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被掩埋的巨人  作者:石黑一雄

從遠處稍微高點兒的地方看,這個撒克遜村子與??怂骱捅忍佧惤z的巢穴不同,更像你們所熟悉的“村莊”。至少有一點——也許是因為撒克遜人對幽閉癥更加敏感——這兒不朝山腰里面挖。如果你像??怂骱捅忍佧惤z那天晚上一樣,從陡峭的山壁上下來,你應該能看到,下方大概有四十多幢獨立的房子,在谷底排成兩個大略的圓形,一個在內一個在外。你從遠處可能還看不出房子大小和華麗程度上的區別,但你肯定能看到茅草屋頂,很多是“圓屋”,你們當中有些人,也許還有你們的父母,就是在類似的屋子里長大的。如果說撒克遜人愿意犧牲一點兒安全,換取通風的益處,那么他們也采取了認真的彌補措施:村莊周圍有一圈高高的木樁圍籬,木樁用繩索相連,頂端削得尖尖的,像巨大的鉛筆。無論從哪個地方走近,圍籬至少都有兩個人那么高,外側還挖了一道深溝,讓人更加不敢爬過去了。

??怂骱捅忍佧惤z從山坡下來,兩人停下腳步喘氣的時候,看到的應該就是這幅景象。太陽快從山谷那邊落下去了,比特麗絲的眼睛更好,所以還是走在前面,身體向前傾著,比??怂骺煲粌刹?,周圍的草和蒲公英和她腰一般高。

“我看到四個人守著大門,不,五個,”她說道?!拔蚁胨麄兪掷锬弥L矛。上次和其他女人一起來的時候,只有一個看門人,帶著兩條狗?!?/p>

“公主啊,你確定他們會歡迎我們嗎?”

“別擔心,??怂?,他們現在對我已經很熟悉了。而且,這兒有個長老是不列顛人,雖然不是同一個部族,但大家都把他當成有智慧的領袖。他會給我們一個安全的地方過夜。不過呢,??怂?,我覺得好像出什么事情了,心里有些不踏實。噢,又來了一個拿長矛的,帶著一群兇惡的狗?!?/p>

“誰知道撒克遜人在干什么,”??怂髡f?!拔覀冞€不如找別的地方過夜呢?!?/p>

“天就快黑啦,??怂?,而且長矛可不是用來對付我們的。還有啊,村子里有個女人,我打算去見一下,她很懂醫藥,比我們村子里誰都強?!?/p>

??怂鞯戎^續往下說,可她只是望著遠處,于是他問:“那你為什么要去找懂醫藥的人呢,公主?”

“我有時候感覺有點不舒服。這個女人可能知道怎么治?!?/p>

“什么樣的不舒服啊,公主?哪里不舒服?”

“沒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是因為要到這兒找地方過夜,所以才想起來?!?/p>

“可是什么地方呢,公主?哪里痛?”

“哦……”她沒有轉身,一只手按在腰間,就在肋部下方,然后笑了起來?!罢娴臎]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今天走這么多路,都看不出來有什么事?!?/p>

“的確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公主,倒是我一直要停下來休息?!?/p>

“我就這么說嘛,??怂?。所以沒什么好擔心的?!?/p>

“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實際上,公主啊,你和只有你一半年紀的那些女人一樣健康。不過,如果這兒有人能幫你解除疼痛,那么去看看能有什么壞處呢?”

“我剛就這么說嘛,??怂?。我帶了一點錫,換藥?!?/p>

“誰愿意身上有地方痛呢?我們都有這種情況,只要有辦法,也都想治好。只要這個女人在這兒,守衛們又放我們進去,那我們一定要去?!?/p>

他們走過壕溝上的橋時,天快黑了,大門兩邊都點起了火把。守衛們高大魁梧,但看到他們來,卻面露恐慌。

“等一下,??怂?,”比特麗絲低聲說?!拔乙粋€人去跟他們說說?!?/p>

“別靠近他們的長矛啊,公主。狗看起來倒還安靜,那些撒克遜人好像都嚇傻了?!?/p>

“你都是個老頭子了,??怂?,如果他們害怕的是你,我馬上就告訴他們這是個錯誤?!?/p>

她大膽地朝他們走過去。大家圍住她,一邊聽她說,一邊不時朝??怂骱傻乜粗?。隨后其中一個人沖他喊,說的是撒克遜語,讓他走到火把跟前,大概是要看看他是不是年輕人假扮的。然后他們又和比特麗絲說了幾句話,就讓他們倆過去了。

從遠處看,這個村莊是兩圈整潔有序的房子,但一走上村子里的小路,??怂黧@訝地發現,這兒成了混亂的迷宮。天色這會兒是快黑了,沒錯,可他跟在比特麗絲后面,看不出這地方有任何邏輯或規律。建筑物會突然從他眼前冒出來,擋住去路,他們只好走旁邊那些令人疑惑的小胡同。這時候他們比在外面走大路時還要小心:之前下了暴雨,路上都是泥坑水洼;而且撒克遜人好像滿不在乎地聽憑各種各樣的東西丟在路中間,甚至還有石塊。但是,讓??怂髯铍y受的,是那種難聞的氣味,隨著他們的腳步或強或弱,但一直都在。和當時的人們一樣,他已經習慣了人畜糞便的氣味,但這種氣味要難聞得多。很快,他就發現了氣味的來源:整個村子的人都把一堆堆的腐肉放在房子前面或道路旁邊,作為給各種神祇的供奉。有一下子氣味特別濃烈,??怂鬓D身去看,一幢小房子的屋檐下掛著一個黑色的東西,上面有一大堆蒼蠅,蒼蠅嗡一聲飛走,那東西的形狀頓時就不一樣了。隨后,他們又看到一群孩子拽著一頭豬的耳朵;狗、牛、驢子,到處亂晃,沒人看管。路上遇到的幾個人,要么默默地盯著他們,要么快速消失在門或窗戶后面。

“今晚這里有點奇怪,”比特麗絲低聲說?!耙话闼麄儠诜孔忧懊?,或者圍個圈,又說又笑。孩子們該跟在我們身后,問上一百個問題,不知道該罵我們,還是該當我們是朋友。今天奇怪,都很安靜,這讓我覺得不踏實?!?/p>

“我們有沒有走錯路,公主,這是朝他們讓我們過夜的地方走嗎?”

“本來我想先去找那個女人,看看有沒有藥。但看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最好還是直接到那幢破舊的長屋里去吧,別遇上什么事兒?!?/p>

“那位女藥師,住得離這兒遠嗎?”

“我記得就在這附近?!?/p>

“那我們去看看她在不在吧。你身上的痛是小事情,我們都知道,但如果能治好,干嗎還讓它痛呢?!?/p>

“等到明天上午也來得及,??怂?。這是小事情,要不是說起來,我都不覺得痛?!?/p>

“話是這么說,公主,但是既然來了,為什么不去看看這位聰明的女士呢?”

“你要是特別希望去,那我們就去吧,??怂?。我倒愿意明天上午再說,或者下次經過這兒的時候再來?!?/p>

兩人說著話,一拐彎來到一個地方,好像是村莊的廣場。廣場中央燒著明亮的篝火,在火光的照耀下,能看到周圍坐滿了人——撒克遜人,有老有少,還有小嬰兒,抱在父母的懷里。??怂魇紫认氲降氖?,他們闖進了異教徒的儀式。但是,等他們停下腳步仔細看了看,??怂鞑虐l現人們的注意力沒有集中點。他能看到的那些人神情嚴肅,也許心里感到害怕。人們說話聲音都很低,人群中彌漫著一種焦慮的氣氛。一條狗沖??怂骱捅忍佧惤z叫了一聲,隨即被黑暗中的人趕走了。有些人注意到了他們,眼神空洞地看了一會兒,然后就不去管了。

“誰知道他們這是擔心什么事情,??怂?,”比特麗絲說?!耙皇桥帋熅驮诟浇?,我倒寧愿走開。讓我來看看還能不能找到去她家的路?!?/p>

他們朝右邊一排小房子走去,這時他們意識到,黑暗中還有很多人,在默默地看著篝火周圍的人。比特麗絲停下腳步,跟一個站在自家門口的女人說話,??怂麟S即意識到,她就是那個女藥師。他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依稀能辨別出一個脊背挺直的中年女人,個子很高,手里抓著一條披巾,緊緊裹住肩頭。她和比特麗絲繼續低聲交談著,不時望望人群,又看看??怂?。最后,那個女人打個手勢,讓他們進屋,但比特麗絲走到??怂鞲?,輕聲說道:

“讓我跟她單獨談談,??怂?。幫我把行囊拿下來,在外面等我吧?!?/p>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嗎,我的公主,雖然我聽不懂這撒克遜話?”

