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六章

被掩埋的巨人  作者:石黑一雄

??怂髌v不堪,卻無法入睡。僧侶們為他提供了一個樓上的房間,不需要抵御從泥土里冒上來的寒氣,這令人寬慰,但是,在高出地面的樓上,他總是不太睡得著。哪怕是在谷倉或馬廄里過夜,他爬上梯子,往往也難以入睡,擔心著身體下方那個巨大的空洞。今晚他睡不著,也許是因為上方的黑暗中有鳥?,F在,鳥兒基本上都沉寂下來,但不時會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或者是翅膀拍打的聲音,他心里就想著要雙臂抱住沉睡的比特麗絲,不讓空中飄下來的難聞的羽毛落到她的身上。

當天早些時候,他們剛進入房間時,鳥就在那兒。那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這些烏鴉、黑鶇、林鴿,都在椽子上低頭看著他們,不是嗎?還是他的記憶被后來的事件篡改了?

或許,睡不著覺是因為維斯坦一直在叮叮當當砍柴,那聲音現在仍舊在修道院里回蕩。比特麗絲很快就睡著了,沒受這聲音影響;房間中央有個黑影,他知道那是桌子,之前他們在那兒吃飯的,桌子那邊,在房間的另一頭,埃德溫也已經入睡,發出了低低的鼾聲。但是,就他所知,維斯坦根本沒睡。這位武士一直坐在遠處的角落里,等最后一位僧侶離開了下面的院子,他才起身,消失在夜色中?,F在他又來了——盡管喬納斯神父警告過——又在劈柴火。

僧侶們開完會后出了會場,過了很久才漸漸散去。有幾次??怂骺焖?,卻被下面說話的聲音吵醒了。有時候有四五個人的聲音,都壓得很低,往往帶著憤怒或恐懼?,F在,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聽到說話的聲音了,可就在??怂饔忠淮温M入夢鄉時,他心里總覺得房間窗戶下方還有僧侶,不止幾個,而是幾十個,穿著袍子,默默地站在月光下,聽著維斯坦劈柴的聲音在修道院中回響。

之前,下午的陽光灑滿房間的時候,??怂髟皯敉饷婵催^,似乎修道院的所有人都在那兒——四十多名僧侶——三五成群在院子里等候。人群里有一種偷偷摸摸的氛圍,好像他們都不希望談話被別人聽到,哪怕是他們自己人。??怂骺吹?,有些僧侶看對方的眼神中有敵意。他們穿的修士長袍都是同樣的褐色布料,有的缺頂帽子,有的缺條袖子。他們似乎急著到對面那幢大石頭建筑里面去,但有什么事情耽擱了,大家顯然都很焦躁。

??怂鞒路降脑鹤永锿艘粫?,這時傳來一陣喧鬧聲,他身體探出窗外,朝正下方望去。他看到了建筑的外墻,白色的石頭在陽光下顯得發黃,外墻上鑿有樓梯,從地面一直通到他跟前。樓梯半腰上有一位僧侶——??怂髂芸吹剿念^頂——手里拿著托盤,上面放著食物和一罐牛奶。那人停下了腳步,以調整托盤的位置,??怂骺粗膭幼?,心里很緊張,他知道樓梯年深日久,磨得高低不平,外側沒有欄桿,人要緊貼著墻壁攀爬,否則一不小心,就會一頭栽到下面的硬鵝卵石上。不僅如此,正在上樓的這位僧侶好像腿有些跛,可是他繼續往上爬,很慢,但很穩。

??怂髯叩介T邊,打算接過他手中的托盤,但這位僧侶——他們很快就知道他是布萊恩神父——堅持要自己把托盤放到桌上,還說:“你是我們的客人,那就讓我來招待客人吧?!?/p>

那時候維斯坦和男孩已經走了,也許空氣中已經回響起了他們劈柴的聲音。因此就只有他和比特麗絲肩并肩,在木頭桌子旁坐下來,心懷感激地享用著面包、水果和牛奶。他們用餐時,布萊恩神父高興地說著話,有時候好像夢囈一般,談以前的客人、附近小河里能抓到的魚,以及去年冬天死前一直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一條野狗。布萊恩神父上了年紀,但精力不錯,有時候他從桌旁站起身來,拖著那條壞腿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嘴里不停地說著話,還不時到窗戶前看看下面的同事。

與此同時,在他們頭頂上方,那些鳥一直在屋頂下面來回穿梭,偶爾會有羽毛飄下來,落在牛奶上。??怂鞅敬蛩惆养B趕走,但他擔心僧侶們也許喜歡這些鳥,所以沒趕。后來,外面的樓梯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個身材高大的僧侶,留著黑胡子,滿面通紅,闖進了房間,讓??怂鞒粤艘惑@。

“魔鬼!魔鬼!”僧侶仰面瞪著椽子,喊道?!拔乙阉鼈兘谘?!”

新來的僧侶拿著一個草袋子,這時他伸手進去,掏出一塊石頭,朝鳥群中扔去?!澳Ч?!該死的魔鬼,魔鬼,魔鬼!”

第一塊石頭剛彈回地面,他又扔出第二塊石頭,接著是第三塊。石頭落地的地方離桌子有些距離,但比特麗絲已經用雙臂抱住了腦袋,??怂髡酒饋?,朝留著黑胡子的僧侶走去。但布萊恩神父先到,他抓住那人的兩條胳膊,說道:

“伊拉斯謨兄弟,我求你啦!住手吧,安靜一下!”

這時候,鳥兒發出尖叫聲,四散亂飛,留胡子的僧侶高聲喊道:“我知道它們!我知道它們!”

“安靜下來,兄弟!”

“你不要攔著我,神父!它們是魔鬼派來的!”

“伊拉斯謨,它們也有可能是上帝派來的。我們還不知道啊?!?/p>

“我知道它們是魔鬼!看看它們的眼睛!如果是上帝派來的,怎么會用那樣的眼睛看著我們呢?”

“伊拉斯謨,你安靜一下。我們這兒還有客人?!?/p>

聽到這話,留胡子的僧侶注意到了??怂骱捅忍佧惤z。他憤怒地瞪著他們倆,然后對布萊恩神父說:“為什么這個時候帶客人到這兒來?他們到這兒來干什么?”

“他們不過是路過的老實人,兄弟,我們很高興招待他們,這是我們的傳統?!?/p>

“布萊恩神父,你把我們的事情告訴陌生人,真是個傻瓜!你看,他們在監視我們!”

“他們沒監視任何人,對我們的問題也沒有興趣。他們自己的問題夠多了,我相信?!?/p>

突然,留胡子的僧侶又拿出一塊石頭,準備扔出去,不過布萊恩神父及時攔住了?!盎厝グ?,伊拉斯謨,把袋子放下來。好啦,袋子留給我吧。你這樣拿著袋子跑來跑去,是不行的?!?/p>

留胡子的僧侶甩開布萊恩神父,急切地把袋子抓在胸前。布萊恩神父聽憑他獲得這小小的勝利,帶著他來到門口,就在他轉臉怒視著屋頂時,輕輕地把他推到樓梯上。

“下去吧,伊拉斯謨。下面的人想你啦?;厝グ?,小心不要摔跤?!?/p>

那名僧侶終于走了。布萊恩神父回到房間里,一只手揮舞著,趕走空氣中飄著的羽毛。

“我給兩位道歉了。他是個好人,但這種生活已經不適合他了。請坐吧,安安靜靜把東西吃完?!?/p>

“不過呢,神父,”比特麗絲說,“那人說我們在不方便的時候打擾了你們,也許他說得對。我們絕對不想增加你們這兒的負擔,喬納斯神父的智慧大家都知道,只要你讓我們快點兒請教他一下,我們馬上就走。我們能見他嗎,有沒有消息?”

