間沒有障礙啦?!?/p>

??怂髋み^身體,頭從柱子旁邊探出去,剛好看到那野獸向前跳了出來。老騎士的臉在月光下,看起來他似乎驚呆了。他揮動寶劍,但太晚了,那野獸從他身邊經過,徑直朝埃德溫沖去。

男孩瞪大了眼睛,但手里的蠟燭沒有掉下來。他朝旁邊跨了一步,讓野獸過去,幾乎像是禮貌謙讓。讓??怂黧@訝的是,那野獸真的就過去了,繼續朝他們剛走出來的黑暗隧道中跑去。

“我拉著門,”??怂骱暗??!暗介T里去,逃命吧!”

但是,無論是他身旁的比特麗絲,還是已經放下劍的高文爵士,似乎都沒聽到。那可怕的野獸剛從埃德溫身邊沖過去,肯定隨時都會回來,可他好像毫不關心。男孩拿著蠟燭,來到老騎士站的地方,兩人一起瞪大眼睛看著地上。

“把門放下來吧,??怂鏖w下,”高文爵士沒有抬頭?!拔覀兊纫幌略倮饋??!?/p>

??怂靼l現,老騎士和男孩正認真觀察著地上正在動的什么東西。他放下閘門,這時比特麗絲說:

“是個可怕的東西,??怂?,我就沒必要去看了。你想看就去吧,然后告訴我?!?/p>

“野獸不是跑進隧道了嗎,公主?”

“一部分吧,我聽見它的腳步停了下來。好啦,??怂?,去吧,看看騎士腳下的另外那一部分?!?/p>

??怂髯吡诉^去,高文爵士和埃德溫都嚇了一跳,好像恍惚中突然被人搖醒一樣。然后兩人讓到一旁,??怂骺匆娏嗽鹿庀乱矮F的腦袋。

“嘴巴就是動個不停,”高文爵士不安地說?!拔蚁肽贸鰟碓倥鼛紫?,又擔心那是褻瀆,會給我們帶來更多厄運。希望它停下來不要動就好了?!?/p>

的確,很難相信這砍下的腦袋不是個活東西。野獸的頭側面著地,能看到一只眼睛,仍舊亮閃閃的,像海里的動物那樣。上下顎有節奏地動著,似乎有罕見的力氣,舌頭因此在嘴巴里一起一落,好像是活的。

“我們都要感謝你,高文爵士,”??怂髡f。

“不過是一條狗罷了,先生,就是更糟糕的東西,我也樂意奉陪。不過,這個撒克遜男孩勇氣罕見吶,我很高興幫了他一點兒忙。但我們現在要快點走了,而且還要小心,誰知道上面在發生什么事呢,說不定房間那邊還有頭野獸?!?/p>

這時他們在一根柱子后面發現了一個搖柄,把繩子系上去,很快就輕松地拉起了閘門。大家讓野獸的腦袋留在原來的地方,從閘門下穿過,高文爵士又一次舉著劍走在前面,埃德溫走在最后。

陵墓的第二個房間,顯然是野獸的巢穴:古老的骨頭之中,有新近的羊和鹿的骨架,還有一些骨架是黑色的,氣味難聞,他們無法辨認。隨后他們又必須彎著腰、屏著氣,走過一條曲折的通道。他們沒有遇到野獸,最后終于聽到了鳥鳴聲。遠處出現一塊光亮,不久大家來到一片樹林中,四下里晨曦初亮。

??怂饔悬c恍惚,兩棵大樹之間有一堆樹根,他拉著比特麗絲的手,扶她坐到樹根上。一開始比特麗絲氣喘吁吁,沒法開口,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來,說道:

“我這旁邊還有地方,丈夫。如果我們現在安全了,那就坐下來,一起看看最后的星星吧。謝天謝地,我們倆都沒事,那邪惡的隧道總算走出來了?!苯又f:“埃德溫閣下呢,??怂??我沒看到他?!?/p>

在清晨的微光中,??怂魉南聫埻?,看到高文爵士就在附近,在晨光的映襯下顯出剪影,腦袋低著,一只手扶著樹干,正在調勻呼吸??赡泻s不見蹤影。

“剛才還在我們后面,”??怂髡f?!拔覀冏叱鏊淼赖臅r候,我聽見他喊了一聲?!?/p>

“我看著他加快速度走了,先生,”高文爵士說道。他沒有轉身,仍舊氣喘吁吁的?!八幌裎覀冞@些老人,不用靠在橡樹上喘個不停。我猜他是急著回到修道院去救維斯坦?!?/p>