“這是女人的事情,丈夫。讓我單獨和她談,她說要把我這副老身子骨好好檢查檢查?!?/p>

“對不起啦,公主。我剛才沒想清楚。讓我把行囊拿下來,我就在外面等著,多久都行?!?/p>

兩個女人進屋后,??怂鞲械綔喩砥7?,尤其是肩膀和腿。他取下自己的行囊,靠在身后的土墻上,看著人群。焦躁的情緒越來越濃:有些人從周圍的黑暗中大步走出來,加入人群中,還有人匆匆忙忙從火堆旁離開,過一會兒又匆匆回來?;鸸庹樟烈恍┟婵?,輪廓異常分明,另一些面孔則隱藏在暗處,可過了一會兒,??怂靼l現,原來所有人都在焦慮地等待,等著什么人或什么事情從火堆左側的木柱大廳里現身。這幢建筑很可能是撒克遜人聚會的地方,里面可能也燒著篝火,因為窗戶里光亮搖曳,一明一暗。

他背靠著墻,比特麗絲和那個女藥師的聲音從身后什么地方隱約傳來。他差點要開始打盹了,這時人群躁動起來,發出低低的喧鬧聲。幾個人從木柱大廳里出來,朝火堆走去。人群分開,讓他們通過,大家安靜下來,好像是要等他們發布通告,但沒有通告,很快人們就圍了上去,聲音又開始大起來。??怂靼l現,人們的注意力幾乎全部集中在最后從大廳里出來的那個人身上。他看上去不會超過三十歲,但有一種天生的威嚴。他穿著樸素,和農夫差不多,但和村里其他人都不一樣。倒不僅僅是他的披風掀起來,搭在一側的肩膀上,露出了腰帶和劍柄。也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頭發比其他村民長——幾乎一直垂到肩膀上,一部分用皮條扎住,以免擋住眼睛。實際上,??怂髡嬲氲降氖?,這個男人這樣扎頭發,是為了避免戰斗時頭發擋住視野。??怂髯匀欢幌氲搅诉@一點,但隨后回想起來,他吃了一驚,因為這個念頭里有似曾相識的成分。陌生人大步走到人群中間,一只手落在劍柄上,??怂髁⒓锤杏X到這個動作帶來的獨特感受:自得、興奮、恐懼摻雜在一起。他暗暗告訴自己,這些奇怪的感受回頭再說,現在不要去考慮,要注意眼前的事情。

這個人的姿態,他移動和站立的樣子,使他和周圍的人大相徑庭?!半m然這個人想假裝成普通的撒克遜人,”??怂餍南?,“但他的的確確是名武士。也許還是一名一旦起意,便能掀起狂瀾的武士?!?/p>

大廳里出來的另外兩個人緊張地跟在他身后,武士往人群中走一點,他們倆就想辦法跟在他身邊,像孩子擔心被父母丟下一樣。這兩個人也很年輕,都佩著劍,每人手里還抓著一根長矛,但兩人顯然不太習慣使用武器。而且,他們畏畏縮縮,身形僵硬,其他村民沖他們說鼓勵的話,他們也沒有反應。人們用手拍他們的后背、捏他們的肩膀,但他們的目光躲躲閃閃,神情慌張。

“長頭發的是個陌生人,比我們早到一兩個小時,”比特麗絲的聲音在他耳邊說道?!叭隹诉d人,不過來自很遠的地方。東方的沼澤地,他這么說的,他最近在那兒和海上來的強盜打過仗?!?/p>

之前,??怂饕呀浺庾R到,兩位女人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他轉過身,看見比特麗絲和屋子的女主人已經出來了,站在門邊,就在自己身后。女藥師用撒克遜語輕聲說了一會兒,然后比特麗絲在他耳畔說道:

“看來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早些時候,村里一個人氣喘吁吁地跑回來,肩膀受了傷,大家讓他平靜下來,他才說明了原委。他和他的哥哥,還有他侄子,在河邊的老地方釣魚,碰到了兩個食人獸。不過,根據肩膀受傷的這個人的說法,這可不是一般的食人獸。大得嚇人,比他見過的食人獸速度更快,也更狡猾。兩個魔鬼——村子里的人現在談起來,都是這么稱呼它們的——當場就殺死了他哥哥,抓走了男孩,男孩還活著,掙扎不休。受傷的男人沿著河邊小道逃跑,身后粗重惡心的氣息越來越近,不過最后他還是甩掉了它,保住了性命。你看那邊那個應該就是他,??怂?,胳膊上綁著木條,正在跟那個陌生人說話。他雖然受了傷,卻急著讓侄子領著村子里最強壯的男人回到那個地方。他們在河邊看到了篝火的煙,就在他們準備好武器,悄悄爬過去的時候,灌木叢里突然闖出那兩個魔鬼來,看來它們預先布置好了陷阱。女藥師說,大家還沒想到逃命,就已經有三個人死了,其他人都回來了,沒有受傷,但大多躲在床上瑟瑟發抖、胡言亂語,嚇得都不敢出來祝福這幾個打算此刻出發的勇士。雖然天快黑了,迷霧即將來臨,這些勇敢的人仍要去完成十二個健壯的人白天都無法完成的事情?!?/p>

“小男孩是死是活,他們知道嗎?”

“他們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們還是會到河邊去。第一隊人馬膽戰心驚地回來之后,長老們無論怎么催促,再也沒人有膽子加入第二次遠征??蛇@時候來了好運,這個陌生人進了村,他的馬傷了腳,要找個地方過夜。他今天才認識小男孩和他家人,但他宣布說,愿意幫村子的忙。和他一起去的,是男孩另外兩個叔叔,看看他們的樣子,我看幫不上武士的忙,可能還會礙手礙腳。你看,??怂?,他們害怕得要命?!?/p>

“我能看出來,公主。但他們這么害怕卻依然決定去,還是很勇敢。我們不該今天晚上來給村子添麻煩?,F在好像還有人在哭,看來今天晚上還有事啊?!?/p>

女藥師似乎能聽懂??怂鞯囊馑?,因為她又說話了,用的是本族語言,然后比特麗絲說,“她說現在直接去長屋,天亮之前都不要露面了。她說,在這樣的夜晚,要是我們在村里走來走去的話,人們怎么對待我們,可真難說得很?!?/p>

“我正是這么想的,公主。那我們就聽這位好心女士的話吧。你還記得路吧?!?/p>

可就在這時候,眾人突然吵嚷起來,然后吵鬧聲變成了歡呼聲,人群又動了起來,好像在努力地變換形狀,然后開始前行,武士和兩個同伴走在中央。有人開始低聲吟唱,很快在黑暗中觀看的人也加入進來——包括那位女藥師。行進的隊伍朝這邊走來,明亮的篝火留在身后,但隊伍里有幾支火把,所以??怂髂茈[約看到幾張臉,有的恐懼,有的激動。每次火把照亮武士的時候,他的表情都很鎮定。他朝左右兩邊看著,向鼓勵他的人們致意,一只手又放在劍柄上。他們經過??怂骱捅忍佧惤z身旁,從一排房子中間走過,看不見了,但過了一會兒,仍然能聽到遠處的吟唱聲。

??怂骱捅忍佧惤z呆立不動,也許是被這種氣氛嚇住了。然后比特麗絲開始問女藥師,到長屋怎么走最好,在??怂骺磥?,兩個女人隨即開始談論到某個其他地方的路了,因為她們打著手勢,指著遠處村莊上方的山巒。

等整個村莊安靜下來,他們才動身到過夜的地方去。在黑暗中找路更加困難了,角落里偶有點著的火把,投下黑影重重,只會增加混亂。他們走的路,和人群行進的方向相反,經過的房子里都是漆黑的,沒有明顯的生命跡象。