布萊恩神父搖搖頭?!昂臀抑案嬖V你的一樣,夫人。喬納斯身體不好,院長下了嚴令,除非院長親自許可,否則誰也不要去打擾他。我知道你們急著見喬納斯,費了不少氣力才到這兒,所以你們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辦法跟院長說一下。但是,你們也看到了,這時候很忙,剛剛又來了一位重要人物,要見院長,我們的會議又推遲了。我們大家在等著呢,院長卻回到書房里和客人談話去了?!?/p>

比特麗絲一直站在窗前,看著留胡子的僧侶順著石階走下去,這時她手指著外面,說道:“好心的神父啊,那是院長回來了嗎?”

??怂髯叩剿砼?,看見一個瘦削的身形,神態威嚴,邁著大步走到院子中央。僧侶們停止談話,紛紛朝他那兒聚攏過去。

“啊,沒錯,是院長回來了?,F在,請你們安靜地把東西吃完吧。喬納斯的事情呢,耐心一點,恐怕要到會議結束,我才能告訴你們院長的決定。但我不會忘記,放心吧,還會幫你們說話?!?/p>

武士用斧頭劈柴的聲音,那時候肯定就在院子里回響,和現在一樣。實際上,??怂魅阅芮逦鼗貞浧饋?,當時他一邊看著僧侶們列隊進入對面的建筑,一邊心里疑惑:從傳來的聲音看,這是一個人劈柴,還是兩個人呢?因為第一聲劈柴的聲音剛傳來,緊接著又響起了第二聲,很難判斷后者是劈柴發出的聲音,還是前一聲的回聲?,F在,??怂髟诤诎抵刑芍?,回想這件事情,他相信當時埃德溫也在那兒,一斧子一斧子跟著維斯坦劈柴。男孩很可能已經很會砍柴了。當天早些時候,在他們到修道院之前,男孩曾用隨手找到的兩塊扁石頭飛快地挖坑,讓大家都很驚訝。

那時候??怂饕呀浲O聛硇菹⒘?,武士讓他保存體力,因為等會兒還要爬山到修道院去。所以他站到士兵仍在流血的尸體旁邊,以免在樹枝上聚集的鳥兒下來糟蹋。??怂饔浀?,維斯坦一直用士兵的劍挖墳墓,還說他不愿意用自己的劍挖,以免弄鈍了劍刃。但高文爵士卻說,“無論士兵的主人有什么陰謀,士兵自己死得很有尊嚴,騎士的劍給他挖坑安葬,正是得其所哉?!辈贿^,這兩人都停了下來,驚訝地看著埃德溫用原始工具挖得飛快。隨后,兩人繼續干活的時候,維斯坦說道:

“高文爵士,我擔心布雷納斯爵爺不會相信這個說法?!?/p>

“他會相信的,先生,”高文爵士一邊繼續挖坑,一邊回答?!拔覀儍扇岁P系有點兒冷淡,但他把我當做老實的傻子,編不出這樣的奇怪故事。我甚至還可以跟他們說,士兵在我懷里流血而死的時候,還一直在談論強盜呢。你可能認為,說這種謊話是一樁嚴重的罪行,但我知道,上帝會仁慈地看待這件事的,難道這不也是為了避免更多流血嗎?先生,我會讓布雷納斯相信我的。不過,你仍舊有危險,應該早點回去?!?/p>

“高文爵士,我在這兒的任務一完成,就立即趕回去,絕不耽擱。如果我的馬腳沒有痊愈的話,我甚至可能拿它換另一匹馬——到東方的沼澤地,可要騎很長時間呢。不過,那樣做我會難過的,她可是一匹難得的馬?!?/p>

“確實難得!我的霍拉斯,哎呀,已經沒那么靈巧啦,但很多次緊要關頭,他都在我身邊,就像你的這匹母馬剛剛趕到你身邊一樣。真是匹難得的馬,失去她,你會傷心的。但話說回來,速度很關鍵,所以你還是上路吧,別管你的任務了。我和霍拉斯會對付那條母龍的,所以你沒有理由還念念不忘她了。不管怎么說,我剛才抽空好好想了一下,布雷納斯要讓魁瑞格幫他作戰,我看他不會成功。那是個最兇悍、最難馴服的家伙,說噴火就噴火,不管是布雷納斯的敵人,還是她自己的隊伍。這本身就是個荒謬的想法,先生。不要去想了,趕緊在被敵人包圍之前回家吧?!本S斯坦繼續挖坑,沒有回答,高文爵士又問:“這件事你可以答應嗎,維斯坦閣下?”

“答應什么,高文爵士?”

“答應你不再去想母龍的事,趕緊回家?!?/p>

“你似乎急著要我答應嘛?!?/p>

“我不僅要考慮你的安全,先生,我還要考慮其他人的。如果你激怒魁瑞格,她會傷害那些人的。還有,和你一起旅行的這些人怎么辦?”

“沒錯,這些朋友的安全讓我擔心。我會和他們同行,一直到修道院,我可不能把他們丟在這偏僻的路上,沒人保護。然后呢,我們就該分道揚鑣啦?!?/p>

“那么,到了修道院之后,你就要回家吧?!?/p>

“等我準備好回家了,自然會回的,騎士閣下?!?/p>

死者內臟發出的氣味,讓??怂魍笸肆藥撞?,這時他發現,這樣看高文爵士更加清楚。騎士站在齊腰深的坑里,額頭上大汗淋漓,也許因為這個原因,他臉上的表情不像平常那么和善。他正怒氣沖沖地看著維斯坦,而維斯坦呢,似乎渾然不覺,在繼續挖坑。

士兵的死,讓比特麗絲心情沮喪。其他人把坑越挖越深,她慢慢走回到那棵大橡樹下,又在樹蔭里坐了下來,頭一直低著。??怂鞅鞠肴ズ退谝黄?,要不是那群烏鴉,他肯定去了?,F在,他在黑暗中躺著,也開始為這位被殺的士兵感到難過。他想起士兵在那座小橋上對他們以禮相待,對比特麗絲講話時輕聲細語。??怂饔窒肫饋?,剛進入路邊那塊空地時,士兵將馬的位置控制得非常精準。當時,這件事還讓??怂飨肫鹆耸裁赐?;現在,夜晚萬籟俱寂,他記起高沼地起起伏伏,天空低垂,一群羊從石楠間穿過。

那時他坐在馬背上,前面騎馬的人是他的同伴,一個名叫哈維的人,他粗壯的身體發出的氣味,把馬匹的氣味都遮蓋了。他們在大風呼嘯的原野中間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發現遠處有動靜,等他們發現那沒有威脅,??怂魃炝松旄觳病麄凃T了很長時間的馬——看著哈維那匹馬擺著尾巴,一左一右,好像是為了不讓蒼蠅落在屁股上。當時他看不見同伴的臉,但哈維背部的形狀,以及他整個人的姿態,都表明他一看到前方有人靠近,心中便起了敵意。??怂鞯哪抗庠竭^哈維,朝前方望去,他能分辨出一些黑點,那都是綿羊的臉,黑點之中有四個人,一個騎著驢子,其他人步行。似乎沒有狗。??怂飨?,這幾個牧羊人肯定早就發現了他們——天空下面兩名騎手,輪廓分明——四人緩慢而堅定地向前走著,因此就算心中感到緊張,表面上也看不出來。反正荒野上只有一條長長的路,??怂飨?,牧羊人如果想避開他們,那就只好掉頭回去了。