“你沒想過攔住他嗎,先生?他這急匆匆地去,肯定有很大危險,維斯坦閣下這時候已經被殺或者被抓啦?!?/p>

“你想要我干什么呢,先生?我能做的都做了。躲在那個連空氣都沒有的地方。那頭野獸之前吞噬了很多勇敢的人,我把它殺了??墒?,到頭來,那個男孩卻跑回到了修道院!難道要我穿著這沉重的盔甲,帶著劍,跟在后面追?我都累垮了,先生。累垮啦?,F在我的職責是什么?我要歇一下,好好想想。如果亞瑟在,會讓我干什么呢?”

“高文爵士,”比特麗絲問,“我們該不該認為,是你最先去告訴院長,說維斯坦閣下的真實身份是東方來的撒克遜武士?”

“為什么又要提這件事呢,夫人?我不是帶著你們到安全的地方了嗎?踩過那么多頭骨,才步入這美好的清晨?那么多。不用低頭看,每踩一腳,都能聽到咔嚓聲。死了多少,先生?一百?一千?你數過嗎,??怂鏖w下?莫非你不在場,先生?”他仍舊是樹邊的一個剪影,他的話有時候聽不清楚,鳥兒們已經開始了清晨的合唱。

“無論今晚發生了什么,”??怂髡f,“我們都該好好感謝你,高文爵士。顯然,你的勇氣和本領都不減當年。不過,我也有個問題要問你?!?/p>

“放過我吧,先生,夠了。這山坡上長滿了樹,我怎么能去追一個靈巧的年輕人呢?我已經垮掉啦,先生,不僅僅是喘不上氣?!?/p>

“高文爵士,很久以前我們曾是戰友,是不是?”

“放過我吧,先生。我今晚盡了我的職責。難道還不夠嗎?現在,我必須去找我可憐的霍拉斯了,我把他拴在一根樹枝上,不讓他亂跑,要是狼或熊來攻擊他怎么辦?”

“這迷霧遮住了我的過去,”??怂髡f?!暗罱野l現,我慢慢想起了某個任務,一項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去完成的。是不是一項法律呢?讓所有人更接近上帝的偉大法律?高文爵士,看到你,聽你談起亞瑟,我想起了一些遺忘已久的事情?!?/p>

“我可憐的霍拉斯啊,先生,那么厭惡夜晚的樹林。貓頭鷹或狐貍一叫,他都會嚇得夠嗆,盡管面對箭雨他毫不畏縮。我要去找他了,也提醒一下你們兩位好人,不要在這兒休息太久。忘掉那兩個撒克遜年輕人吧?,F在多想想在村里等著你們的寶貝兒子。依我看,你們現在毯子和食物都沒了,最好快點上路。和貨船的船夫講句好話,你們就能搭船順水而下。不要在這兒停留,誰知道士兵們什么時候到這兒來?朋友們,上帝保佑你們?!?/p>

一陣沙沙的聲響,幾聲咚咚的腳步聲,高文爵士的身形消失在黑暗的樹林中。過了一會兒,比特麗絲說道:

“我們沒跟他道別,??怂?,我感覺很糟糕??墒?,他跟我們的告別很奇怪啊,也很突然?!?/p>

“我也這么想,公主。但他給我們的建議也許很明智。我們該快點去找兒子,不去管最近碰到的那些伙伴。我有點擔心可憐的埃德溫閣下,但既然他急著回修道院去,我們能幫上什么忙呢?”

“我們再休息一會兒吧,??怂?。很快我們就上路,就我們倆,去找艘貨船加快速度也很不錯。兒子肯定在擔心,我們怎么還沒到?!?/p>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O^★)MG法老王的秘密闯关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O^★)MG宝石探秘财富加倍援彩金 (^ω^)MG三重魔力奖金赔率 支持花呗的mg电子游戏 安徽快三结果彩票控 (^ω^)MG北极特务_最新版 (★^O^★)MG蛇和梯子免费试玩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号码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快乐 今天甘肃快3开奖果 (★^O^★)MG自由精神_豪华版 一波中特猪在家打一肖 安徽25选5开奖信息 重庆欢乐生肖彩 王力宏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