“走慢點,公主,”??怂鞯吐曊f?!拔覀儌z要是在地上摔一跤,恐怕沒有人來幫忙?!?/p>

“??怂?,我想我們又迷路了。我們回到剛才拐彎的地方吧,我肯定能找到路?!?/p>

過了一會兒,路變直了,他們發現路旁就是在山上曾看到的防御圍籬。那尖尖的木樁在他們上方,比夜晚的天空還要黑。兩人往前走的時候,??怂髂苈牭筋^頂上方有竊竊私語聲。接著他看見了其他人,都在上面,沿著防御墻有規律地排列著,從圍籬上方盯著外面黑暗的荒野。他還沒來得及告訴比特麗絲他發現的情況,就聽到背后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他們加快了腳步,可這時候旁邊已經有個移動的火把,他們身前人影晃動。一開始,??怂饕詾榕龅搅藦膶γ鎭淼囊粠痛迕?,但隨即發現自己和比特麗絲已被團團圍住。不同年齡和體形的撒克遜人擠了上來,有些拿著長矛,有些揮舞著鋤頭、鐮刀等工具。幾個聲音同時跟他們講話,好像還有更多人陸續趕來。??怂鞲械交鸢训臒岫葥涿娑鴣?,他把比特麗絲抱得緊一點,目光凝視周圍,看能不能找出帶頭的人,但沒找到。而且,每張面孔都神色慌張,他意識到,任何魯莽動作,都可能導致災難。一個眼神瘋狂的年輕人已經哆哆嗦嗦把刀舉在空中,??怂靼驯忍佧惤z拉過來,離刀鋒遠點兒,腦子里回想著他會說的那幾句撒克遜話。他什么都沒想起來,只好發出幾聲安慰的聲音,就像對付一匹不聽話的馬那樣。

“算啦,??怂?,”比特麗絲低聲說?!八麄儾粫兄x你給他們唱催眠曲的?!彼萌隹诉d語先跟一個人講話,然后又對另一個人講,但氣氛并沒有改善。人們開始叫喊、爭辯,一條狗拽著繩子,從隊列里竄出來,沖他們惡狠狠地叫。

突然,周圍緊張的人們一下子松懈下來。他們的聲音低下去,最后只能聽到一個聲音,在不遠處憤怒地叫喊。聲音越來越近,人群分開,一個身材粗短、身形扭曲的人拄著一根粗拐杖,拖著腳步走到火把的光亮下。

他年紀很大,雖然脊梁挺得比較直,脖子和腦袋卻以奇怪的角度從肩上伸出來。但是,所有在場的人似乎都服從他的權威——連那條狗都不叫了,躲進了黑暗中。??怂鲗θ隹诉d語所知有限,但他仍能聽出來,這個身形扭曲的人勃然大怒,倒不僅僅是因為村民們對陌生人不友好:他在批評他們擅自離開哨崗?;鸸庀碌哪樋锥忌袂榫趩?,雖然仍舊疑惑。接著,長者的聲音更高、更憤怒了,人們似乎也慢慢想起了什么事情,一個一個悄悄回到了黑暗中。等到最后一個人也已經離開,周圍響起攀爬梯子的聲音,這個身形扭曲的老人仍在背后責罵不休。

最后,他轉身面對??怂骱捅忍佧惤z,用他們的語言說話,而且不帶一點兒口音?!八麄冊趺催B這都忘記了呢,而且剛才還親眼看著那位武士帶著他們的兩個兄弟出發,去做他們自己沒有勇氣做的事情?他們的記憶這么糟糕,是因為羞愧嗎,還是僅僅因為害怕?”

“他們的確很害怕,艾弗,”比特麗絲說?!皠偛啪退隳_邊落下一只蜘蛛,也會讓他們互相廝打起來。你派來歡迎我們的隊伍,可不怎么樣啊?!?/p>

“我向你道歉,比特麗絲夫人。也向你道歉,先生。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會這樣對待你們的,不過你們也看到了,這是個充滿恐懼的夜晚?!?/p>

“我們要到長屋去,這會兒迷路啦,艾弗,”比特麗絲說?!澳銕臀覀冎競€路,我們就很感激啦。剛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和丈夫都很想待在屋里休息?!?/p>

“朋友們,我倒希望你們能在長屋受到友好的招待,但這樣的晚上,我的鄰居們會干什么,倒很難說。你和你好心的丈夫愿意到我自己家里過夜嗎?那要省心得多,不會有人打擾?!?/p>

“我們很高興接受你的善意,先生,”??怂鞑辶艘痪??!拔液推拮佣己苄枰菹??!?/p>

“那請跟我來吧,朋友們。在后面跟緊點兒,到家之前不要大聲說話?!?/p>

他們在黑暗中跟著艾弗,來到一幢房子前,這屋舍結構上和其他房子差不多,但要大一些,而且是獨立的。他們穿過低矮的門廊進了屋,空氣里充滿著木柴的煙味兒,讓??怂餍乜诎l緊,但他覺得這氣味溫暖友好。屋子中央燜燒著堆火,周圍有編織毯、動物皮和橡木、白蠟木做的家具。??怂鲝男心依锬锰鹤?,比特麗絲一下子坐到一把能搖動的座椅上,松了口氣。艾弗還站在門口,似乎心事重重。

“你們剛才的遭遇,”他說,“我想想都覺得羞愧?!?/p>

“我們都不要去想這件事啦,先生,”??怂髡f?!澳阋呀泴ξ覀儔蛴押美?。而且晚上來的時候,我們也親眼看到了那些勇敢的人出發,去完成危險的任務。所以我們非常理解村子里的恐慌氣氛,有些人做些傻事,也是正常的?!?/p>

“既然你們兩位陌生人都記得我們的麻煩,那些傻瓜怎么這么快就忘記了呢?命令連孩子都聽得懂,就是要求他們不惜代價守住圍籬上的崗位,這關系到全村人的安全,何況如果我們的英雄們被妖怪追到門邊,他們還需要幫忙呢。瞧瞧他們都在干什么?兩個陌生人走過,他們就撲過來,像發瘋的狼一樣,站崗的命令都忘光了,也不記得為什么要站崗。要不是這地方經常發生這種奇怪的遺忘癥,我都要懷疑自己腦子是不是出了問題?!?/p>

“我們那兒也是一樣的,先生,”??怂髡f?!班従油浭虑榈那闆r,我和妻子見過很多次?!?/p>

“這倒有意思了,先生。我還擔心這種病只在我們這兒傳播呢。周圍的人都忘記了,常常只有我一個人還有些記憶,是因為我老了,還是因為我是個不列顛人,住在撒克遜人當中?”

“我們發現情況也是這樣,先生。我們自己也受到了這迷霧的影響——我和妻子一直稱之為迷霧——但年輕人的情況似乎更嚴重。先生,你找到解釋了嗎?”

“我聽到過很多說法,朋友,大多是撒克遜人的迷信。但去年冬天,有個陌生人到這邊來,說了一些話,我越想越覺得有道理。咦,這是怎么回事?”艾弗一直待在門邊,手里拄著拐杖,這時突然轉過身去,對一個體形扭曲的人來說,這個動作異常敏捷?!霸從銈兊闹魅?,朋友們??赡苁俏覀兊挠率總兓貋砝?。你們最好待在這里,不要露面?!?/p>

他走之后,??怂骱捅忍佧惤z沉默了一會兒,兩人坐在各自的椅子上,閉著眼睛,感謝這休息的機會。然后比特麗絲低聲說道:

“你覺得艾弗剛才想說什么呢,??怂??”

“哪件事情,公主?”

“他在談迷霧啊,還有迷霧的原因?!?/p>

“就是他聽過的一個傳言。我們一定要請他說清楚。他是個可敬的人。他一直和撒克遜人住在一起嗎?”

“據我所知,很久以前他娶了個撒克遜女人,后來就一直住在這兒。那個女人怎么樣,我沒聽說過。??怂?,要是能找到迷霧的原因,那不是件很好的事情嗎?”

“真是件好事,但究竟能有什么好處,我還不知道?!?/p>

“你怎么能這么說呢,??怂??你怎么能說這么狠心的話呢?”

“怎么啦,公主?出什么事情啦?”??怂鲝囊巫由献饋?,望著妻子?!拔抑皇钦f,找到了原因,也不能讓迷霧消失,無論是從這兒還是從我們自己的地方?!?/p>

“只要有機會了解這迷霧,就可能對我們意義非凡。你怎么能這么輕描淡寫地說呢,??怂??”

“對不起,公主,我不是有意要這么說的。我心里剛才在想別的事?!?/p>

“我們可是今天才從船夫那兒聽到消息的,你怎么還能想別的事呢?”