對方慢慢走近,他看到四個人雖然年紀不算老,卻都瘦弱憔悴。他心中一沉,因為他知道,這些人的虛弱模樣只會刺激同伴,讓他更加野蠻。??怂鞯却?,四個人到了幾乎可以打招呼致意的距離,他立即催馬向前,小心地趕到哈維坐騎的一側,他知道牧羊人和大部分羊肯定要從這邊經過。他特別讓自己的馬落后一頭,以便同伴能夠維持優越感。但是,如果哈維揮動馬鞭,或者拿起掛在馬鞍上的棒子,對牧羊人發起突然攻擊,那么??怂髡脫踉谥虚g。同時,這一舉動從表面上看,是親密友好的表示,何況哈維也沒有這么縝密的心思,不會去懷疑背后的真正動機。的確,??怂鬟€記得,他騎馬上去的時候,同伴還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然后又轉過臉去,神情抑郁地望著茫?;囊?。

迎面走來的牧羊人讓??怂魈貏e擔心,這是因為幾天前在一個撒克遜村莊里發生了一件事情。那是個天氣晴朗的上午,當時??怂骱痛迕駛円粯哟蟪砸惑@。事先毫無征兆,哈維突然催馬向前,瘋狂地毆打等待從井中汲水的人們。那次哈維用的是鞭子還是棒子?在荒野上騎馬的那天,??怂髟噲D回想這一細節。如果哈維選擇用鞭子打路過的牧羊人,那范圍要大一些,胳膊也更省力些;他甚至可能冒險,將鞭子從??怂鞯鸟R頭上方揮過去。但是,如果哈維選擇用棒子的話,鑒于??怂鳜F在的位置,他就必須催馬到??怂髑胺?,再撥轉馬頭,然后才能攻擊。對他的同伴來說,那樣的舉動就太刻意了:哈維這個人,喜歡讓暴力行為看起來像興致所至、不費氣力。

他精心的舉動有沒有拯救那些牧羊人呢,他想不起來了。他朦朦朧朧地記得,綿羊從他們身旁若無其事地經過,但他腦海中關于牧羊人的記憶,和村民們挨打的場景混到了一起。那天上午,他們兩人到那個村子里去干什么呢???怂饔浀糜袘嵟慕泻?、孩子的哭泣和仇恨的表情,記得他自己也很生氣,與其說是發哈維的火,倒不如說是憎恨把他和這么個同伴安排到一起的人。他們的使命如果完成,將會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至高無上、前所未有,上帝都會認為,使命完成的時刻,人類離他更近了。然而,和這么個野蠻的東西捆綁在一起,??怂髂茏龀墒裁词履??

他又想起了那位頭發灰白的士兵,還有他在橋上的那個小動作。就在他那位粗壯的同事一邊叫喊一邊拉扯維斯坦的頭發時,這位頭發灰白的士兵略微抬起了胳膊,手指幾乎已經做出了指點的姿勢,批評的話幾乎要脫口而出。這時他的胳膊又放了下來。那一刻灰發士兵的心理感受,??怂鳟敃r就明白了。后來士兵對比特麗絲說話特別溫和,??怂骱芨兄x他。他記得,比特麗絲站在橋頭時,表情莊重、警覺,后來卻變得喜悅、柔和,那才是他最珍愛的模樣。那畫面讓他心動,同時又讓他害怕。一個陌生人——還是個有潛在危險的陌生人——只要說幾句和善的話,她就欣然釋懷,又對世界充滿了信任。這想法讓他不安,他一時沖動,想用手輕輕撫摸身旁比特麗絲的肩頭??伤皇且恢倍歼@樣嗎?她對他如此寶貴,這不也是個原因嗎?這么多年熬過來,她不是也沒有受過重大傷害嗎?

“那不可能是迷迭香,先生,”他想起比特麗絲急切地這樣對他說。他蹲著,一只膝蓋跪在地上,因為那天天氣很好,地上是干的。比特麗絲肯定一直站在他身后,因為他還記得,他用雙手分開地上的雜草時,她的影子就落在他面前的地面上?!澳遣豢赡苁敲缘?,先生。誰見過有這樣黃色花朵的迷迭香呢?”

“那就是我把名字搞錯了,姑娘,”??怂髡f道?!暗?,我肯定這花很常見,不會有什么害處?!?/p>

“可你真的很懂植物嗎,先生?這兒野生的東西,我母親都教過我,但我們眼前的這種東西,我卻不熟悉?!?/p>

“那么,它也許是剛剛從異鄉來到這里的一種植物。為什么這么緊張呢,姑娘?”

“我很緊張,先生,是因為這有可能是我從小就害怕的一種野草?!?/p>

“為什么要害怕野草呢,除非有毒,那你不去碰它就好啦。但是,你呀,自己拿手去摸,現在還要我也去摸!”

“哎呀,沒有毒,先生!至少沒有你說的那種毒。但是,我母親有一次詳細地描述過一種植物,她警告說,年輕女孩子在石楠叢里看到這種植物,就會遭遇厄運?!?/p>

“什么樣的厄運呢,姑娘?”

“我沒膽子跟你說,先生?!?/p>

但是,就在她說這話的時候,這位年輕女人——比特麗絲那天就是個年輕女人——已經在他身旁蹲下來,兩人的胳膊碰了一下,她迎著他的目光,充滿信任地微微一笑。

“如果看到它就要遭厄運的話,”??怂髡f,“讓我從路上跑過來,就為了看一眼,又是出于什么好心呢?”

“哎呀,你又不會遭厄運,先生!只是說沒結婚的女孩子。還有另外一種植物,肯定會給你這樣的男人帶來厄運?!?/p>

“那你最好跟我說說另外那種植物是什么樣的,讓我心里對它有些害怕,就像你害怕這種植物一樣?!?/p>

“你就拿我開心吧,先生。有一天啊,你要摔個跟斗,發現那種草就在你鼻子旁邊呢。到那時候,你就知道這是不是好笑的事情了?!?/p>

他仍舊記得手伸進石楠叢里的感覺,記得風從頭頂的樹枝間刮過,記得身邊那位年輕的女人。那是不是他們第一次談話呢?至少那時候他們肯定認識對方;比特麗絲肯定不會對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如此信任吧。

砍柴的聲音剛才停了一會兒,現在又開始了,??怂鬟@才想起來,武士也許整個晚上都要待在外面。就算在戰斗中,維斯坦也顯得鎮定、謹慎,但是頭天晚上和今天白天的壓力,可能累積在他身上,他需要通過干活緩解一下。盡管如此,他的行為還是很奇怪。喬納斯神父說得很清楚,不要再去砍柴,可他呢,又去砍了,何況天已經這么黑了。之前,他們剛到的時候,武士這么做似乎是出于禮貌。不過,??怂靼l現,就算是那時候,維斯坦要去砍柴,也有他自己的原因。

“柴火棚位置很好,”武士解釋說?!拔液湍泻⒏苫畹臅r候,能清楚地看到周圍的事情。更妙的是,我們把柴火送到需要的地方,就可以隨意走動,查看周圍環境,盡管有幾扇門關著,我們進不去?!?/p>

說話的時候,兩人在修道院的高墻旁邊,俯瞰著周圍的樹林。那時候僧侶們早已去開會了,四下里很安靜。此前不久,比特麗絲在房間里打盹睡著了,??怂鞒隽碎T,在半下午的陽光下溜達,他沿著破損的臺階爬上去,維斯坦正在上面,低頭望著地上厚厚的樹葉。

“可為什么要這么麻煩呢,維斯坦閣下?”??怂鲉査??!半y道你懷疑這些好心的僧侶?”

武士一只手舉在額前,遮住眼睛,說道:“之前我們沿那條路上山的時候,我只想找個角落躺下來,做做美夢。但現在我們到了這兒,我總覺得這地方對我們有危險?!?/p>

“維斯坦閣下,你肯定是累了,所以才疑慮重重。這兒能有什么事讓你不安心呢?”

“目前還沒有確切的事情??墒?,你想想啊。之前我到馬廄去看我的馬,聽到后面的馬棚里有聲音。是這樣的,先生,另外那個馬棚和我這里隔著墻,但我能聽到那邊還有一匹馬;我們剛到的時候,我牽馬進去,那里可沒有別的馬。后來我走到另外一邊,發現馬棚的門關著,門上掛著一只大鎖,沒鑰匙可進不去?!?/p>

“這件事能有很多解釋,維斯坦閣下,未必有危險。那匹馬也許之前在外面吃草,后來才牽進來?!?/p>

“這事我跟一名僧侶提過,他們這兒是不養馬的,他們不希望用這種方法減輕負擔??磥砦覀儊碇?,還有別的人來過,這個人不想讓人知道他在這兒?!?/p>

“你這一說,維斯坦閣下,我倒想起來,布萊恩神父提到過,說有一名重要的客人來見院長,所以他們的大會才推遲了。我們不知道這兒發生了什么事,但這件事十有八九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p>

維斯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耙苍S你說得對,??怂鏖w下。睡一會兒也許能打消我的疑心。不過,我還是派小男孩出去了,讓他多逛逛,和成年人相比,說他天生好奇,人家更容易相信吧。剛才,他回來報告說,他在那塊地方聽到有人呻吟,那兒,”維斯坦轉過身,用手指了指,“就是人有病痛時發出的聲音。小先生埃德溫跟著聲音悄悄進了屋,發現有個房間門是關的,門外有血跡,有的時間久了,有的是新鮮的?!?/p>

“奇怪是奇怪,不過某個僧侶倒霉,遇到了意外,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也許是在這臺階上摔了一跤?!?/p>

“先生,我承認,我并沒有確切的依據懷疑這兒有問題。也許是出于武士的本能吧,我真希望我腰帶上掛著劍,不用再假裝成農夫了。我感到擔心,或許是因為這些墻壁在悄悄跟我說著以前的事情?!?/p>

“這是什么意思呢,先生?”

“這個地方不久之前肯定不是什么修道院,而是個山頂要塞,而且建造得很好,為的是抵御敵人。我們爬上山的那條累人的路,你還記得吧?繞來繞去,好像就是要讓我們用盡氣力一樣?現在你往下看看,先生,你看那些路上方的防御工事。以前守軍就從那兒用弓箭、石頭和滾燙的水來對付入侵者。那時候,如果能到達大門口,就算是了不起的事情了?!?/p>

“我看到了。那要爬上來可真不容易?!?/p>

“還有呢,??怂鏖w下,我敢打賭,這要塞以前肯定是在撒克遜人手里,因為我看到了我同族人的很多記號,也許你看不到。你看那兒——”維斯坦指著下面一個鋪著鵝卵石的院子,院子四周有圍墻——“我猜,就在那兒,以前有第二道大門,比第一道更加堅固,但從那條路爬上來的入侵者卻看不見。他們只看到第一道門,于是拼命攻打,但其實那是我們撒克遜人說的水閘門,就像控制河水的水閘一樣。守軍可以先計算好,有意把一部分敵人放進來,然后關上水閘門,把后面跟上來的敵人擋在外面。這時候,放進來的敵人就在兩道門之間,被孤立了,就在那個地方。他們人數不夠,會再次受到來自上面的攻擊。先將他們殺光,然后再放下一撥人進來。你明白這個道理了吧,先生。今天,這是個和平而虔誠的地方,但用不著太費力,你就能看到流血和恐怖?!?/p>

“你觀察得很好,維斯坦閣下,你教我看到的東西,讓我震驚?!?/p>

“我也可以打賭,這兒曾有過撒克遜家庭,從很遠的地方逃過來的,到這個要塞里尋求庇護。女人、孩子、傷員、老人、病人。你看那邊,之前僧侶們聚集的那個院子。以前,除了極度虛弱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會出來,在那兒站著,親眼看著入侵者在兩道門之間哀嚎,像落入陷阱的老鼠一樣?!?/p>

“先生,這我就沒法相信了。他們肯定會在下面什么地方躲起來,祈禱上帝救他們脫難?!?/p>

“只有最膽小的才會這么做。大部分人都會站在那個院子里,甚至爬上來,就是我們現在站的地方,寧愿冒著被箭或矛傷到的風險,也要享受享受下面敵人的痛苦模樣?!?/p>

??怂鲹u著頭?!澳阏f的那些人,肯定不會因為流血而感到快樂吧,哪怕流血的是敵人?!?/p>

“恰恰相反,先生。我說的那些人走過了一條殘暴之路,親眼見過自己的孩子和親人殘肢斷臂、慘遭蹂躪。他們經歷了漫長的苦難,一路上死神就在身后,不過數步之遙,最終才到達這個地方,找到了他們的避難所。這時候來了一支入侵的軍隊,人數眾多。要塞或許能支撐幾天,甚至一兩個星期。但他們知道,他們終將面對自己的末日。他們知道,現在抱在懷里的嬰兒,不久將成為血淋淋的玩具,在這鵝卵石上被踢來踢去。他們知道,因為他們已經見過,他們是從那兒逃出來的。他們見過敵人燒殺劫掠,見過已經受傷、即將死去的年輕女孩,慘遭敵人輪奸。他們知道這遲早要來,所以必須珍惜要塞被圍的頭幾天,這時候敵人要為后來的猖狂先付出代價。??怂鏖w下,換句話說,對那些無法復仇的人來說,這是提前享受復仇之樂。所以啊,先生,我才會說,我的那些撒克遜同胞會站在這兒,鼓掌歡呼,敵人死得越慘,他們就會越高興?!?/p>

“我無法相信,先生。尚未做出的行徑怎么可能激起如此之深的恨呢?曾在此避難的那些好心的人們,應該到最后一刻還堅守著希望,看到有人受苦,無論敵人還是朋友,肯定都會感到憐憫、震驚?!?/p>

“你年紀比我大不少,??怂鏖w下,但說到流血的事情,恐怕我是老人,你是青年。我見過年長的女人和年幼的孩子,臉上寫著深仇大恨,像深不見底的海,有時候我自己也會感覺到那樣的仇恨?!?/p>

“這我無法接受,先生,而且,我們談的是一段野蠻的過去,希望它一去不復返。感謝上帝,我們的爭論永遠不需要拿到現實中檢驗?!?/p>

武士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怂?。他似乎想說什么,然后改變了主意。他轉身去看身后的那些石頭建筑,說:“之前我抱著一大堆柴火,在這一帶走動,在每個拐彎的地方,我都看到了過去的痕跡,真令人著迷。實際上啊,先生,就算第二道門被攻破,這個要塞也還有很多陷阱等著敵人,有些設計得非常狡猾。這兒的僧侶根本不知道自己每天經過的是什么地方。不過,這個就不多說啦。既然我們倆這會兒安安靜靜在一起,??怂鏖w下,我要為之前曾讓你不快道歉,請你原諒。我是說,我不該盤問那位好心的騎士關于你的情況?!?/p>