“別的事,公主,比如:那些勇士們有沒有回來,孩子有沒有受傷。還有,這村子的守衛們人心惶惶,大門也不牢固,那些魔鬼今晚會不會攻進來報復。要想的事情很多,管不了迷霧或者那個奇怪船夫的迷信話?!?/p>

“沒必要講狠話,??怂?。我可不希望吵架?!?/p>

“請原諒,公主??隙ㄊ沁@兒的氣氛影響了我?!?/p>

可是,比特麗絲已經眼淚汪汪了?!皼]必要說話這么兇嘛,”她幾乎是喃喃自語。

??怂髡酒鹕韥?,走到她的搖椅旁,微微蹲下,把她緊緊抱在胸前?!皩Σ黄鸢?,公主,”他說?!拔覀冸x開這個地方之前,一定能和艾弗談談迷霧的事?!眱扇司瓦@樣抱了一會兒,他又接著說道:“說實話,公主,我剛才心里倒在想一件具體的事情?!?/p>

“什么事啊,??怂??”

“我在想,你身上的痛,女藥師是怎么說的?!?/p>

“她說沒關系,上了年紀很正常?!?/p>

“我就這么說嘛,公主。我不是說過不用擔心嗎?”

“我可沒擔心,丈夫。是你堅持要今天晚上去見那個女人的?!?/p>

“見見她也很好啊,就算我們以前擔心你身上的痛,現在也不用擔心啦?!?/p>

她從他懷里輕輕掙脫出來,靠到搖椅上?!鞍?怂?,”她說,“女藥師提到了一位老僧侶,她說比她懂得更多。他幫助過這個村里很多人,這個叫喬納斯的僧侶。他的修道院離這兒有一天的路程,沿著上山的路向東?!?/p>

“沿著上山的路向東?!卑?怂鬟~步朝門那邊走去,望著外面的黑夜。門是開的,艾弗離開的時候沒有關?!肮靼?,我在想,我們明天也可以走高地上的那條路,和走低地上那條穿過樹林的路差不多?!?/p>

“那條路不好走,??怂?。要爬山。至少要多花一天,兒子還在焦慮地等著我們呢?!?/p>

“沒錯??墒?,走了這么遠,不去看看這位睿智的僧侶,好像很可惜?!?/p>

“女藥師以為我們要去那個方向,所以這么說說而已。我跟她說,不走山路到兒子的村莊更方便,她也認為沒這個必要了,就是身上痛,老年人都有的,沒有其他毛病?!?/p>

??怂髂抗獯┻^門廊,繼續盯著外面的黑夜?!肮靼?,我們回頭再考慮一下?,F在艾弗回來啦,看起來不太高興?!?/p>

艾弗大步走進來,喘著粗氣,坐在一把堆滿獸皮的寬大椅子上,隨手將拐杖喀嗒一聲丟在腳下?!耙粋€年輕的傻瓜說,看見一個魔鬼從圍籬外面爬上來,探頭探腦朝里面望。大混亂啊,這個不用我說了,我只好組織一隊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他指的那個地方除了夜晚的天空,什么也沒有,可他還是說魔鬼就在那兒看著我們,其他人都縮到我后面,像孩子一樣,還拿著鋤頭和長矛。然后那個傻瓜承認守夜的時候睡著了,夢見了魔鬼,可即使這樣,他們急忙回到各自的崗位了嗎?他們都嚇得不敢動,我只好發誓說,要把他們揍成爛泥,讓他們家人都認不得?!彼h顧四周,仍舊喘著粗氣?!霸從銈兊闹魅税?,朋友們。今晚要是能睡的話,我就睡里面那間屋,你們在這兒盡量讓自己舒服一點兒吧,反正能為你們提供的也很少?!?/p>

“恰恰相反,先生,”??怂髡f,“你為我們提供了非常舒適的住處,我們很感謝。很遺憾你剛才出去,沒有聽到更好的消息?!?/p>

“我們必須等,也許要到半夜,甚至黎明。朋友們,你們要到哪兒去呢?”

“我們明天出發往東走,先生,到兒子的村莊去,他急著見我們呢。不過,這件事情,你也許能幫點忙。我和妻子剛才正在討論該走哪條路。我們聽說有個睿智的僧侶,名叫喬納斯,住在山上的修道院里,要走山路去,我們有件小事情請教他?!?/p>

“喬納斯當然很有名望,不過我沒有親眼見過他。一定要去見見他,不過要小心,到修道院的路可不好走。大半天都要爬山。等山路走完,你們要注意,不要迷路,那地方就是魁瑞格的地盤?!?/p>

“魁瑞格,那條母龍嗎?我很久沒聽人談到過她了。這里的人現在還很害怕她嗎?”

“她現在幾乎不下山了,”艾弗說?!耙粫r興起也許會攻擊路過的行人,但是算在她頭上的事情,可能是野獸或土匪干的。依我看,帶來威脅的不是魁瑞格做的事,而是她還一直存在。只要她還活著,還能自由行動,各種各樣的邪惡就會在我們的土地上滋生,像瘟疫一樣。比如今晚給我們帶來災難的魔鬼。它們是哪里來的呢?這可不是普通的食人獸。這兒誰也沒見過類似的東西。它們為什么要到這兒來呢,為什么要到我們的河岸上安營?魁瑞格現在很少現身,但很多黑暗的力量都來自于她,這么多年她還沒被人殺死,真是個恥辱?!?/p>

“可是,艾弗,”比特麗絲說,“誰愿意去挑戰這么個怪獸呢?無論怎么說,魁瑞格可是條極其兇猛的龍,又躲藏在很難去的山里?!?/p>

“你說得對,比特麗絲夫人,這是個艱難的任務。情況是這樣的:亞瑟王的時代留下了一位年老的騎士,多年前他受這位偉大國王的指令,去殺死魁瑞格。你們要是走山路,還有可能碰上他??吹剿?,你們肯定認得出來:他穿著一副上了銹的鎖子甲,騎著一匹老馬,遇人就說他的神圣使命,不過我猜這個老傻子從沒給母龍帶來什么麻煩。我們等他完成任務,恐怕要等到很老啦。朋友們,無論怎么說,你們應該去修道院一趟,但是要小心一點,夜晚到來之前就要找到安身的地方?!?/p>

艾弗邁步朝里屋走去,但比特麗絲很快站起身來,說道:

“艾弗,之前你談到過迷霧。說你聽人說起過它的原因,后來你有事走了,沒來得及說下去?,F在我們很希望聽你談談這件事?!?/p>

“對啦,迷霧??烧媸莻€好名字。比特麗絲夫人,我們聽說的話,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呢?我想,剛才我說過,去年有個陌生人騎馬經過,在這兒過夜。他是從東邊沼澤來的,和今天這位勇敢的客人一樣,不過說話的口音很難懂。我請他在這個舊房子里休息,和你們一樣,晚上我們談了很多事情,也談到了迷霧,你們用的這個名稱倒很貼切。他對我們這個奇怪的毛病非常感興趣,一遍一遍提了很多問題。然后他提了一個說法,我當時沒在意,但后來一直在考慮。陌生人認為,可能是上帝本人忘記了我們過去的很多事情——遙遠的事情,當天的事情。如果一件事情上帝不記得,我們這些凡人怎么可能還記得呢?”

比特麗絲瞪大眼睛看著他?!斑@種事情有可能嗎,艾弗?我們大家都是主的孩子。我們做過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上帝真會忘記嗎?”

“這正是我問過的問題,比特麗絲夫人,陌生人沒有回答。但從那以后,我就一直在想他的話。也許這也是個不錯的說法,可以解釋你們所說的迷霧?,F在,請你們原諒,朋友們,我要抽空休息一會兒啦?!?/p>

***

??怂饕庾R到,比特麗絲在搖他的肩膀。他不知道兩人睡了多久:天還是黑的,但外面人聲嘈雜,他聽見艾弗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讓我們祈禱吧,希望是好消息,不是我們的末日?!钡劝?怂髯饋?,主人已經走了,比特麗絲說道:“快點,??怂?,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我們馬上就知道了?!?/p>

??怂魉坌殊?,一只手挽住妻子的胳膊,兩人踉踉蹌蹌走入黑夜。外面點亮了更多的火把,有些從圍籬上照下來,所以路看得比以前更加清楚。人們來來往往,狗在吠叫,孩子們在哭。接下來一切似乎自動有了秩序,??怂骱捅忍佧惤z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隊伍之中,大家都在朝一個方向趕。隊伍突然停下來,??怂黧@訝地發現,他們已經到了中央的廣場——顯然,從艾弗家到這兒,不是只有他們之前走過的那條道,還有一條更直的路。篝火熊熊,燒得比以前更旺,以至于有一刻??怂饕詾?,村民們停住腳步,是因為靠近火的地方太熱了。他從人們的頭頂望過去,發現那位武士已經回來了。他鎮定地站在篝火的左邊,身體一側被火光照亮,另一側在黑暗中。??怂靼l現,他被火光照亮的那一側臉上有細小的血點,好像他剛從血霧中穿過一樣。他的長發仍舊系著,但松了一點兒,看起來濕漉漉的。他的衣服上全是泥巴,也許還有血,出發時漫不經心搭在一側肩上的披風,有幾處地方現在已經破了。但這個人似乎并沒有受傷,正在和村中三位長老輕聲說話,艾弗也在其中。??怂鬟€看到,武士的臂彎里托著什么東西。

與此同時,人們開始吟唱,一開始聲音很輕,然后越來越大,最后武士轉過身去,向人群致意,沒有一點兒粗魯驕橫的樣子。他開始對人們講話,盡管聲音夠響,大家都能聽到,但給人的印象是,他在用低沉、親密的語調談論嚴肅的話題。

聽眾們安靜下來,努力去聽他說的每個字,不久人們便張大了嘴巴,要么表示贊許,要么感到震驚。有一下,他朝身旁的一個地方做了個手勢,??怂鞯谝淮慰吹?,和武士一起出發的那兩個人正坐在地上,也在火光照亮的光圈之內。他們看起來好像是從高處跌落了下來,現在還頭暈目眩,站不起身來。人們開始為這兩人吟唱,但他們似乎沒注意到,眼睛仍舊空洞地瞪著前方。

然后武士又轉臉看著人群,說了句話,吟唱聲消退下去。他向前跨了一步,離篝火更近,一只手抓住他一直帶著的那個東西,舉到空中。

??怂骺吹?,那似乎是個動物的腦袋,脖子很粗,從咽喉下方切下來。黑色的卷毛從頭頂掛下來,披在臉部周圍,那張臉沒有五官、怪誕可怖:本來應該有眼睛、鼻子和嘴巴的地方,只有長著很多小疙瘩的肉,像鵝的瘤一樣,臉頰上有幾叢絨毛一樣的毛發。人群里發出一聲驚叫,??怂鞲杏X到大家在往后退。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大家看到的不是腦袋,而是一個大得異常的人形怪物的肩臂部位。武士舉起戰利品時,抓著的是二頭肌附近的殘根,肩膀那頭朝著最上方,這時??怂骺吹?,這一塊東西被劍從身體上砍下,他原來以為是一縷縷毛發的東西,實際上是肌腱從傷口里鉆了出來,掛在外面。

過了一會兒,武士把戰利品放下來,丟在腳下,好像他無法充分表達對怪物軀體的鄙視一樣。人們又一次縮回去,然后又擠上前,吟唱聲再次響起,但這次馬上就停止了,因為武士又開始講話。??怂饕痪湟猜牪欢?,但能明顯感覺到周圍人們的緊張、激動。比特麗絲在他耳邊說:

“兩頭怪物,都被我們的英雄殺死了。一個受了致命傷,逃進了樹林,肯定活不過今天晚上。另一個堅持戰斗,被武士切了一塊下來,你看就在地上,償還了它的罪行。那魔鬼拖著剩下的身體,跑到湖里想止住疼痛,在黑色的湖水里沉下去了。那個孩子,??怂?,看到那邊那個孩子了嗎?”

在光亮的邊緣,一小群女人圍著一個坐在石頭上的少年。他身材瘦削,有黑色的頭發,身上裹著毯子。他身高已經接近成人了,但你能感覺到,毯子下面裹著的身體細細長長,仍然是個少年。一個女人拿來了一只木桶,正幫他洗掉臉上和脖子上的污垢,但他似乎渾然不覺。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前方武士的后背,偶爾歪一下腦袋,似乎想繞過武士的腿,看一眼地上那個東西。

看到這個得救的孩子還活著,而且顯然沒受重傷,??怂鳑]覺得欣慰或高興,反倒隱約有些不安,這讓他自己十分驚訝。一開始,他以為這和小男孩本人的奇怪模樣有關,但隨即他發現了問題所在:小男孩的安危剛剛還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現在大家對待他的樣子卻有些不對勁。這里頭有種謹慎的沉默,近乎冷漠,讓??怂飨肫鹱约捍遄永镪P于小女孩瑪塔的那件事情,他懷疑這個男孩是不是也和瑪塔一樣,正在被大家遺忘??墒?,這兒的情況顯然不是這樣?,F在大家甚至開始指著小男孩了,照顧他的女人們回瞪著人群,似乎是要保護他。

“我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什么,??怂?,”比特麗絲在他耳邊說?!斑@個孩子能安全回來已是萬幸了,想想他那雙稚嫩的眼睛剛才見過的事情,可以說他平靜得讓人驚訝,但是有些人卻在為孩子的事情爭吵?!?/p>

武士仍舊在對人們說話,語氣里有懇求的意味。聽起來好像他在指責什么人,??怂髂芨杏X到人們的情緒發生了變化。欽佩與感激逐漸變成了其他情感,周圍的人聲音漸漸高起來,聲音里有疑惑甚至恐懼。武士又說話了,聲音嚴厲,同時指著身后的男孩。這時艾弗走進光亮之中,站到武士身旁,開始說話,一部分人更加直接地表示抗議。??怂魃砗笥袀€聲音喊了起來,頓時四下里一片喧嘩。艾弗提高了聲音,人們安靜了一會兒,但叫喊聲立即又恢復了,黑暗中開始有人推搡。

“哎呀,??怂?,快,我們快點走!”比特麗絲對著他耳朵大聲喊道?!斑@地方我們不能待了?!?/p>

??怂饔酶觳矒ё∷募绨?,推開人群往外走,他心里一動,又回頭望了一眼。那個男孩沒動地方,仍然瞪大眼睛看著武士的后背,顯然沒有察覺到眼前的混亂。照顧他的那個女人已經退在一旁,眼神疑惑,看看男孩,又看看人群。比特麗絲拉了一下他的胳膊?!鞍?怂?,快點,帶我們離開吧。我擔心我們會受到傷害?!?/p>

全村的人肯定都到廣場上去了,因為回艾弗家的路上,他們沒遇到人。直到看到了房子,??怂鞑砰_口問道:“剛才都說些什么呢,公主?”

“我一點把握也沒有,??怂?。大家一起說話,我一下子弄不明白。一場爭吵,關于那個得救的孩子,有人發脾氣。我們還是先離開吧,發生了什么事,以后慢慢會弄清楚的?!?/p>

***

第二天上午??怂餍褋淼臅r候,一道道陽光照進了房間。他躺在地上,不過他身下鋪著軟墊子,身上蓋著暖和的毯子——這樣的安排,比他平日里奢華得多——他現在感覺身體休息得很好。而且,他心情很不錯,因為醒來的時候,他腦子里留下了愉快的回憶。

比特麗絲在他身旁動了動,但眼睛還是閉的,呼吸也很均勻。和往常醒來的時候一樣,??怂骺粗?,等著心里慢慢涌起一股柔情。很快和他預料的一樣,他心里感到平安喜樂,但今天還夾雜著一絲悲傷。這種感覺讓他驚訝,他一只手輕輕撫摸著妻子肩頭,仿佛這個動作能夠驅走陰影一樣。

他聽到外面有吵鬧聲,但不是晚上把他吵醒的那種聲音,而是一個普通的上午,人們在各自干著自己的活兒。他想起來,自己和比特麗絲睡得太晚了,但他忍住沒去喊醒比特麗絲,而是繼續凝視著她。最后,他小心翼翼地起身,走到木頭門邊,把門推開一點兒。這扇門——應該是真正的“門”,有木頭鉸鏈——發出吱呀的聲音,強烈的陽光從縫隙里照進來,可比特麗絲還沒醒?,F在,??怂饔悬c兒擔心,他回到她躺的地方,在她一旁蹲下,這個動作讓他感到膝蓋僵硬。最后,他妻子終于睜開了眼睛,仰臉看著他。

“我們該起床啦,公主,”他心里感到寬慰,但沒有流露出來?!按遄永锏娜硕荚诟苫罾?,我們的主人早就走了?!?/p>

“那你該早點喊醒我,??怂??!?/p>

“你看起來很平靜,昨天很累,我想你該多睡一會兒。我這樣想是對的,現在你看起來像年輕姑娘一樣鮮嫩呢?!?/p>

“這一大早就開始說胡話了。我們都不知道晚上發生了什么。從外面的聲音來看,他們還沒有自相殘殺、全部死光嘛。那是孩子們的聲音,我聽到了,狗聽起來也吃飽了,很開心。??怂?,這兒有水洗臉嗎?”