“這事就不要去想啦,先生。就算你的做法讓我和我妻子感到意外,也談不上冒犯。你把我當成別人了,很常見的錯誤?!?/p>

“那我謝謝你的理解。我把你當成了另外一個人,那人的臉我永遠不會忘記,雖然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我還是個小孩?!?/p>

“那是在西方吧?!?/p>

“沒錯,先生,在我被帶走之前。我說的那個人不是武士,但佩著劍,騎一匹漂亮的種馬。他常到我們村子里來,我們這些男孩子只見過農民和船夫,所以對我們來說,他可是個神奇的人物?!?/p>

“沒錯。這一點我能理解?!?/p>

“我還記得,他到村子的任何地方,我們都跟著,不過總有些羞怯,不敢跟得太近。有時候他很急,跟長老們說話,或者召喚大家到廣場上集合。有時候他悠閑地逛著,跟這個說說話,跟那個聊聊天,好像要打發時光似的。他不怎么懂我們的話,不過我們的村子在河邊,河上有船來來往往,村里很多人都會說他的語言,所以他從不缺少伙伴。有時候他會回頭看看我們,臉上帶著微笑,但我們那時候還小,他一回頭,我們就四下里散開,躲藏起來?!?/p>

“我們的語言,你學得那么好,就是在這個村子里?”

“不是,那是后來的事。我被抓走之后?!?/p>

“被抓走,維斯坦閣下?”

“士兵們把我從村子里抓走,從很小開始訓練,一直到今天成為武士。抓走我的是不列顛人,所以我很快學會了像他們那樣講話,像他們那樣戰斗。那是很久以前了,事情在腦海里變成了奇怪的樣子。今天在那個村莊里,我第一次看到你,也許是因為早晨的光亮吧,我覺得自己又成了那個小男孩,羞怯地看著那個偉大的人物,他的披風在風中飄舞,他從村中走過,像豬群和牛群中的獅子。我猜這可能是因為你微笑時一側嘴角的樣子,或者是你與陌生人微微點頭打招呼的方式。不過,現在我知道了,是我搞錯了,你不可能是那個人。這事就不說了。你好心的妻子怎么樣啦,先生?沒累壞吧,我希望?”

“她算是喘了口氣啦,謝謝你關心,不過我剛讓她再休息一會兒。反正我們還要等僧侶們開完會,等院長允許我們去見那位睿智的喬納斯醫生?!?/p>

“真是一位堅強的女士,先生。她能一路走到這兒,毫無怨言,我很欽佩。啊,小男孩又回來啦?!?/p>

“你看他捂著傷口,維斯坦閣下。我們也要帶他去見喬納斯神父?!?/p>

維斯坦似乎沒聽見這句話。他離開墻邊,走下幾級臺階迎接埃德溫,兩人腦袋碰在一起,低聲交談了一會兒。男孩的樣子有些激動,武士則皺著眉頭聽著,不時點點頭。??怂饕沧呦聛?,維斯坦輕聲說:

“小先生埃德溫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們最好去親眼看看。讓他帶路,我們跟著,不過走路時要擺出無所事事的樣子,說不定那邊那位老僧侶是有意留下來監視我們的?!?/p>

沒錯,一位孤零零的僧侶,正在掃院子。他們走到近前,??怂靼l現他嘴里喃喃自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埃德溫帶著大家穿過院子,進入兩幢建筑中間的狹窄過道,那位僧侶幾乎都沒抬眼朝他們這邊看。他們從過道里走出來,前面是個高低不平的斜坡,稀稀落落長著草,沿著一排不過一人高的枯樹,有一條小路,通到修道院外面。在黃昏的天空下,眾人跟在埃德溫身后,維斯坦低聲說:

“我很喜歡這個男孩。??怂鏖w下,我們可以調整原來的計劃,不一定要把他留在你兒子的村子里。讓他在我身邊多待一段時間,對我來說很合適?!?/p>

“先生,聽你這么說,我感到不安?!?/p>

“為什么呢?他可不太向往挖凍土、喂豬食的生活?!?/p>

“可是,在你身邊,他會做什么呢?”

“等我的使命完成了,我就帶他回東方沼地去?!?/p>

“你打算讓他到那兒干什么呢,先生?天天跟挪威人作戰?”

“你皺著眉頭,先生,但這個男孩性情特殊。他能成為優秀的武士。噓,我們看看他發現了什么?!?/p>

路旁有三間木頭棚屋,都破舊不堪,每間看上去似乎都要靠旁邊的那間支撐著。潮濕的地面上有車輪的痕跡,埃德溫停下來指給大家看。然后他帶著眾人到了最遠的那間棚屋。

棚屋沒有門,一大塊屋頂破了,能看到天空。他們一進來,幾只鳥慌亂地飛走了,??怂骺吹?,在這個陰森森、空蕩蕩的地方,有一輛制作粗糙的馬車——也許是僧侶們自己做的——兩只車輪陷在泥里。引人注意的是,馬車車廂的頂上,有一個巨大的籠子。??怂髯叩浇?,發現籠子本身是鐵的,后背上有一根粗木柱,將籠子牢牢固定在下面的木板上。木柱上掛滿了鐵鏈鐐銬,在腦袋那么高的地方還有個東西,好像是個黑色的鐵面具,不過眼睛的地方沒有洞,只在嘴巴處開了個小孔。車上以及車子周圍,落滿了羽毛和糞便。埃德溫拉開籠子的門,又把門推來推去,鉸鏈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他又開始激動地說了起來,維斯坦的目光在棚子里搜索著,不時沖埃德溫點點頭。

“真奇怪,”??怂髡f道,“這些僧侶竟然需要這么個東西。毫無疑問,這是某種禮拜儀式上用的?!?/p>

武士邁步圍著馬車走,小心翼翼避開腳下的泥坑?!拔乙郧耙娺^一次類似的東西,”他說?!澳憧赡芤詾?,這個設備是讓關在籠子里的人經受自然的嚴酷考驗。但是,看看吧,這些柵欄之間的縫隙很大,我的肩膀都能過去。這兒,你們看,這些羽毛上沾了血,都硬了,粘在鐵籠子上。所以,人鎖在這里,是送給山上的鳥的。他被這些鐐銬鎖住,根本沒法趕走那些饑餓的鳥。這個鐵面具看起來很可怕,其實是仁慈的體現,因為戴上面具,至少眼睛不會被啄瞎?!?/p>

“也許有什么更加溫和的用途吧,”??怂髡f道,但埃德溫又開始說話了,維斯坦轉過頭,望著棚子外面。

“男孩說,他跟著車輪的痕跡走,到了附近懸崖邊上的一個地方,”武士過了好久,才開口說道?!八f,那兒的地上車轍很深,表明馬車經常停在那個地方。換句話說,這些跡象都證明我的猜測是對的,而且我也能看出來,這輛車不久前還被拉出去過?!?/p>

“我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維斯坦閣下,但我承認,現在我開始和你一樣感到不安了。這個東西讓我脊背發涼,讓我想回到妻子身邊?!?/p>

“那我們就回去吧,先生。不要再待在這兒了?!?/p>

他們走出棚屋,埃德溫又一次在前面領路。他突然停了下來。在前方昏暗的暮色中,??怂骺吹揭粋€穿僧袍的身影,站在長草之中,離他們不遠。

“我看就是剛才掃院子的那個僧侶,”武士對??怂髡f。

“他看見我們了嗎?”