兩人盡量把自己收拾得整潔一點,過了一會兒——艾弗還沒有回來——他們走到清新、明媚的陽光下,想找點兒吃的。在??怂餮劾?,現在的村莊要和善得多。那些圓形的棚屋晚上顯得亂七八糟,現在卻整整齊齊排列在眼前,投下相似的影子,排成一條穿過村莊的齊整大道。男人女人來來往往,拿著工具或洗衣桶,身后跟著一群群孩子。狗還和昨天晚上一樣多,但似乎更加溫馴。只有一頭驢子在水井前方的陽光下愉悅地排便,才讓??怂飨肫痤^天晚上進村時看到的混亂。他們經過的時候,甚至還有人點頭簡單地打招呼,但沒有人和他們講話。

走了不遠,他們看到艾弗和那位武士站在一起,在前面的街道上,身形相差懸殊,頭湊在一起討論著。??怂骱捅忍佧惤z走上前來,艾弗往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不希望太早把你們吵醒,”他對他們說?!翱晌沂莻€糟糕的主人,你們兩位肯定都餓壞了吧。請跟我到長屋去,我保證讓你們吃飽。不過首先呢,朋友們,來見見我們昨晚的英雄。你們會發現,維斯坦先生聽懂我們的話沒問題?!?/p>

??怂鬓D身面對著武士,點了點頭?!拔液推拮痈械綐s幸,能遇見如此勇敢大度、本領出眾的人。你昨晚的行動非常了不起?!?/p>

“我的行動沒什么特殊的,先生,不要再談我的本領啦?!焙鸵郧耙粯?,武士的聲音很柔和,眼睛周圍蕩漾著笑意?!拔易蛲磉\氣好,而且,有勇敢的伙伴們協助?!?/p>

“他說的伙伴們,”艾弗說,“忙著尿褲子,根本沒加入戰斗。是他一個人殺死了妖魔?!?/p>

“說真的,先生,別提這件事了?!蔽涫窟@話是對艾弗說的,但他現在凝視著??怂?,好像??怂髂樕嫌惺裁礃擞?,讓他十分著迷一樣。

“先生,我們的語言,你說得非常好,”??怂髡f。對方的凝視讓他吃了一驚。

武士繼續打量著??怂?,然后才回過神來,笑了?!霸徫?,先生。有一下子我以為……不過請你原諒我吧。我的血統是正宗的撒克遜人,但我是在離這兒不遠的一個地方長大的,常和不列顛人在一起。所以我不僅會講自己的話,也學會了你們的語言。這段時間我有些生疏了,因為我住在遙遠的東方沼地,那地方能聽到很多奇怪的話,但沒有你們的語言。所以要請你原諒我的錯誤?!?/p>

“哪里哪里,先生,”??怂髡f?!芭匀藥缀趼牪怀鲞@不是你的本族語。實際上,昨天晚上我注意到你佩劍的方式,和一般撒克遜人相比,位置更高,離手更近,走路的時候手能輕易落在劍柄上。如果我說這種方式更像不列顛人,希望你不要介意?!?/p>

維斯坦又笑了?!拔业娜隹诉d伙伴們不僅一直嘲笑我佩劍的方式,還笑話我揮劍的樣子。不過,你也看到,我的劍術是不列顛人教的,我想不到還有誰能教得更好。這幫助我渡過了很多危險,昨天晚上也一樣。請原諒我的魯莽,先生,不過我看到,你也不是本地人。你的部族是在西邊嗎?”

“我們是從隔壁的部族來的,先生。一天的路程而已?!?/p>

“那么,也許你以前在更西邊的地方住過?”

“先生,正如我剛才所說,我是從隔壁的部族來的?!?/p>

“請原諒我不夠禮貌。我來到西邊這么遠的地方,發現自己越來越想念小時候的地方了,不過我知道那兒離這里還有不少路。我發現到哪兒似乎都能看到記憶中的熟悉面孔。你和你好心的妻子今天上午要回家嗎?”

“不,先生,我們往東邊走,去兒子的村莊,希望兩天內能趕到?!?/p>

“哦。你就是走穿過樹林的那條路了?!?/p>

“先生,實際上我們打算走高地上的那條路,從山區經過,那兒的修道院里有個睿智的人,我們希望能夠拜見他?!?/p>

“是這樣???”維斯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又一次仔細打量起??怂鱽??!拔衣犎苏f,那要爬很陡的山啊?!?/p>

“我的客人們還沒吃早餐呢,”艾弗插了一句?!罢堅徫覀?,維斯坦閣下,我要領他們去長屋啦。然后如果可以的話,先生,我想繼續我們剛才的討論?!彼诺吐曇?,繼續用撒克遜語說話,維斯坦則點頭相應。接著,艾弗轉臉看著??怂骱捅忍佧惤z,然后搖搖頭,沉重地說:“盡管這個人昨晚付出了巨大努力,我們的麻煩遠沒有結束呢。請跟我來吧,朋友們,你們肯定餓壞了?!?/p>

艾弗在前面走,一瘸一拐地,每一步都要用拐杖拄地。他似乎心事重重,沒注意到在熙來攘往的小巷里,客人們已經落在后面。有一下子,艾弗在前面好幾步遠,??怂鲗Ρ忍佧惤z說:“那位武士是個可敬的人物,你覺得呢,公主?”

“毫無疑問,”她低聲回答?!翱墒?,他盯著你看的樣子很奇怪呀,??怂??!?/p>

沒有時間繼續談話了,因為艾弗終于發現可能把客人們丟了,于是在一個拐角處停了下來。

不久,他們來到一個灑滿陽光的庭院,鵝在院子里走來走去。院子一分為二,中間有一條人工小溪——地上挖出來的一道水渠,渠里水不深,但流得急。小溪最寬的地方,有一座簡單的小橋,用兩塊石板搭成,一個大孩子正蹲在石板上洗衣服。??怂饔X得這個場景近乎田園風光,他想停下來好好欣賞一番,可艾弗一直大步向前,朝著那幢低矮的建筑走去,建筑位于院子的遠端,與院子同寬,屋頂蓋著厚厚的茅草。

一走進去,你很可能會覺得,長屋和你在某些情況下親眼見過的那種鄉村食堂差不多。屋里有一排排的長桌和板凳,一端是廚房和提供食物的區域。和現代設施的主要差別是,這兒到處都是干草:頭頂、腳下都有草,桌面上也有,不過不是有意為之——長屋里經常有風,草被刮得到處都是。這樣的上午,就在我們的客人們坐下來準備吃早飯時,陽光從小小的窗戶里照進來,你會發現就連空氣里都飄著細小的干草粒。

他們到的時候,長屋里沒人,但艾弗進了廚房區,一會兒功夫,便有兩位年長的婦女出來,拿著面包、蜂蜜、餅干、罐裝的牛奶和水。隨后艾弗也跟著出來了,拿著一盤雞塊,??怂骱捅忍佧惤z心懷感激地狼吞虎咽起來。

一開始,他們吃著東西,沒有講話,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餓。艾弗在對面坐下,繼續思考著,眼神迷茫、心事重重。過了好一會兒,比特麗絲說道:

“艾弗,這些撒克遜人是你的一個大負擔。你也許希望回到自己的部族里去吧,雖然那個男孩已平安回來,食人獸也都殺死了?!?/p>

“那可不是食人獸,夫人,和這個地方以前見過的東西都不一樣。它們不再在村莊大門外面游蕩了,一樁讓人害怕的大事可算是了結了。那個男孩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雖然回來了,安全卻談不上?!卑サ纳眢w從桌子那邊探過來,他壓低了聲音,盡管周圍沒有其他人?!澳阏f得對,比特麗絲夫人,和這些野蠻人住在一起,我自己也覺得奇怪。還不如住在老鼠洞里。那位勇敢的陌生人會怎么看我們呢,昨晚他還幫了我們大忙?”

“怎么啦,先生,發生什么事啦?”??怂鲉柕??!白蛲砦覀円苍诨鸲堰?,感覺到要發生激烈的爭吵,我們就走了,現在還不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事?!?/p>

“你們躲起來是對的,朋友們。這些異教徒昨晚都激動得很,相互爭吵,幾乎要摳出對方的眼珠子。如果他們發現人群中有兩個不列顛陌生人,接下來會干什么呢?我都不敢想。男孩埃德溫平安回來了,但是,村子里開始慶祝的時候,女人們就在他身上發現了一個小傷口。我親自看過,其他長老也看過。胸部下方有一個痕跡,和孩子摔跤跌傷差不多??墒悄切┡?,還是他的親戚呢,卻說那是被咬出來的傷口,今天上午整個村子都這么說了。為了安全起見,我只好把孩子鎖在棚子里,就是這樣,他的同伴、他的家人,仍然在門口扔石頭,叫喊著要把他拉出去殺掉?!?/p>

“但這怎么可能呢,艾弗?”比特麗絲問?!坝质敲造F的原因嗎,讓他們忘記了孩子最近的可怕遭遇?”

“是這樣就好啦,夫人。這次他們好像什么都記得清清楚楚。異教徒的眼光,超越不了他們的迷信。他們相信,小男孩既然被魔鬼咬了,很快就會變成魔鬼,在村莊內為非作歹。他們害怕他,維斯坦閣下昨晚將他從一場厄運中救出,但如果他留下來,恐怕還會遭遇更可怕的厄運呢?!?/p>

“先生,”??怂髡f,“這兒肯定還有明智的人,讓大家聽聽道理吧?!?/p>

“就算有,數量也太少了,就算我們能夠命令大家節制一兩天,不久無知者就會占上風?!?/p>

“那能怎么辦呢,先生?”

“那位武士也和你們一樣擔心,我們倆一早上都在討論。我提議,他騎馬離開的時候,把男孩帶走——這當然有點強人所難——然后把他丟在某個遙遠的村莊里,這樣他還有開始新生活的機會。這個人為了我們,剛剛冒了生命危險,這么快就提出這樣的要求,讓我心里感到深深的愧疚,可我想不出還有什么別的辦法。維斯坦正在考慮我的提議,不過他要為國王辦事,因為馬受傷,以及昨晚的麻煩,已經耽擱了。實際上,我現在該去看看孩子是不是安全,然后去問問武士有沒有做決定?!卑フ酒鹕韥?,拿起拐杖?!皠由碇?,來告別吧,朋友們。你們聽了這些事情,希望快點離開這里,頭也不回,我能理解?!?/p>

***

??怂骺粗プ叱鲩T廊,大步穿過灑滿陽光的庭院,走了?!皦南?,公主,”他說。

“是啊,??怂?,不過和我們沒關系。我們不要在這里逗留了。今天要走山路呢?!?/p>

食物和牛奶非常新鮮,他們默默地吃了一會兒。然后比特麗絲說:

“你覺得有道理嗎,??怂??艾弗昨晚關于迷霧的話,說是上帝自己讓我們忘記的?!?/p>

“我不知道對這話該怎么看,公主?!?/p>

“??怂?,今天早上我有個想法,就是剛剛醒過來的時候?!?/p>

“是什么想法呢,公主?”

“就是一時的想法。也許我們做過什么事,惹上帝發怒了。也許他不是發怒,而是感到恥辱?!?/p>

“真是個奇怪的想法,公主??扇绻媸悄阏f的這樣,那他為什么不懲罰我們呢?為什么把我們變得跟傻瓜一樣,連一個小時之前發生的事情都會忘掉?”

“也許上帝為我們感到恥辱,或者是我們做了什么事,以至于他希望自己能夠忘記。像陌生人跟艾弗說的那樣,如果上帝不想記住,那我們記不住也就不奇怪了?!?/p>

“我們究竟可能做過什么事情,讓上帝感到如此恥辱呢?”

“我不知道,??怂?。但肯定不是你和我做過的什么事情,因為上帝一直眷愛我們。如果我們向他祈禱,請求他至少記住幾件對我們最寶貴的事情,誰知道呢,說不定他能聽到,滿足我們的愿望?!?/p>

外面傳來一陣笑聲。??怂魑⑽戎X袋,看到院子里有一群孩子,在小溪上的石板橋上玩平衡木游戲。就在他看的時候,其中一個發出一聲尖叫,掉進了水里。

“誰知道呢,公主,”他說?!耙苍S山上那位睿智的僧侶會給我們解釋。不過,既然我們談到了今天早晨醒來的事情,我當時也有個想法,或許和你的念頭差不多時候吧。是個記憶,簡單的記憶,但我已經很高興了?!?/p>

“哦,??怂?,那是什么記憶呢?”

“我記得我們倆正經過一個市場,或者是個節日慶典。我們在一個村莊里,但不是我們自己的村子,你穿著那件有帽子的淺綠色斗篷?!?/p>

“那肯定是個夢,丈夫啊,要么就是很久以前的事。我沒有綠斗篷?!?/p>

“沒錯,公主,我說的就是很久以前。是個夏天,但我們所在的那個地方有寒冷的風,你把那件綠色斗篷穿在身上,但沒戴帽子。一個市場,或者是個節日慶典。村莊在山坡上,剛進去的地方有羊圈,里面有山羊?!?/p>

“那我們在那兒干什么呢,??怂??”

“我們就手挽著手走路,然后有個陌生人,村子里的,突然擋住我們的路。他看了你一眼,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看見了女神一樣。你還記得嗎,公主?一個年輕人,不過我想那時候我們也很年輕。他說他從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女人。然后他伸出手來,碰了碰你的胳膊。你還有印象嗎,公主?”

“我有點想起來了,不過還不太清晰。我想你說的是個喝醉酒的人吧?!?/p>

“也許有點兒醉吧,公主,我不知道。我剛說過,那是個慶祝的日子。反正他看到了你,感到很震驚。說你的美是他的眼睛從沒有見過的?!?/p>

“那真是很久以前了!那天你不是妒忌了嗎,和那人吵了一架,我們差點被趕出了村子?”

“這我可沒想起來,公主。我想到的那一次,你穿著綠斗篷,是個節慶的日子,還是這個陌生人,看到我是你的保護人,就轉身對我說,她是我見過的最美的人,你呢,我的朋友,一定要好好照顧她。他是這么說的?!?/p>

“我有點想起來了,我肯定你妒忌得和他吵了一架?!?/p>

“我怎么會做那種事呢?現在想起陌生人的話,我還感到很驕傲呢。他見過的最美的人。而且他讓我把你照顧得好好的?!?/p>

“就算你當時感到驕傲,??怂?,你肯定也妒忌了。你不是去挑戰他了嗎,雖然他喝醉了酒?”

“我記得不是這樣的,公主。也許我只是假裝妒忌,開個玩笑而已。但我應該知道,那個人沒有惡意。今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就想起了這件事,雖然過去了很多年?!?/p>

“既然你記得是這樣,??怂?,那就讓它保持這樣吧。有了這迷霧,任何記憶都是寶貴的,我們還是緊緊抓住比較好?!?/p>

“我在想,那件斗篷后來怎么樣了。你一直穿得很好?!?/p>

“那是件斗篷,??怂?,和別的斗篷一樣,這么多年肯定穿破啦?!?/p>

“我們不是丟在哪兒了嗎?也許丟在某塊有陽光的石頭上?”

“這件事我倒想起來了。而且當時我為丟斗篷的事狠狠責怪過你?!?/p>

“我想你是責怪過我,公主,不過我現在想不起來那有什么道理?!?/p>

“噢,??怂?,無論有沒有迷霧,我們能想起幾件事情來,就夠令人安慰啦。也許上帝已經聽到了我們的話,正抓緊幫助我們回憶呢?!?/p>

“我們還會記得更多,公主,只要我們用心。到那時候,就算哪一天我們愿意去聽某個狡猾的船夫的瞎話,他也騙不到我們啦。我們現在還是吃完早飯吧。太陽很高了,我們要走山路,別太晚了?!?/p>

***

他們往回走,到艾弗的房子去,剛剛經過頭天晚上差點被人攻擊的地方,就聽到有人從上面向下喊。他們四處張望,在高高的防御墻上發現了維斯坦,蹲在一個瞭望臺上。

“很高興看到你們還在這兒,朋友們,”武士朝下面喊道。

“還在這兒,”??怂鞒瘒h走了幾步,喊道?!安贿^正急著趕路呢。你呢,先生?你今天要在這兒休息嗎?”