“我認為他看到我們了,也知道我們看到了他??伤耘f站在那兒一動不動,像棵樹一樣。好吧,我們過去?!?/p>

僧侶站在路旁一個地方,草有他膝蓋那么高。他們走近時,他仍舊一動不動,只有袍子和長長的白頭發隨風飄動。他身材瘦削,簡直瘦骨嶙峋,兩只鼓起來的眼睛空洞無神地瞪著他們。

“你在看著我們,先生,”維斯坦停下腳步,說道,“你知道我們剛才發現了什么。所以呢,也許你可以告訴我們,那個東西是拿來干什么的?!?/p>

僧侶一言不發,用手指了指修道院。

“也許他起過誓,不能言語,”??怂髡f?!盎蛘呦衲阕罱傺b的那樣,是個啞巴,維斯坦閣下?!?/p>

僧侶走出草叢,來到路上。他奇怪的眼睛依次凝視著大家,然后他又指了指修道院,便邁步出發了。大家跟在他身后,只保持著很短的距離,僧侶不停地回過頭來看看他們。

現在,在黃昏的天空下,修道院的建筑成了黑影。他們走近時,僧侶停下腳步,食指放到嘴唇上,然后更加謹慎地向前走。他似乎很擔心被人看到,要避開中央的院子。他領著大家走過建筑背后的狹窄過道,泥地上要么坑坑洼洼,要么是陡坡。有一次,他們要低著頭,貼著一堵墻走,頭頂上傳來了僧侶們開會的聲音。一片混亂之中,有個聲音在叫喊,接著另一個聲音——可能是院長——讓大家保持秩序。眾人沒有時間停留,不久他們在一個拱廊下陸續聚齊,穿過拱廊就是主庭院。僧侶急切地打著手勢,讓大家盡可能安靜、盡可能快地過去。

實際上,他們并不需要從點著火把的院子中央經過,只要沿著一條石柱回廊的陰影,從庭院的一個角落穿過去。僧侶又停下了腳步,??怂髑穆晫λf:

“好心的先生啊,你肯定是要帶我們到什么地方去,那我請你允許我帶上我妻子,丟下她一個人,我心中不安?!?/p>

僧侶立即轉過頭來,牢牢盯著??怂?,然后搖搖頭,用手指著昏暗處。這時候,??怂鞑虐l現,比特麗絲就站在回廊遠處的一個通道口上。他心中一寬,揮了揮手,大家都朝她那邊走去,僧侶們的會場中響起一陣憤怒的聲音,從他們身后傳來。

“你怎么樣啊,公主?”比特麗絲已經伸出手來,他伸手握住。

“安安靜靜地休息呢,??怂?,這位不說話的僧侶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還以為他是幽靈。但他急著帶我們去什么地方,我們最好跟上?!?/p>

僧侶又做了那個讓大家噤聲的動作,然后打手勢讓大家繼續走。比特麗絲站在門檻邊等著,大家相繼從她跟前走過,進了通道。

通道變得像隧道一樣,和他們家鄉的巢穴村差不多,小壁龕里的燈搖曳不定,無法驅散黑暗。比特麗絲挽著??怂鞯母觳?,??怂鲃t把一只手伸在前面。有一下子他們又回到了戶外,穿過一個泥濘的院子,兩側是耕耘過的一塊塊田地,然后進入了另一幢低矮的石頭建筑。這兒通道更寬,燈火也更亮,僧侶似乎終于放松了下來。他喘了口氣,又一次打量著大家,然后打手勢讓他們等著,自己走進一道拱門,消失了。過了一會兒,僧侶出來,帶大家往里走。里面一個虛弱的聲音說道,“進來吧,客人們。這個房間招待客人過于簡陋,但歡迎你們?!?/p>

***

??怂饕贿叺戎饨蹬R,一邊又回想起他們四個人和那位沉默的僧侶一起,擠進了那個小小的房間。床邊點著一根蠟燭,他感到比特麗絲往后縮了一下,因為她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那個人。然后她吸了口氣,朝房間里面又邁了兩步。屋里幾乎擠不下,但很快大家就圍著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武士和男孩待在最遠處的角落里。??怂鞯暮蟊尘o貼著冰冷的石頭墻,比特麗絲就站在他跟前,緊靠在他身上,好像這樣心里踏實一點一樣——她都快擠到病床上去了。隱約有嘔吐和小便的氣味。那位沉默的僧侶正圍著床上的人忙活,幫助他坐起身來。

房間的主人頭發雪白,年紀很大了。他身材高大,不久之前應該精神很好,但現在坐起來這么簡單的事情,似乎都給他帶來很多痛苦。他起身的時候,一條粗糙的毯子滑下來,露出睡衣,上面有一塊塊血跡。但是,讓比特麗絲縮回去的,是床頭昏暗的燭光下這個人的脖子和臉。他下巴一側有個腫塊,由深紫色慢慢變成了黃色,所以他的腦袋要稍微歪著。腫塊中間裂開,上面覆蓋著膿和凝固的血。臉上,從顴骨下方到下頜,有一個洞,口腔內部和牙齦都露了出來。這個人要微笑一下,恐怕非常困難,不過,等他坐起來、安頓好,他還是笑了笑。

“歡迎,歡迎。我是喬納斯,我知道你們走了很遠的路要來見我。我親愛的客人們,不要這么憐憫地看著我。這傷口也有段日子了,已經不像以前那么痛啦?!?/p>

“喬納斯神父,”比特麗絲說,“我們現在明白了,為什么你好心的院長不愿意讓陌生人來打擾你。我們本想等待他許可,不過這位善良的僧侶把我們帶過來了?!?/p>

“尼尼安是我最信任的朋友,雖然他發過靜默的誓言,但是我們完全明白對方的心意。你們來了之后,他一直觀察你們每個人,經常向我報告。院長還毫不知情,但我想我們該見面了?!?/p>

“可是,神父,你怎么會受這樣的傷呢?”比特麗絲問?!澳憧墒莻€出了名的善良、睿智之人啊?!?/p>

“這個話題我們就不談了,夫人,因為我力氣虛弱,不能長時間說話。我知道你們兩人——你以及這位勇敢的男孩——都需要我看看。讓我先看看男孩吧,我知道他身上有傷。小伙子,靠近點,到有光的地方來?!?/p>

他聲音輕柔,但有種自然的威嚴。埃德溫正打算邁步過去,維斯坦卻伸出手,抓住了男孩的胳膊。也許是因為搖曳的燭光,或者是因為武士顫抖的影子落在他身后的墻上,有一刻??怂饔X得,維斯坦盯著那位受傷的僧侶,目光特別兇狠,甚至充滿仇恨。武士把男孩拉回到墻邊,自己向前邁了一步,似乎是要擋住對方的進攻。

“有什么問題嗎,牧羊人?”喬納斯神父問?!澳銚奈覀诘亩緯鹘o你的兄弟嗎?我并不需要用手去碰他。讓他靠近點,我用眼睛就可以查看他的傷口?!?/p>

“男孩的傷口是干凈的,”維斯坦說?!斑@位好心的女人才需要你的幫助?!?/p>

“維斯坦閣下,”比特麗絲說,“你怎么能說這種話?干凈的傷口也隨時都會發炎,這你肯定很清楚吧。這個男孩必須聽聽這位睿智僧侶的指引?!?/p>

維斯坦似乎沒聽見比特麗絲的話,仍舊瞪著床上的僧侶。喬納斯神父也打量著武士,好像他是個非常有趣的物件一樣。過了一會兒,喬納斯神父說:

“對一個普通的牧羊人來說,你站的樣子,可真夠大膽啊?!?/p>

“那肯定是因為我的職業習慣。放羊的人要站很久,提防夜晚聚集的狼?!?/p>

“當然是這樣啦。我還想,牧羊人還要做出快速判斷,聽到黑暗中的聲響,要知道那是危險,還是朋友到訪??焖贉蚀_做出決定的能力肯定關系重大?!?/p>

“聽到樹枝折斷的聲音,或者看到黑暗中的人影,只有愚蠢的牧羊人才會以為那是同伴前來幫忙。我們放羊的都很謹慎,還有啊,先生,我們剛剛親眼見到了你們谷倉里的器具?!?/p>

“哦。我就想你遲早要談到這件事的。牧羊人,你怎么看這一發現?”