“我馬上也要離開。不過,先生,如果能冒昧同你說幾句話,那我就太感激啦。我承諾不會耽誤你太久?!?/p>

??怂骱捅忍佧惤z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她低聲說,“你愿意就跟他談談吧,??怂?。我回到艾弗家里,準備上路的東西?!?/p>

??怂鼽c點頭,然后轉臉對著維斯坦喊道:“好啊,先生。你要我上來嗎?”

“隨便你吧,先生。我倒很愿意下來,不過上午陽光明媚,這兒的景色能振奮精神呢。如果你不嫌爬梯子麻煩的話,我想請你上來看看?!?/p>

“去看看他想干什么,??怂?,”比特麗絲低聲說?!暗悄阋⌒囊稽c,我說的可不僅僅是梯子?!?/p>

他小心翼翼一級一級上了梯子,來到武士跟前,武士伸出一只手表示歡迎。??怂髟谡钠脚_上站穩了,然后低頭往下望,比特麗絲還在下面看著。他輕快地揮揮手,她這才有些不太情愿地邁步朝艾弗的房子走去——他站在高處,能清楚地看到那幢房子。他一直看著她,過了一會兒才轉過臉來,目光越過圍籬上沿,望著遠處。

“你看,我沒有撒謊吧,閣下,”兩人肩并肩迎風站著,維斯坦說道?!把劬δ芸吹降牡胤?,都非常壯觀?!?/p>

那天上午他們眼前的風景,和今天英國鄉村房子的高窗前看到的景觀,可能不會有很大差別。這兩個人應該能看到,他們的右邊是漸次而下的谷坡,每隔一段距離就有綠色的山脊,他們的左邊是對面的谷坡,長滿了松樹,應該顯得更朦朧一些,因為更遠,與地平線上群山的輪廓融為一體。他們的正前方,則是一望無垠的谷底,一條河流在谷底蜿蜒,直到盡頭,更遠處則是無邊無際的沼澤地,布滿一塊塊的池塘和湖泊。水邊應該有榆樹和柳樹,還有濃密的林地,那時候應該會給人們帶來不祥的感覺。河的右岸,在陽光和陰影的交匯處,能看到一處早已廢棄的村莊。

“昨天,我騎馬從那個山坡下來的,”維斯坦說,“我的馬不需要催促,自己奔跑起來,好像就是為了開心。我們穿過田野、河流和湖泊,我的精神好極啦。真是件奇怪的事情,好像我回到了以前熟悉的場景一樣,雖然就我所知,我從沒到過這個地方。會不會我走過這條道,不過那時候還是小男孩,不記得路,卻能記住這些景觀?這兒的樹和高沼地,還有天空,好像能喚醒沉睡的記憶?!?/p>

??怂髡f,“有可能這塊地方和西方你出生的地方有很多相似之處?!?/p>

“肯定是這樣,先生。在東方的沼澤地,我們沒有什么山可言,樹和草也沒有我們眼前這樣的顏色??墒?,我的馬正是在高興地奔跑時弄壞了蹄鐵,今天早上這里的好心人又給它裝了一副,但我要騎得慢一點,因為一只蹄子擦傷了。先生,實際情況是,我請你上來,可不光是要欣賞田園風景,而是要避開閑雜的耳目。我想,男孩埃德溫的遭遇,你已經聽說了吧?”

“艾弗閣下跟我們說過,我們認為在你勇敢地介入之后發生這樣的事情,真是壞消息?!?/p>

“你可能也知道,長老們認為男孩在這里的處境兇多吉少,所以求我今天把他帶走。他們讓我把他丟在某個遙遠的村莊,跟人家編個理由,就說孩子是在路上找到的,沒吃東西,又迷了路。我很愿意這樣做,但我擔心,這個計劃救不了他。消息很快就會傳出去,下個月,明年,男孩會發現今天的麻煩又來了,那時候情況會更加糟糕,因為他來的時間不長,又不知道他屬于哪個部族。你能明白這種情況嗎,先生?”

“你的擔心很有道理,維斯坦閣下?!?/p>

武士剛才說話時,一直凝視著面前的風景。風把一縷頭發吹到了臉上,他伸手把頭發撥開。這時候,他似乎突然在??怂鞯拿婵咨峡吹搅耸裁礀|西,一下子竟忘記了自己在說什么。他歪著腦袋,認真地看著??怂?。然后他低低地笑了一聲,說道:

“原諒我,先生。我剛剛想到了別的事情。還是回到我說的話吧。昨天晚上之前,我對這個男孩一無所知,但在每一個新的可怕事件面前,他都鎮定應對,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昨晚,我的同伴們出發時雖然都很勇敢,走近妖魔營地時卻被恐懼壓倒了。這個男孩雖然在妖魔手里待了好幾個小時,舉止卻鎮定自若,讓我非常驚訝。想到這個男孩的厄運現在幾乎已成定局,我感到十分痛苦。因此我一直在想辦法,如果你和你好心的妻子肯伸出援手,也許問題還能解決?!?/p>

“我們很愿意盡力而為,先生。先讓我聽聽你的想法吧?!?/p>

“長老們讓我把孩子帶到某個遙遠的村莊,毫無疑問他們說的是某個撒克遜人的村莊。但正是在撒克遜人的村莊里,男孩才永遠不會安全,因為撒克遜人都有關于男孩傷口的迷信。但是,如果把他留給不列顛人,就算故事傳到那兒,也不會有危險,因為不列顛人知道這是胡說八道。他很強壯,我剛才說過,他也非常勇敢,雖然話很少。無論到哪個地方,他立即就會成為有用的好幫手。先生,之前你說過,你要往東走,到你兒子的村莊去。我想那正是我們要找的那種信奉基督教的村莊。如果你和你的妻子幫他說說話,也許還能得到你兒子的支持,這件事就肯定能有好的結果。當然,如果我送過去,那些好心的人可能也會收留孩子,但我是個陌生人,會引起恐懼和懷疑。而且,我到這兒來,是有任務在身,不能到東邊那么遠?!?/p>

“這么說,”??怂髡f,“你是建議我和妻子把孩子從這兒帶走?!?/p>

“這正是我的建議,先生。但是,我雖然有任務在身,至少可以一起走一段路。你說過打算走山路。我會很高興陪著你們和男孩,至少到山的那一邊。有我陪伴會很無聊,不過,大家都知道山里面有危險,我的劍可能會對你們有用。你們的行李也可以讓馬來馱,她一條腿不方便,不過馱行李不會有意見的。你看怎么樣,閣下?”

“我看這是個絕好的計劃。我和妻子聽到男孩的困境都很難過,如果能幫助他解決,我們會很高興。你的話很有智慧,先生。顯然,現在他和不列顛人一起最安全。我相信我兒子的村莊會善待他,我兒子在村莊里也是個受人尊敬的人物,幾乎也算是長老了,就是年紀小一點。我知道,他會為男孩說話的,保證讓他受到歡迎?!?/p>

“我非常欣慰。我去把我們的計劃告訴艾弗閣下,想辦法悄悄把孩子從谷倉帶走。你和你妻子馬上就能動身嗎?”

“我妻子這時候正在準備路上的東西呢?!?/p>

“那么,就請你們在南門等著。我馬上帶我的馬和男孩埃德溫過來。先生,非常感謝你幫忙克服困難。很高興未來一兩天能和你們同行?!?/p>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25选5安徽 拉菲黑娱乐平台 (*^▽^*)MG超级船长的宝藏巨额大奖视频 (★^O^★)MG亚洲幻想app 吉林省新快3 名门国际 彩票平台把钱黑了怎么办 体彩福建36选7玩法 江苏7位数300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MG有你的校园_电子游戏 (^ω^)MG鬼屋_电子游戏 (★^O^★)MG吉祥8APP下载 黑龙江p62hezhi (^ω^)MG恋曲1980游戏 (^ω^)MG板球明星_豪华版