“它讓我感到憤怒?!?/p>

“憤怒?”喬納斯神父說這話用了不少力氣,好像他自己突然感到憤怒了一樣?!盀槭裁醋屇愀械綉嵟??”

“那好吧,先生,如果我說的不對,你盡管告訴我。我的猜測是,這兒有個傳統:僧侶們輪流到那個籠子里去,讓野鳥啄食身體,希望這樣能夠補償這個國家早已犯下卻未受懲罰的罪行。連我眼前這惡心的傷口,也是這樣造成的,據我所知,虔誠的感覺會減輕你們的痛苦。但是,我要說,看到你的傷口,我并不感到同情。給最邪惡的行為罩上面紗,先生,怎么就可以稱之為懺悔呢?難道你們基督教的神,用自我施加的痛苦和幾句祈禱詞,就能輕易收買了嗎?正義未曾伸張,難道他一點兒也不關心?”

“牧羊人,我們侍奉的,是一位仁慈之神,你是個異教徒,也許難以理解。無論罪行多重,向這樣的神祈求寬恕,都算不得愚蠢。我主的仁慈是無限的?!?/p>

“無限仁慈的神有什么用呢,先生?你嘲笑我是異教徒,可我們祖祖輩輩信奉的眾神,明確宣布他們的規則,我們一旦破壞他們的律法,即受到嚴厲懲罰。你們基督徒信奉的仁慈之神,許可人們滿足貪欲,覬覦土地和鮮血,他們知道,幾句祈禱的話加上一點兒懺悔,就能換回寬恕和祝福?!?/p>

“你說得沒錯,牧羊人,在這個修道院里,仍然有人相信這種事情。但我向你保證,我和尼尼安很久以前就放棄了這種妄想,而且我們并不孤單。我們知道,上帝的仁慈不可濫用,然而我很多修道的弟兄,包括院長,目前還不能接受這一點。他們仍然相信,那個籠子,再加上經常祈禱,就夠了。但這些黑烏鴉、黑老鴰,是上帝發怒的兆頭。以前沒有過。去年冬天,我們當中最強健的弟兄,都被風吹得流淚,但那時候的鳥兒不過是調皮的孩子,嘴巴只會造成微小的傷害。抖抖鎖鏈,或者叫一聲,它們就不敢靠近。但是,現在一種新的鳥來了,體型更大,膽子更大,眼睛里有憤怒。它們帶著不動聲色的怒火,撕扯我們的身體,不管我們如何掙扎或叫喊。過去這幾個月,我們已經失去了三位親愛的朋友,還有很多受了重傷。這些肯定是預兆吧?!?/p>

維斯坦的模樣緩和了一些,但他一直堅定地站在男孩身前?!澳闶钦f,”他問道,“這個修道院里有我的朋友?”

“沒錯,牧羊人,在這個房間里。在其他地方,我們仍有不同意見,此時此刻,他們正在激烈爭論下一步該怎么辦。院長會堅持說,我們該一如既往。和我們觀點相同的人會說,該停止了。我們沿著這條路走,不會獲得寬恕。我們必須揭開隱藏的事情,直面過去。但是,恐怕這樣的聲音不多,也不會占上風。牧羊人,現在你信任我了嗎,愿意讓我看看男孩的傷口嗎?”

維斯坦站著不動,但過了一會兒,他讓到一邊,示意埃德溫過去。不說話的僧侶立即扶著喬納斯神父,讓他坐得更直一點——兩位僧侶突然都忙碌起來——然后他抓起床邊的燭臺,把埃德溫拉到近前,不耐煩地撩起男孩的衣衫,給喬納斯神父看。似乎過了很久,兩位僧侶一直看著男孩的傷口——尼尼安將那一團光亮移來移去——好像那是一池水,里面包含著一個小小的世界。最后,兩位僧侶交換了一個眼神,在??怂骺磥?,那似乎是表示大功告成,但緊接著喬納斯神父身體顫抖著,又倒回到枕頭上,表情近乎無奈,甚至是悲傷。尼尼安急忙放下蠟燭去照顧他,埃德溫則悄悄回到黑暗中,站在維斯坦身旁。

“喬納斯神父,”比特麗絲說,“你看過了小男孩的傷口,告訴我們傷口干凈嗎,能不能自行愈合?!?/p>

喬納斯神父閉著眼睛,仍舊在喘著粗氣,不過他平靜地說:“我相信,只要他小心,傷口能自行愈合。他離開之前,尼尼安神父會為他準備好藥膏?!?/p>

“神父,”比特麗絲繼續說,“你和維斯坦閣下的談話,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我很感興趣?!?/p>

“是嗎,夫人?”喬納斯神父仍在喘氣,但他睜開了眼睛,看著她。

“昨天晚上,在山下的一個村莊里,”比特麗絲說,“我和一位精通醫藥的女士談過。她很了解我的病,但是,我一問起她這迷霧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會眨眼便忘記一個小時之前的事,就像忘記多年前某個上午的事一樣,她就坦白說,她根本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是何人所為。不過,她說如果有睿智的人知道,那就肯定是你了,就是住在山上修道院里的喬納斯神父。所以,我和丈夫就到這兒來了,盡管到兒子的村莊去,這條路更難走,而且他還在那兒焦急地等著呢。我希望你能給我們說說這迷霧,我和??怂饔檬裁崔k法可以擺脫。也許我是個愚蠢的女人,但我覺得,你和維斯坦閣下張口閉口牧羊人,實際上說的就是這迷霧,過去的事情我們忘記了不少,你們也很擔心。所以,請允許我問問你,也問問維斯坦閣下。為什么迷霧會降臨到我們頭上,你們兩人知道嗎?”

喬納斯神父和維斯坦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維斯坦低聲說:

“比特麗絲夫人,那是因為魁瑞格,在這山間游蕩的那條龍。你說的迷霧,就是她引起的。但這兒的僧侶們庇護她,而且庇護了很多年?,F在我就敢打賭,他們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肯定會派人來殺我?!?/p>

“喬納斯神父,這是真的嗎?”比特麗絲問?!懊造F是那條母龍造出來的?”

僧侶似乎走了一下神,然后他轉臉對比特麗絲說:“牧羊人說的是真話,夫人。是魁瑞格的氣息填滿了這片土地,奪去了我們的記憶?!?/p>

“??怂?,你聽到了嗎?迷霧是那條母龍造成的!維斯坦閣下,或者其他人,甚至是路上遇到的那位老騎士,只要有人能殺掉它,那我們的記憶就可以恢復啦!??怂?,你怎么這么安靜呢?”

沒錯,??怂鲃偛畔萑肓顺了?,他聽見了妻子的話,注意到了她的激動情緒,但他只朝她伸出了一只手,并沒有別的表示。他還沒開口,喬納斯神父對維斯坦說道:

“牧羊人,既然你知道有危險,為什么還在此逗留?為什么不帶著這位男孩上路呢?”

“男孩需要休息,我也一樣?!?/p>

“但你沒有休息啊,牧羊人。你在劈柴,像惡狼一樣晃來晃去?!?/p>

“我們來的時候,你們的柴火不多了。這山里晚上又很冷?!?/p>

“還有別的事讓我疑惑,牧羊人。布雷納斯爵爺為什么要抓你?他的士兵在全國追查你,有很多天了。去年,有個從東方來的人要找魁瑞格,布雷納斯認為那可能是你,就派人出來追查。他們到山上來詢問你的蹤跡。牧羊人,你和布雷納斯是什么關系?”

“我們還是小伙子的時候就認識,那時我倆比這位男孩還小呢?!?/p>

“你到這個國家來是有任務的,牧羊人。為什么要去算舊賬,給自己找麻煩呢?我跟你說,你帶上這個男孩走吧,僧侶們會議結束之前就走?!?/p>

“既然布雷納斯爵爺如此看重,今晚就來找我,那我就應該站在這兒,與他會面?!?/p>

“維斯坦閣下,”比特麗絲說,“我不知道你和布雷納斯爵爺之間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你的使命是殺死大龍魁瑞格,那么我請求你,不要為別的事情分心。算賬以后還有時間?!?/p>

“這位夫人說得對,牧羊人。劈柴的目的,恐怕我也知道。聽我們的話吧,先生。這個男孩給了你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以后可能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帶上他,走吧?!?/p>

維斯坦若有所思地看著喬納斯神父,然后禮貌地點點頭?!敖裉煲姷侥阄液芨吲d,神父。如果之前我對你不夠尊重,那我向你道歉。但現在請允許我和這個男孩向你告別。我知道比特麗絲夫人還需要你看一看,她是個勇敢而善良的女人。我請你留些力氣給她看病。感謝你的忠告,告辭了?!?/p>

??怂魈稍诤诎抵?,一邊期盼著睡神降臨,一邊努力回想,當時在喬納斯神父的小房間里,為什么自己大多時候都沒怎么說話??傇撚惺裁丛?。比特麗絲發現了迷霧的源頭,興高采烈地轉過臉來跟他說,但他仍舊沒說話,只是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當時某種強烈而奇怪的情感在他胸中翻騰,幾乎讓他如臨夢境,盡管周圍的人說的每個字都清清楚楚傳入了他耳中。他感覺好像站在冬天河面上的一艘船里,在濃霧中眺望,心里知道大霧隨時會分開,露出前方陸地的清晰輪廓來。而且,當時他有一種恐懼感,與此同時卻又感到好奇——或者是種比好奇更強烈、更陰暗的感覺——他心里堅定地告訴自己:“無論前方是什么,讓我看看,讓我看看?!?/p>

這話他當時真的說出來了嗎?也許吧,而且就在那一刻,比特麗絲興奮地轉臉對他喊道:“??怂?,你聽見了嗎?迷霧是那條母龍造成的!”

維斯坦和男孩離開了喬納斯神父的房間,之后發生的事情,他記不清楚。那位不說話的僧侶尼尼安肯定也一起走了,可能要給男孩拿治傷口的膏藥,也可能就是領著他們出去,不讓別人發現。反正最后只有他和比特麗絲留在喬納斯神父身邊,神父雖然受了傷,非常疲勞,還是給妻子做了仔細的檢查。他沒讓她脫衣服——這讓??怂鞣帕诵摹敃r的情況他記得很模糊,不過他腦海里留下了一幅畫面:喬納斯把耳朵貼在比特麗絲的腰部,閉著眼睛、聚精會神,好像能聽到身體里發出的微弱信號一樣。??怂饕灿浀?,僧侶眨著眼睛,問了比特麗絲一連串的問題。喝水后感到惡心嗎?脖子后面痛過嗎?還有些問題??怂饔洸蛔×?,不過每個問題,比特麗絲的回答都是否定的,她說的“不”越多,??怂骶驮礁吲d。只有一次,喬納斯問她小便里有沒有血,她回答說是,有時候有,??怂骶o張起來。但僧侶只是點了點頭,好像這是意料之中的正?,F象一樣,然后就接著問下一個問題了。后來檢查是怎么結束的呢?他記得喬納斯微笑著說:“看來你可以安心去找你兒子了?!卑?怂髯约赫f,“你看,公主,我就說沒什么事嘛?!比缓笊畟H小心翼翼地慢慢躺下去,在床上喘氣休息。尼尼安不在,??怂髭s緊跑過去,用水罐把僧侶的杯子加滿水。他把杯子送到病人嘴邊,看到小小的血珠從他下嘴唇上滑落,在水中散開。然后喬納斯神父抬眼看著比特麗絲,說道:

“夫人,你稱作迷霧的這個東西——現在知道了它背后的真相,你好像很高興?!?/p>

“真的高興,神父,因為現在我們有個方向了?!?/p>

“小心一點,這是個有人迫切守護的秘密,雖然現在公開也許更好?!?/p>

“是不是秘密,也不是我要小心的事情,神父,我高興的是,??怂骱臀壹热恢懒?,現在行動就有了依據?!?/p>

“可是,好心的夫人啊,你這么確定不要這迷霧嗎?有些事情藏起來,不放在心里,難道不是更好嗎?”

“對有些人來說也許是這樣,神父,但對我們不是。我和??怂鞫枷M俅螕碛形覀児餐冗^的美好時光。被人奪走那些記憶的感覺就像一個小偷晚上進來,拿走了我們最寶貴的東西?!?/p>

“可迷霧籠罩著所有的記憶啊,好的壞的都包括。不是嗎,夫人?”

“我們也愿意讓壞的記憶回來,哪怕會讓我們哭泣,或者氣得發抖。因為,那不就是我們共同度過的一生嗎?”

“這么說,夫人,你不怕壞的記憶?”

“有什么可怕的呢,神父?我和??怂鳜F在對對方的感情,說明我們走過的路雖然被迷霧遮住,但是一路上不會有危險。這就像一個結局幸福的故事,連孩子都知道,過去經歷的曲折不必害怕。無論我們這一生是什么樣子,我和??怂鲿黄鸹貞?,因為這是我們兩人都很珍視的?!?/p>

肯定有一只鳥從房間屋頂下飛過。那聲音嚇了他一跳,??怂鬟@才意識到,剛才有一下他是真的睡著了。他還意識到,劈柴的聲音停了,周圍安靜下來。武士回到他們的房間了嗎???怂魇裁匆矝]聽到。隔著桌子的黑影,在房間另一頭埃德溫睡覺的地方,似乎也沒有別人。喬納斯神父給比特麗絲做完檢查、問過問題,然后又說了什么呢?是的,她回答說,她小便里有過血,可他只是笑笑,又問了別的事情。??怂髡f,你看,公主,我就說沒什么事嘛。喬納斯神父笑了,他受了傷,很疲憊,可他還是說,你可以安心去找你兒子了。但是,這些問題,比特麗絲都不害怕。他知道,比特麗絲害怕的是船夫的問題,比喬納斯神父的問題更難回答,所以知道迷霧的根源之后,她才那么高興。??怂?,你聽見了嗎?她興高采烈。??怂?,你聽見了嗎?她說道,臉上容光煥發。


---更多精彩小說來至 閱讀時光---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9769单双中特 (*^▽^*)MG北极探险彩金 厂西快乐双彩开 8月1号福建快3开奖号码 (^ω^)MG正中红心援彩金 彩票平台找漏洞刷钱 好运彩3d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今天 (^ω^)MG野性孟加拉虎游戏说明 一码中特免费大公开 35选7中奖在哪领奖 36选7好彩1生肖走势图 360遗漏值湖北快3 香港曾道人特码资料 (^ω^)MG白狮援彩金 (^ω^)MG惊喜复活节_稳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